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烂赌狗,却撩了一个风情万种的女老千……

江左没有狼
2016-08-21 发表
81919 172

#我的老婆是老千#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变成一个烂赌狗的,我最惨痛的经历,就是曾经把自己的小内内,输给了一个满脸褶子的女赌徒,那个变态让我顶着小内内给她擂鼓助威,说这样会给她带来运气,我当然不答应了,最后就被揍了个半死。

高二那年,因为聚赌,我被涧水一高扫地出门,我爸求爷爷告奶奶,才让我进了涧水职高。

没想到这一次所谓的转学,让我遇到了李雯雯,我悲催的命运也随之发生了改变。

波大未必无脑,比如说我的同桌李雯雯。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才上高,李雯雯就已经熟透了,一米七出头的大个,小蛮腰大长腿,比电视里那些维密模差不了多少,特别是胸前,有种傲然而立的感觉,难怪最大号的校服穿在她身上都紧得慌

    这么一块上好的羊肉送到嘴边了,我当然不能放过,使出浑身解数去撩她,谁知她根本不吃这一套,让我碰了好几鼻子的灰。

    既然她这么不识抬举,哥只好使出杀手锏了。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那天晚自习,老师打了个照面就溜出去偷懒了,全班像往常一样属于放养状态。

    大冷的天,我把秋衣、毛衣连带着外套,一股脑的脱了下来,然后在过道上走起了模特步,就凭哥那张棱角分明的脸,再加上不次于宁泽涛的腹肌,顿时引起了好多女生的尖叫,有个花痴还凑了上来,说要摸一下我的腹肌试试手感。

    我甩了一下头发对她说,“对不起,这个位置是属于李雯雯的。”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李雯雯,摸一个!”

    “李雯雯,来一个!”

    伴随着此起彼伏的呐喊声,我得意洋洋地走到了李雯雯身旁,“美女,没办法,实在是众情难却啊!”

    “好!”李雯雯虽然头也没抬,但答应得挺爽快。

    当时,一支圆珠笔正被她耍得团团转,我看着她那白皙纤细而又灵活多变的手指,心里不禁乐开了花,古人说的芊芊玉手想来不过如此,这要是在我小肚子上摸几下,肯定爽翻了。

    “此时不摸,更待何时?”我往前凑了凑。

    更多回复

    1 0
  • 扑(4)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5)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急什么?好饭不怕晚嘛!”

    李雯雯微微一笑,食指、无名指和小指往上一翘,拇指压在了中指上,这可是标准的兰花指,遍数全校美女,估计也只有她摸人能摸得出这种优雅来。

    眼瞅着她那翘起来三根手指已经贴近了,我犹豫着是不是要闭上眼睛来感受这份温柔,不曾想,她的中指突然抢跑了,一下子弹在我的肚挤眼下面,我就像被高压电打了,火辣辣的疼。如果不是那么多人看着,我肯定会跳起来、叫出来。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低头一看,天呐,那里不但被她弹出了一个指头印,而且还肿了起来,特么,这哪里是什么兰花指?分明是桃花岛黄药师的不传之秘弹指神通吗?如果不是切身体会,谁能想到李雯雯那般好看的手指,会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众目睽睽之下,自己装的逼纵是含着热泪也要装下去,要不可就糗大了。

    我忍着疼,指着小肚子上那个指头印对着班里那群狼叫嚣道,“知道这是什么吗?这就是传说中爱的印章,从现在起,我就是李雯雯的人了,看以后哪个不开眼的东西敢再打她的主意?”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21 发表 [寂寞]发表

    那晚上的事情过后,班里的那些男生是老实了,可李雯雯也对我冷淡多了,不但不主动和我说话,而且当我放下自尊没话找话时,也往往是热脸贴上了冷屁股。

    睡在我上铺的面筋劝我放弃算了,涧水职高虽然号称垃圾中转站,但是美女大大的有,我一个大活人,何苦吊死在李雯雯这棵歪脖子树上呢?

    面筋的大名叫陈松涛,虽然人长得比较面,看上去松松垮垮的,但是了解他的人都知道他骨子里很有劲道,所以得了这么一个绰号。

    面筋挺够意思,本来他并没被一高除名,却毅然跟着我转学来了职高。

    我们俩儿是一个村的,光着屁股一快长大,好得能穿一条裤子,他比我大一岁,做事比较稳,因此从小到大,好多事我都听他的。

    更多回复

    6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但是泡李雯雯这件事,我想自己拿主意,“面筋哥,你反过来想想,泡妞这么泡不是更有意思吗?反正兄弟我这辈子非得娶这丫头做媳妇不可!”

