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战风云

博客自传第一人
2016-08-23 发表
1310 0

#博客自传#

    初战风云
    昨夜就算八八年三月二十一日吧,这是我人生又一个失败里程碑。因为此前我认为做足了准备:到书店指了指《新婚必读》抱回来,去药店低着头指了指药膜藏回家,我把二十多年的新枪打光上色,我决定不再只在桃源洞口转悠,我决定深入探险哪怕沉入万丈深渊,我要看看我到底虚不虚。今早叠被子的时候,我发现褥子中间部分谁印了边界清晰的红褐色地图,像战场上谁的鲜血染出了一个我的中国我的家。
    黑影白云紧相随,我追你赶揉成堆,从此难分又难解,精情卵恨今正恩。
    昨天的晚餐是我与我的女孩在我准备结婚用的房子里吃的,二人世界一起野炊就像早几年君与他的女友在我借住的房子里那样我准备了扒鸡一只,午餐肉罐头一个,两袋方便面,十个鸡子一瓶香槟。我的女孩带着她的胭脂粉饼毛巾肥皂牙刷子,内衣内裤和拖鞋。火炉把屋子熏热,门窗也都闭上啊。灯光把我俩的脸都映红了,也把窗帘拉上吧。我们都做足了心理准备也有还有更有,那就开始吧。为了爱情,干杯吧。我们一起吃着肉喝着酒,我喂她一口,她喂我两口,我捏她的香腮,她摸我一脸油鸡油,我夹起一块用嘴叼着传到她嘴里,我们喝着交杯酒,我们吃了交嘴饭。
    这么好的夜色啊,多么好的色夜啊。自古春宵刻千金,岂可再负眼前红,醉翁之意不在酒,一直就是狗咬狗。嘿嘿,嘿嘿。当我把她熊熊抱在怀里时她自然地闭上眼睛,当我的手指在她身上旅游休闲时她有轻轻召唤声,我会不自主的给她一个深吻她也会给我一个。电褥子已经开始加温,我们挤在一起暖暖的不怕窄窄的单人床。不行我们就侧面相对贴在一起,大不了我们就上下相对摞在一起,再不行我们就互相埋在一起,还可以颠鸾倒凤在一起,也可以互相坐拥在一起。
    反正年轻不知道累,反正累了就调个对,反正我俩都已陶醉,反正人类都这样睡。
    书上不是说进入后会有节律性收缩吗,那是自然的律动还是咋地啊。反正我是不敢乱动,动也不知如何动,等着她起反应等着她的律动,没有啊。再翻到最关键章节仔细研读一遍,是啊,没错啊,怎么不动啊,没有我的事啊。你不懂啊,我也不懂啊。
    真是虚来真是笨,无师自学学不会,虽然长龙泡桃园,一夜未呛一口水。
    螺丝螺母好相配,天衣有缝自陶醉,推拉不在腹上行,初试云雨功奇累。
    处男误溅处女血,清白自此只属我,遗憾惊呆又回味,匆忙太过悔死我。
    一日夫妻百日恩,自豪我还有精神,给你百年夫妻诺,给你万年爱一根。
    当时针指到午夜十二点多时候,我的女孩又想走又想留。走就要耐住天寒地冻我也要去送,这倒不算什么东北长大的。留倒是好,可是还有单位还有人群还有众口。走,就要一个人睡宿舍冷被窝。留,只要是自愿道德法律管不着。我是紧紧抱着她满怀香香不想让她走,她是半推一就决定在此留。就这样我第一次跟一个女孩子过了一个无眠夜,我把我的初夜道是无情却有情地给了她,她把她的初夜完美地奉献给了我。她说我会嫁给你,我说我会把你娶过门。有些遗憾的是:不知是技术问题还是动作有误,进门之后就两眼一抹黑一动不动不识南北不知应该咋办,因此没有留下任何什么药膜也不会起作用。真没想到,我吃那么多饭长那么大身体我的全身为此准备了二十几年,我单独实战演习也有上百次真枪实弹无一不一下命中十环,单为此次真正的肉搏也准备充足还有最新辅导材料,真没想到本能不等于本来想会就要反复练习啊。此番首战失利,我看它有些羞愧不满和愤恨但绝对不厌倦,因此杀杀它的锐气也好让它下次一举成功,因此它早把大哥的忠告“要克制啊”抛忘到九霄云外了。
    快中午的时候,我们才腰酸背疼的起床。此时我胃口大开,感觉国库亏空,于是我们没有回家,我俩吃了一斤肉包子。这可不是有了媳妇忘了娘啊,哪里敢啊。
    你让我克制,你怎么不克制,好像你很克制似的,跟谁学的说一套做一套,哼!
