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车祸卷走了母亲,带来了“大伯”

葵魁啊
2016-08-22 发表
140 0
地 动 山 摇 , 兵 荒 马 乱 ,
        你 突 然 出 现 。                
        
         差不多七八岁的时候,那时候她还叫林安生,还住在那个破败的学校家属院。家属院看门的老太太因为股骨头坏死走路一拐一拐地不灵便,但说话却特利索,最喜欢说的一句话就是:“人啊,可能有享不了的福,但没有受不了的罪。”
         那时候她还小,怎么也想不明白,享福多好啊,怎么还会有享不了的福呢。可现在想起来,不信老人言吃亏在眼前的话不是没道理的。因为老太太那句话简直就是她这半辈子最精准的总结,或者说又更像是预言,连她下半辈子的轨迹都给勾勒好了。
        
         外面天有些阴。到了下班时间,大家像是被弹弓惊起的鸟,也就半分钟就跑没了影。对面桌子的小邓收起包也要走,安生看了他一眼:“拿伞了吗?”
         “天气预报说没有雨的。这三天都是晴天。”小邓拍拍包,非常感谢这个平日里太过安静的姐姐的好意,“只是天有些阴了。”
         “你还是带着吧。”安生笑道 ,“我感觉不出三个小时 ,必然有雨。”
         小邓又当她是开玩笑:“这老天爷还给你打电话了?”
         “没给我打电话,但给我提前发预警了。”安生指了指自己的膝盖,神秘兮兮地说,“你最好信我的话。”
         这儿又痛了。久病成医,按照痛的等级,安生给自己划分了五个层次:微痛、痛、很痛、非常痛、受不了的痛。微痛的时候顶多空气湿度有些大;很痛就是六个小时内必然有雨了。那么就以她现在这个痛的程度,已经暗暗用了整整一包手帕纸擦汗——可见,三个小时内下雨都是轻的,一个小时内估计大雨就瓢泼了。
         小邓半信半疑,但还是拿着伞走了。安生撑着桌子让自己起来,刚想去饮水机那儿弄杯水吞下止痛药,谁知小邓又回来了:“安姐。”
         她撑着桌子的手立即缩回,后背不动声色地贴向身后偌大的文件柜当做倚靠,神态轻松一派悠闲的样子:“忘带东西了?”
         “安姐……你是不是不太好?脸色很差,”小邓关心地指指她的脸,“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安生下意识地去摸自己的脸,笑笑说,“我也正打算回家呢。”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