    “你小子怎么不听劝呢?但如果听劝的话,你就不是重华夜了!”面筋知道我的脾气,凡是认定的事,九头牛也拉不回来,就说帮我想想办法,看能不能找到李雯雯的软肋。

    果然是靠得住的好兄弟,三天之后,面筋带回了个好消息。他说李雯雯最近喜欢上了弹吉他,还参加了文化街的吉他培训班,我如果这时候送一把吉他给她,说不定就搞定了。

    我和面筋专门跑了一趟涧水县城最大的乐器行,看中了一把红棉吉他,听老板说是红木的,要七百多块。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挺中意的,这玩意和李雯雯真的很配哟,可是我上哪弄钱呢?那时候七百块绝不是一个小数目,要知道我一天的伙食费才五块钱。

    面筋真够意思,一把从兜里掏出来四张大票子,“兄弟,我只有这么多了。”

    我一愣,“你从哪弄这么多钱?不会是从家里偷的吧?”

    “从家里偷钱算什么本事?”面筋压低了声音,“兄弟,咱们学校东边的巷子里新开了一家游戏厅,里面有十几台麻将机,哥哥我不咋着,这两天在那赢了四百多块。”

    我狠狠擂了面筋一拳,“你小子真不够意思,这么好的事儿也不叫上我?”

    来职高之后,好长时间没赌了,我的手闲得只剩下握鸟了。

    我知道面筋喜欢打游戏,但我以为他去玩街机了,没想到是玩麻将机上瘾了,难怪这两天一到半夜就不见他人影了。

    更多回复

    3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面筋虽然做事情比我稳重,学习成绩也在我之上,但是论赌博耍钱,完全不是我的个儿。

    从小到大,我们不管是打麻将还是开拖拉机,甚至是玩全凭运气的比大小,他都没赢过我。既然他都能从游戏厅赢钱,那么我也能。

    我盘算着,就凭我的耍钱天赋,每晚上至少也能赢两百来块吧,这样赌三四个晚上,就能把那个红木吉他买回来了,到时候往李雯雯面前一送,说不定她就会投怀送抱哟!

    那天晚上,等值班老师查过房之后,我和面筋一前一后偷偷溜出了宿舍,在男厕所合兵一处,然后翻出了围墙。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2 发表 [寂寞]发表

    那个新开的游戏厅就在小巷的最深处,看门面并不咋滴,可是进去一看却是别有洞天,敞敞亮亮三大间房子,最外间是最新款的街机,中间是苹果机,而最里间则是一色的麻将机了。

    屋里装有空调,暖暖和和的,而且还免费提供雪碧和可乐。

    我俩儿到最里间扫荡了一圈,只见里面生意相当火爆,每台机子前都有人在玩。

    麻将机如今已经被淘汰了,但那时候在我们县城,绝对是稀奇玩意。

    如同街机三国一般,这东西也是岛国的产品,上面的字百分之九十我都不认识,最吸引眼球的是,里面有四个搔首弄姿的岛国娘们。你如果能赢一把,被选中的那个娘们就会脱一件内衣,如果能连赢三把,那娘们就脱光了,相当刺激,所谓的金钱美女,一下子就全有了。

    最热闹的时候,就是有人三连胡了,那时许多看牌的就会呼啦一下围过来,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屏住呼吸,看美女脱衣服。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虽然这些美女的关键部位打有马赛克,但玩游戏的大多是血气方刚的年轻人,难免就会想入非非了。

    我是饮食男女,有反应不足为奇,就连号称坐怀不乱的面筋,那里也竖起了大旗。

    我和面筋观摩了大半个小时,终于有人腾出了一台机子。

    我拿出挤公交车的劲头,抢先一步占住了,然后拿出所有家当,让面筋去兑换了游戏币。

    一个游戏币一块钱,投进去值一分,随便押,第一把我抱着试试看的心态,押了两分,没想到竟然赢了一把绿一色。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绿一色就是牌面全部由二条、三条、四条、六条、八条以及发财组成,因为这些牌都是绿的,所以叫做绿一色,一百六十翻,一把就赢了三百多块。

    按说这些钱加上面筋给我的四百块,够给李雯雯买红木吉他了,但是初战告捷,我的信心一下子起来了,我想多赢些再走,最好来一个三连胡就直接撬人了,所以第二把一下子押了一百五十分,没想到没打几张牌呢,就被对家抢先胡了。

    我就不信这个邪了,接连又押了几把大的,竟然一把没赢,连本带利都输光了。

    我心有不甘,扭头问面筋兜里还有钱没,他说还有十块钱,是我们两个明天的饭钱。

    这时,旁边有个戴眼镜学生模样的人问我还玩不玩,不玩赶紧把机子腾出来。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特么,咋说也不能就这么灰溜溜地走了!再者说底裤都快输了,哪里还管什么明天?今朝有酒今朝醉,哪管明天喝凉水?我没搭理眼镜,只是催面筋赶紧去买币翻本。

