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夜杂货店的一具女尸

senlin0903
2016-08-22 发表
250 0
2020年。
        
         我隐居在秘密的地方。
        
         在这里,我有很多朋友,也有很多敌人。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并不知道我的名字,更不知道我在写小说。
        
         写作中的无数个白昼,我痴痴地凝望灰色天空,脑中记忆却一片空白。
        
         我不停地问自己:“是什么?”
        
         “我们生下来,然后又死掉。”
        
         我想,这才是真理。
        
         于是,我从永远不曾变过的恶梦中惊醒——梦见自己站在一条深深的沟前,黑夜里晦暗的烟雾弥漫,如变化莫测的幻影,紧紧缠绕于我的左右。
        
         每次这样迷惘地醒来,仿佛依然活在许多年前,只是眼前蒙着厚厚的灰尘,如同隐身于荒野的蔓草丛中。也惟有此时此刻,我才能回首上辈子似的前尘往事,拨开女人乱发般野蛮生长的藤蔓,看到那双充满泪水的谜一样的眼睛,看到十年前被埋葬入土的往事,看到一幕幕无比真实的幻觉。
        
         这个故事里所有真相,也包括所有幻觉,都被埋葬在魔女区。
        
            二十五年前......
        
          我要给你看恐惧在一把尘土里——托马斯·斯特恩斯·艾略特《荒原》
          1995年,邓丽君去世了。
          1995年,张雨生还活着。
          1995年,马景涛开始在电视上咆哮。
          1995年,很多人都记得《东京爱情故事》。
          1995年,8月7日,清晨,7点。
          大雨,夏天的大雨,已倾泻了整个晚上,冷酷地冲刷荒郊野外的马路,也必将冲刷掉某些重要的证据。
          半小时前,田跃进匆忙跑出家门,回头看了看十三岁的女儿,暑假中的小麦还在席子上熟睡。他刚为一个案子熬了几个通宵,还来不及跟女儿说话,心底不免有些内疚。
          坐上白色桑塔纳警车,他就闭起眼睛,连日疲倦,头疼欲裂,在车窗外瓢泼大雨的陪伴下,片刻发出均匀的鼾声。
          “到了!”
          是有人将他推醒的?还是那块美国佬的弹片——残留在肩膀深处的弹片,在阴湿的空气里把他疼醒的?田跃进揉了揉眼睛,摇下副驾驶边的车窗,看到大门口挂着“南明高级中学”的牌子。这所全市重点寄宿中学,正在空无一人的暑期,校门两侧是高高的围墙,向大雨中的旷野延伸。
          年轻的警察小王提醒了一句:“老田,不是这边,现场在马路对面。”
          田跃进平静地转过头,昏暗的阴雨天空下,隔着一条不宽的马路,有座孤零零的平房,异常突兀地插在荒野,仿佛绿色大海上的黑色孤岛。距案发地最近的建筑,除了马路正对面的高中,是要步行五分钟才到的工厂,还有更远处的几栋老公房,全是新搬来的拆迁户。
          大雨没有停下的迹象,不少附近居民来看热闹,派出所的警察在维持秩序。老田从容打伞走下警车,跨过风雨飘摇中空荡荡的马路,与同行们打了个招呼。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