敦煌玉雕苦行者 藏心如玉大师李先锋

悦心拍微拍卖
2016-08-20 发表
2550 2

#玉雕#

提起敦煌,大多人脑海里浮现的是绚丽多彩的壁画和一尊尊面容安祥、略带微笑的飞天,心无旁骛,不受世俗纷扰,随风起舞。印象中,丝绸之路的繁华,佛国净地的瑰丽,边关冷月的凄清,大漠孤烟的悲怆,沙漠蜃景的缥缈……这些历史的碎片,渐渐地融入锋艺轩的玉器中,把一部意境深远的史诗雕进了灵动的石头中,让人从中一窥华夏大地历史的悠远,美好河山的壮阔。锋艺轩敦煌玉雕的成长,得益于一个玉雕之子多年的苦行修炼。他,犹如沙漠上的胡杨树,一头扎进尘封的历史黄沙,一头扎入南阳的琢玉梦,让质朴和高贵、雄放与精美、浩瀚和悲壮,在南阳玉雕的文化土壤中尽情绽放。

    

■策划: 曹滢谨 吴典鸿

■采写: 悦心拍记者 吴典鸿

■摄影: 悦心拍记者 韩梦迪

 

 

正文

 

敦者,大也;煌者,盛也。这句饱含沧桑的历史总结,总能让去过敦煌的人感慨万分!

敦煌,历经千年风霜,这艘风雨飘摇的的沙漠之舟,因沉重的历史文化吸引着我们。其中,敦煌的莫高窟,更以其雕像和壁画闻名于世,经千年却依旧鲜艳的飞天,向世人展示了延续千年的佛教艺术,构成了敦煌厚重的文化底蕴。在这方时空交错的古老的土地上,可以让我们零距离地触摸历史的脚印。

而在这个历史短暂停留的特定时空里,有个玉雕人,一路摸爬滚打,带着发扬敦煌玉雕艺术的赤子之心,开启了大半辈子的追逐飞天梦。他,就是锋艺轩敦煌玉雕工作室的创始人,玉雕大师李先锋,一个以微薄的民间力量传播敦煌文化、敦煌艺术的苦行者、践行者。

李先锋大师带着沉重的传播敦煌文化、传播敦煌玉雕的使命感,缓缓地走进了悦心拍石佛寺运营中心的专访录制室,向关注悦心拍的爱玉人,讲述了那段尘封已久的琢玉路,还有那片在他梦中已经千百轮回的神奇土地,以及虔诚膜拜震惊世人的敦煌文化艺术。

 

 
 

初识初见恍若隔世 启蒙玉石路

92年,小学五年级,一向调皮好动的李先锋,被一篇课文《敦煌莫高窟》深深地吸引住了,那天他很清晰地记得,自己飘忽不定的心,不知为什么,在那一刻,出奇的平静下来,目不转睛地盯着课本里的飞天,好像自己前世在哪里遇见过一样。

从此他再也听不到外面的世界,满脑子都是飞天的舞蹈,满耳都是九天玄音,仿若隔世之音,让他醍醐灌顶。在同龄的孩子还在寻找童年童趣的时候,李先锋已经在捣鼓如何完成自己的想法,他要把课本里的飞天神女,变成可以看得见的作品。

拗不过死硬不上学、天天对着飞天神女发呆的李先锋,父母无奈,让他跟舅舅学做大理石雕刻,让他学会一技之长。也许,父母并不知道,儿子天生就是为敦煌玉雕而生的一个苦行者,当然,他更不知道儿子初次看到了莫高窟上的飞天画,就像着了魔一样,从此沉浸其中无法自拔。

进入了舅舅的加工坊后,对着堆积如山的大理石狮,李先锋才意识到,飞天梦破碎了。但为了把硬本领学到手,完成飞天梦,李先锋咬着牙挺过了过来,愣是把活儿做到了极致。后来,随着自己的手艺越来越精湛,脏乱,简单,重复,工艺性不强的活儿,让他感到了迷茫。

 

父亲知道儿子心里的苦闷后,全力支持他到培训班学习。当父亲费了好大劲才把做玉雕的设备搬到河西贺营玉雕班,因为家里经济拮据没能及时交学费,却被培训班劝退时,望着儿子失望的眼神,父亲第一次低下了无奈的头颅。

至今,每每想起看到那一刻老父背着做玉的设备,依依不舍地离开玉雕班的背影,李先锋大师的心里就像被针扎了一般痛。

然而,皇天不负有心人,李先锋有很强的自学能力,靠自学就走出了一条特殊的路。在家自学的日子里,他想尽一切办法搜罗了各种自学绘画的美术作品和书籍,让自己的视野得到了开拓。记忆中,西方人体雕塑,像米开朗琪罗、罗丹的作品都让自己看到了希望,而一些藏传佛教绘画作品和莫高窟作品,总会让自己的心更加平静下来,总是让自己充满力量。

就这样,那个时光里的少年,忘了时间的流逝,忘了经济的烦恼,忘了人世的纷杂,一心扎入自学美术和绘画的世界里,一沉浸就是两年。日复一日的勤学苦练,为自己今后做玉雕练就了扎实的功底。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2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条回复早已远去消失在人海[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条回复已经被猫吃掉了~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