    常态化
    清明时节,风大还凉又有雨,虽然雨不会有太密太急太大的点子但也是一阵儿希里哗啦一阵儿噼噼啪啪一阵儿又密密匝匝。
    吃过晚饭,收拾完毕。奶奶看上去会有些木然地端坐在床上,拿一个枕头就能当靠背还要把双脚伸在被子下面。奶奶是“一支队伍五个兵四个卧倒一个冲”的小脚女人,因此始终穿着白袜子和黑色布鞋,脚腕上的黑色裹腿布真的很长。小时候在老家我是见过奶奶的小脚不穿袜子,每当看到奶奶关上门洗完脚拿剪刀把腿盘起来修脚指甲我就凑过去,四个脚趾头被强行卧倒的脚趾像半个大菊花的盛开指头顶很大,脚大拇指向前冲锋的样子像是呐喊着为自己的姐妹鸣不平而且势如破竹。我也曾几次用力试图想把奶奶卧倒的脚趾头掰开复原过,但每次都是除了看见脚丫里鲜红的嫩肉就是发白的碎皮泡。奶奶说:女人的脚不能露在外面,很难看啊。我想奶奶习惯把脚伸进被子里面去不露丑是一方面,另一方面是保暖养生。奶奶坐在床上面向那台十二寸的黑白电视机双手握在一起,不停地眨巴眼皮,那表情不受任何电视画面和音效的影响。我在想奶奶在想什么啊,是不是想早点睡觉还是自己的年轻时代啊。父亲半躺在老大自制的沙发上,脚腕上担着小凳子,双手在腹部相贴两个大拇指在做追逐缠绕游戏,鸭舌帽子被沙发靠背向前一拱似乎盖在眼睛上,似睡非睡的样子哪管电视里的动荡和不安只求自己祥和多福。母亲一边泡脚一边打盹跟我说了好几遍想早睡觉,我说你想睡就睡没有谁会阻拦你我又不是你的长官干嘛老是跟我说啊,母亲说你看你这个孩子就知道跟我顶嘴从小就一肚子两肋杈情理你就不会顺着我说点好听的啊,你都是有媳妇的人了以后守着媳妇也这样跟你亲娘说话不让人家笑话跟着你学啊,我说你看我是那样人吗她就不敢,父亲说你快回去吧快回你自己屋吧吃饱就快走吧。我抬起腚一转脸刚要出门,看见奶奶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一家三口人,啥也没说。
    那天初夜过后中午她就回了她奶奶家,我面对着那块血染的像中国地图一样的红布回味了好长一阵子,有了她我就有了家,这是她的最为宝贵留给了我,又唏嘘感叹男女美妙时刻,感慨中又有些惋惜和惆怅好像愧对于她的欠缺很大于是,当天晚上我就骑车去她奶奶家看她好像要把她留在我床上的童贞还给她似的。到了之后我的女孩已经睡下,我摸着她的胳膊默默许久面带难过和愧疚没有多说话,她似乎知道我来的意思要干么还劝解我说:没事,你快回去吧,这么晚了,啊。
    风筝城今年正式改名世界风筝都,真牛,这是想独立啊,那直接叫风筝国多好啊。
    我把屋子里的东西调换了一下位置,感觉空间大了许多还有新鲜。
    这几日又重燃读书热情,看来还是先成家后立业人性化啊。就是熬夜好肚子饿,肚子饿了我就半夜出去买东西吃,有时转一圈空手而归,再回来喝凉水。
    厂长有些高招,一个转移,钱来了。喜报天天有,奖金月月发。
    我们相亲相爱有三个月了吧,我们都开始有矛盾起争执遭遇风波的考验了。也许我开始承认爱情是有些力量的,要不是有了爱,那天我早就赶她走了,但现在我不能这样做也没有这样做,这就是力量的一种,但愿这个力量不会被岁月逐渐磨损去,但愿爱情能永保新鲜。爱情万岁!爱情万岁!爱情万万岁!
