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读丨此人干成了一件汉武帝一生想都做却没成功的事

蓝lz5
2016-08-22 发表
950 0

#历史#

陈汤有谋、甘延寿有勇,以汉家威名调番邦联军,用匈奴内部矛盾来分化瓦解敌人,所以既不糜兵费饷,又获功成名就。
▲陈汤,西汉大将,曾任西域副校尉,和西域都护甘延寿一起出奇兵攻杀匈奴郅支单于,为安定边疆做出了很大贡献
陈汤,年轻时喜好读书。他学识渊博,通达事理,而且写得一手好文章。不过家里却很贫穷,要靠乞讨借贷凑合着过日子,州里郡内的人都不太待见他。我只能说如此贫困还能好学向上,说明意志力够坚定的。
后来陈汤西奔长安谋取官职,在太官(宫廷膳食主管)手下做太官献食丞。过了几年,认识了货真价实的大望族及大贵族——富平侯张勃,以学识和才能得到了张勃的赏识。张勃的祖父即富平侯张安世、曾祖父张汤,张氏一族,自汉武帝起,绵延至东汉依然是豪门大族。
前47年(汉元帝初元二年),张勃举荐陈汤,恰逢陈汤父亲病故。陈汤权衡之后,没有回乡奔丧而是在京等待升官,被司隶以不守孝道弹劾,下狱治罪。而举荐他的张勃也受了连累,削去两百户食邑,不久去世。这说明陈汤的欲望是很强烈的。
陈汤经过牢狱之灾后又被重新举荐为郎,虽然正史没有记载陈汤又花费了多少精力、走了多少门路,但总之终于有了可以做事的身份。于是他数次上书,积极要求出使国外,等了很久,直到前36年,才调任西域副校尉。同甘延寿一起出使西域,这距他初到长安已经过去十几年了。
陈汤每到一个地方,都喜欢登高而望,记录地理,勘察地形,而且憋了这么多年,终于圆了自己的出使梦——虽然冒险,但若立下战功,则有封侯的诱惑。这也是汉武以来寒族青年才俊的一条上升通道。原理上说,与大航海时代的海上冒险家是一样的。
于是,新任西域骑都尉甘延寿和副校尉陈汤这哥俩开始了千里跋涉。途中野路子出身的陈汤就已经把正规军出身的甘延寿说服了——陈汤说的事,竟然是汉武大帝一生想干却都没干成的一件事——诛杀单于。
▲张骞出使西域对开辟从中国通往西域的丝绸之路有卓越贡献,至今举世称道,图为张骞出使西域油画
甘延寿,北地郁郅(甘肃庆城)人,骑马射箭的功夫一流,作为边郡良家子弟被举荐入宫为羽林军,而且暗器(投石)和轻功(拔距)冠绝同辈。一跳可以越过羽林营地的亭楼,并以此被提拔为郎,又因为肉搏(贲)功夫也很出众,继续被提拔为皇帝贴身保镖,任过两千石的辽东太守。
从哥俩的人生经历来看,陈汤是有谋、好利、鬼点子多,而甘延寿是勇猛、方正、循规蹈矩。别看陈汤是副职,基本上从出谋划策到后期指挥,都是陈汤做主,甘延寿配合。自古做出一番事业的人们,互相是否非常配对,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陈汤和甘延寿的组合,怎么说呢,天作之合吧。
这哥俩也没带几个人,到了西域都护府的治所乌垒城(新疆轮台)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矫制,假托圣旨调动了车师(新疆吐鲁番西北)屯田的汉军,又四处到西域诸部落、藩国征用了大量胡兵。短短时间内,迅速筹集了四万人马,分成六校,立即出发。三校人马出南道越过葱岭(帕米尔高原)经大宛出击,三校人马由这哥俩亲自带领,由北道过乌孙出击。
出击之后,陈汤才上奏朝廷自我批评了“假托圣旨”是如何如何不应该,但是大军已经在路上了,意思是皇帝请您等好吧。
陈汤疯了吗?当然没有,西域诸国傻了吗?当然也没有。对于陈汤,最关键的一点就是他知道自己是师出有名。虽然实质上干的是一桩超级冒险的大买卖,但道义上,剿灭郅支单于是为8年前被整体屠杀的汉朝使节团找回王法,而最近几年西域诸国更是被郅支单于搞得人心惶惶。
▲张骞出使西域路线图
这就要说到汉武一朝把匈奴追得远逃水草稀少的漠北,自此人丁不旺。有几次想去汉朝边境打秋风,结果都损失大过收获。于是越来越想主动和亲的匈奴单于觉得羞于启齿,便盯上了乌孙,想把乌孙的汉朝公主抢过来。前72年,匈奴联合车师倾巢出动入侵乌孙,劫掠了不少战利品,但第二年被汉朝五路大军和常惠持节统领的乌孙骑兵一顿猛削,右贤王一部几乎被常惠一军全歼。次年匈奴单于亲自领兵报复乌孙,可回程路上一场大雪冻死大半匈奴,元气再次大伤,自此国力更颓废了。
