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一席之地”

东等等
2016-08-22 发表
780 0

#给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一席之地”#

有人说,一直以来,中国的抗战题材小说写作在一定程度上存在着缺陷和不足,作家能否在面对这样的宏大历史时寻找到小说写作的入手点,是这一题材文学作品是否能取得突破的关键所在。

我个人认为,造成这种缺陷和不足的一个具体表现,就是没有给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一席之地”或者说是一个较为完整的“一席之地”,而给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一席之地”应是使这一题材的文学作品取得突破的必要之举。

不错,我们是在抗日战争中取得了胜利,但我们应该认识到,抗日战争的胜利只是为日本军国主义的侵略画上了句号,而并没有为军国主义思想的灭亡画上句号。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日本首相和内阁要员不断地参拜靖国神社、献祭品,日本右翼势力否认南京大屠杀、修改教科书、修改和平宪法、废除文官统制规定、解禁集体自卫权、扩充军备、钓鱼岛问题、南海问题等等一系列的恶行。

日本右翼势力变本加厉地否定日本侵略历史,妄图推翻二战胜利成果,妄图复活军国主义,这是对今天的亚洲和世界和平的现实威胁和严重挑战。我们应该清醒地看到,今天日本右翼势力的抬头,有着深刻的历史根源,最根本的就是日本的军国主义思想没有得到彻底的清算。

毛泽东同志说:“对于敌人,对于日本帝国主义和一切人民的敌人,革命文艺工作者的任务是在暴露他们的残暴和欺骗,并指出他们必然要失败的趋势,鼓励抗日军民同心同德,坚决地打倒他们。”

要想暴露日本军国主义者的“残暴和欺骗,并指出他们必然要失败的趋势”,首先就要塑造出有血有肉的,活生生的日本军国主义者的形象,也就是说在我们的文艺作品中要给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一席之地”,以此来揭露日本军国主义的严重罪行,研究日本军国主义的形成与特点,而这恰恰是我们的抗战题材的文艺作品所缺少的。

当然,也不能不说我们的抗战文艺没给日本军国主义分子“一席之地”,也就是说,在我们的抗战文艺作品中也有日本军国主义分子的形象的描写,但这种描写往往是概念化的,程式化的,而缺乏对日本军国主义根源和本质的思考和探究还不够。

尤其是有些人些人写抗日战争题材的文艺作品,为了突出思想意义,为了表现侵略者的残暴,往往程式化地把暴力渲染到极端,好像不这样就不能调动受众的仇恨。但我以为,这样表达出来的仇恨是很浅层次的。

深层次的仇恨不仅是对侵略者暴行的仇恨,更应该是对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仇恨和清算。在日本存在了近千年的神道和武士道是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文化支撑,构成了日本军国主义的精神世界。用这种思想文化武装日本军人,不仅使日本官兵为效忠天皇而亡命殉道的精神发展到极致,而且使日本军人有了宗教神圣感,侵略、杀人、战争成了圣战、成了皇道神理,使日本军人变成了精神变态的杀人狂,而使中国人民深受其害。

抗战文艺作品只有实现了对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的彻底清算,才会将中华民族在抗日战场上的胜利上升为中华民族对日本侵略者的精神战场上的胜利,虽然任务艰巨,但这是我们每一个有良知的中国的文艺工作者必须承担的任务。现在已有这样的作品出现,这就是发表在爱奇艺手机文学网上的小说《东京的抗日怒火》,虽然作品不算成熟,但它毕竟还是为彻底清算日本军国主义罪恶的文艺作品开了个头。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