    面筋说今儿的机子尿性,不像前两天那么好赢,劝我不要赌了,我没吭声,只是瞪着眼睛盯着他看。他看我一副要吃人的样子,不敢再劝,只得照着做了。

    最后的十块钱也没能挽救我们俩儿的命运,仅仅一把就输得吊蛋精光了。

    我坐在游戏厅门口的台阶上,听着从屋里传出的尖叫声,纵然心有不甘却又无可奈何。

    面筋点了一根烟,递给了我,“兄弟,我合计了,这东西就适合下大注,连下几十把,我就不信不会胡牌,只可惜咱俩儿没那么多本钱,否则一定能翻本!”

    更多回复

    3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本钱?”我忽地想起来,我爸喜欢把钱放在大衣柜里。

    他是涧水县医药公司的采购员,自己也倒腾些药材贴补家用,隔三岔五会有大宗的货款放在家里。

    我和面筋合计弄钱买吉他的时候,我就想起来过这茬,但是拿钱容易,想填上窟窿太难。我爸又是个暴脾气,如果被他发现了,非扒了我的皮不可,所以就没敢打这些钱的主意。

    但此一时彼一时也,此时我想当然地认为自己输钱是因为本钱不够足,拿这些钱出来只是借用一下,等赢了钱很快就会还回去的,我爸也不会知道。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猛地吸了一口烟,然后把烟头往地上一扔,“面筋哥,我们回家搞钱去!”

    面筋摊开了双手,“回家?怎么回去呀?难道就靠11路公共汽车吗?”

    我们住在城北十里铺,距离县城不多不少刚好十里,当时已经十二点多了,我们俩儿要是走路回去的话,黄瓜菜都凉了。

    刚好游戏厅门口停着一辆黄河250,这种车马力大,速度快,要是骑上它,一来一回也就是半个小时的事。我当时也不知道咋想的,鬼使神差就解下了腰带上的钥匙链,把上面的钥匙轮着试了试。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当时,如果我手里的钥匙打不开摩托车的话,我和面筋顶多发几句牢骚,然后就尿泡尿回去睡了,那么我也不会在赌博的深渊里越陷越深。

    让我没想到的是,瞎猫就是碰上了死耗子,当我试到最后一把钥匙时,竟然应声而开了。

    “面筋哥,外面冷,你进游戏厅等我,我去去就来,咱哥俩儿玩次大的。”我骑上了摩托车,只一脚,就发动着了。

    黄河250的噪音是大了点儿,但是速度真是没说的,也就是十来分钟,我就回来了。

    到了游戏厅门口,我把摩托车悄悄放了回去,摸出口袋里的钱一瞅,全是一百头的票子,我把手指蘸了吐沫一数,好家伙,数字还挺吉利,五千六百块,我这辈子从来就没见过这么多的钱。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男人有钱腰杆硬,我大摇大摆地走了进去,往门口的桌子上扔了两千块钱,“美女,给我腾一台机子!”

    “帅哥,请跟我来。”有钱就是大爷,游戏厅更是认钱不认人的地儿,收银台里那个一直冷着脸的长发美女,特么原来也会笑啊,笑起来还蛮甜的。

    她把我引到了最里间,把一个一把牌只押两分的小子撵得远远的,正是先前让我腾机子的那个眼镜。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长发美女临走时,还抓着我的手,在她惹火的臀部上摸了一下,“帅哥,我叫李芳,你慢慢玩,有事打招呼哟。”

    啧啧,真软,手感真是不错,还有这水蛇腰扭的。我咽了口吐沫,对着走过来的面筋说了句,“面筋哥,兄弟我已经被李雯雯盖了章,眼看是花也不敢采啊。这样吧,等会儿赢了钱,我让这个骚娘们陪陪你如何?”

    面筋笑了笑,没说行,也没说不行。

    这时,有人把一大盒游戏币送了过来,整整两千个哟!

    本钱够足就是不一样,第一把我就押了两百分,面筋两只手往里投币都忙不过来。

    两千个币也就是两千分,我仅仅玩了十几把牌就输光了。我也没往心里去,又数了三千块钱让面筋去买币,我以为自己只是运气不好,再赌下去一定会赢的。那时候的我傻得要命,根本没想到这些麻将机是受老板控制的,人家想让你赢比才能赢,如果不想让你赢的话,你玩一个通宵,一把牌都不会胡。

    更多回复

    1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