隔了一年(前70年),被匈奴欺压惯了的乌孙、丁零、乌桓见到有便宜可占,彻底爆发,三面包夹,让匈奴汗国人口损失30%,牲畜损失50%,这是人祸。接踵而来的就是两年后(前68年)的大饥荒爆发,匈奴人口再次损失60%,牲畜损失不计其数,这是天灾。自此西域诸国连年洗劫匈奴,匈奴内部各部落也开始各自打起小算盘,两个部落接连冲破匈奴自家边境守军的阻挠,南下归降汉朝。
之后五单于自立内斗,一番杀伐之后,匈奴一分为二:南一支就是呼韩邪单于,自认儿子辈而得到了汉朝的庇护;北一支就是呼韩邪单于的哥哥郅支单于,除了经常劫掠左右邻居,就是晃点汉朝老爹。前44年,恶向胆边生的郅支单于把护送他儿子回国的汉朝使节团谷吉等人全部屠杀。再后来他又跑到西域,伙同康居攒了一票人马,打东打西,四面杀伐,一时之间把西域搞得乌烟瘴气。
自从使节团被屠杀之后,8年来汉朝不断追问谷吉下落。郅支单于的答复就是从来没见过。
于是,这次等来了冒险家陈汤。
▲西汉时期全图
陈汤本部三校人马从西域都护府出发,沿北路进发,经温宿部落(新疆温宿县),过赤谷城(新疆伊宁),穿越乌孙西部,进入康居东境,抵达阗池(吉尔吉斯斯坦伊塞克湖)西岸。
就在此时,西进的陈汤军团的后卫部队遭遇了由康居副王抱阗率领的几千骑兵。这支康居军队刚刚从东面乌孙抢劫回来,正带着俘虏和战利品奔驰在回家的路上,遭遇战中陈汤军团的后卫部队以及辎重受到了较大损失。
于是陈汤的主力回师向东,击溃了这支康居劫掠分队,杀四百六十人,俘虏了康居贵族伊奴毒,在将解救的四百七十名乌孙百姓送还乌孙王后,全军继续向西。
陈汤通过关系将康居的一个很重要的大贵族屠墨邀来相见,在酒席之间不但向屠墨宣传了汉朝的政策和信誉,而且双方还立下盟约。于是宾主尽兴后,屠墨回城而陈汤军团沿小路进抵郅支城(哈萨克斯坦塔拉兹)六十里附近扎下营寨。
陈汤撒出去的斥候抓到了康居另一个大贵族贝色的儿子开牟。开牟正是屠墨的舅舅,而这一脉显贵们都是对郅支单于四处杀伐心怀怨恨的。于是,开牟当了陈汤兵团的向导,而且把郅支城内各种情报都据实相告。陈汤军团前进到离城三十里处扎营,并迎来了郅支单于的使者。
使者代表郅支单于问:“汉大人您为何而来啊?”陈汤答:“单于既然上奏愿意归顺,天子派我们来接单于。”
使者又互相往来通报了几次情况,大致应该是很客气地说:“不用了,不用了,真的不用了。”
陈汤应该也是很客气地说:“没事,没事,应该的。跟我走吧。”
▲汉武帝曾穷尽国力去死磕匈奴、打通西域、两征大宛
后来实在嘴皮子说累了,陈汤军团进抵都赖水(塔拉斯河)上游,距郅支城三里处布阵。单于军一百多骑兵出城挑衅,被陈汤军团一顿箭雨射了回去。之后联军四面围城,挖掘壕沟,堵塞城门,盾牌在前,步兵在后,开始了攻城战。
外围木城被火攻之后告破,而城外四处分散而来救援单于的康居骑兵一万余人也被打散。激战到入夜,从城中突围的单于骑兵几百人也尽数被射死,而城外零散的企图突击陈汤大营的康居骑兵也被逐退。第二天天亮,汉军步兵举着大盾开始了内城突击战,不久内城告破。
随着军侯杜勋一刀斩下郅支单于的脑袋,郅支城战役结束。在清点物品时,汉朝遇害使节团的符节和帛书被发现。
前36年,在汉武帝驾崩半个世纪后,在今天哈萨克斯坦塔拉斯河畔的塔拉兹,西域都护骑都尉甘延寿与副校尉陈汤率领西域都护军团歼灭了北匈奴郅支单于后,向长安送去了那份著名的奏报:
“宜县头槁街蛮夷邸间,以示万里,明犯强汉者,虽远必诛。”
这读起来是很解气的,但当年要是没有汉武帝赌上国运去外线出击,砸出重金来封赏战功之士,穷尽国力去死磕匈奴、打通西域、两征大宛,留下军事威信,也就没有半个世纪之后陈汤的壮举。
这读起来是很霸道的,只因为陈汤有谋、甘延寿有勇,以汉家威名调番邦联军,用匈奴内部矛盾来分化瓦解敌人,所以既不糜兵费饷,又获功成名就。与陈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名将,还有北宋王韶。同样是遍游山川地理,同样是输财货以夷攻夷,这些道理都是相通的。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