    任由她翻
    要说“抛弃”这个词是互相的那是被抛弃方的自我安慰,如果这个词安在年轻母亲与自己小孩之间,那就只有母亲抛弃孩子这一个方向,小孩子甚至都不能表达被抛弃的感受。因此可以说小孩子是不会产生抛弃母亲这种想法的尽管母亲对小孩也有打骂过但,他除去讲不清楚自己的理由外也只有用满含泪花的双眼向母亲投去期盼的光芒,他那幼嫩的身躯始终希望有母亲的关怀和暖抱。即使稍稍大一些,有产生离家出走的想法和行为,也不是“抛弃”母亲的概念。而反观母亲,我们却常常听到抛弃孩子的消息,她在真正成为母亲的自豪幸福和快感里也常常莫名地产生被拖累的感觉,几乎每一位母亲都或多或少地有这样的意念虽然大多数很快就会过去,虽然很多母亲被越来越的亲情感化从而转化,她们会忘记最初的一点点想法因而从来不敢承认。(八八年四月四日,正处在热恋中的我不知受了什么刺激,有一页这样的记录和感慨,不会是看见打孩子的母亲了吧。)我知道我小的时候是我母亲的孩子,而我成人之后是谁的孩子,还是母亲的孩子吗,可后来我的母亲死去了,我要不要离家出走,我能去哪里啊。
    最近开始频繁出公差,联系安装共用天线事务。虽然旅途劳累,但我知道她在那里,我早把我房子的钥匙给了她一把就像当初我给君同学一把我借住同学家的房门钥匙一样让她随时来给我看家,因此人在车上往家赶心却早已飞了回去并开始对付感谢她。
    东营距我们有一百三十几公里路在西北方向,出城经大迂过稻田途寿光跨广饶开始荒凉但公路两边的绿化却是用黄杨而不是通常的冬青,要知道,黄杨在我们那里都种在花盆里当花养。如果不是发现了胜利油田我想,这里就是我理解的荒无人烟的不毛之地。继续进发,逐渐有了楼房但很零星,坑洼大小不一,野草野花遍地,不是黄河口重,东营诞生哪里。第一次去东营,我的感觉颠覆了我对城市的印象,这城市跨度很大很零碎不紧凑,哪儿都不挨着。还有一台台据说是叫磕头虫的提油机,边上一个大储油罐,它一上一下就是十公斤油,这头磕的,比我小时候给爷爷奶奶过年磕头挣的压岁钱多多了,据说有专门的人员定时来收油平时没人看管。
    我的女孩拿了我的房门钥匙,就可以随时出入,也可以领人来玩,还可以,还可以胡乱翻我的东西这是信任但,她知道不可以随便看别人写的日记吗,她会不会翻看我写的这些东西不习惯我想如果,就像上次撕我给她写的情书一样,特别是我的那些于她之前见的女孩子的感想随笔,她能看明白能理解我吗,我是那么好理解的吗?担心就怕她再次给我撕掉一些东西怎么办,我的经历我的感想我的体会失去后就不会再找到。相信她就任由她翻,谁让我把她翻了个遍呢,她不翻我她翻谁。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