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小和:匠人情怀,黑茶之乡—湖南益阳茶行

勇敢的少年VZRP
2016-08-23 发表
3120 0

         

    导语:木小和分舵,一个有爱的青春组织。由全国各地的“爱玩”青年们自发组成,以地区划分,舵员们会不定期的在舵内开展各种“解放天性”的活动。

本次活动是由木小和湖南益阳分舵发起,大家一起擂茶敬老,了解中国茶文化的传承。

    

    人情冷暖路上知。老是感慨自己的好运气,总能交上温暖的朋友。到达益阳,益阳舵主肌肉男和他的家人亲切地招待了小和团队,顺其自然的寒暄,给我多年老友重逢的错觉,一切都恰如其分的美好。

    晨光熹微伴着鸡鸣,从有个好听名字的烟溪镇出发,我们开始了茶山之行

    去往茶山的乡间公路恰似一条攀附在茶山上的大蟒,弯曲急烈,堪比最自然的过山车轨道,颇有怒江七十二拐的小脾气。缓缓爬上山顶,一片旖旎风光一览无遗。茶园错落有致地匍匐在舒缓的山坡上,翠盈盈的,让人看了满心欢喜。

    无奈天公不作美,骄阳煞人。不过带上草帽,到底有了点采茶人的样子。

    沿途陪伴讲解的老师傅是舵主的父亲,他也是地道的黑茶传承人。这类一辈子只靠一门手艺吃饭的人,我们得称一声,匠人。

    不善言辞的大爷说起茶文化却头头是道,倒是普及了很多受用的知识:按照是否发酵以及发酵的时间和茶叶的品质,茶叶的种类可粗略划分为绿茶、红茶、黑茶三类。它们都需要杀青,揉捻,晒干等基本工序。

    一路欢声上到茶园,开始手工采茶。跟着大爷走在身后有样学样,仔细着手下的两叶一心,不一会,鼻尖就渗出了汗粒儿。再看看大爷,依然沉着于手上的活路,皲裂黝黑的大手丝毫不显笨拙,灵巧得很。


    世界再嘈杂,匠人的内心应该是耐得住寂寞的,安定的。

    采茶结束,舵主安排我们欣赏手工制茶与泡茶的传统工艺,亲自为我们演示了全过程。舵主的父亲拿出老师傅的架子,监督在旁,小心提醒年轻孩子揉茶的力道要适中,决不可使蛮力,直到搓成条状。这样谨小细微地制茶,已然算得上一门艺术了。面对大自然馈赠的素材,他们很是成就它,也只有这样,它才能成就他们的生计。

    全程手工作业下来,早上采的几篓子鲜茶,炒制烘干结束,剩下不到二两。

    大爷呷口烟,掬起一捧茶辨认着成色说道:“因为坚持全程手工制茶,要求很高,机器达不到,所以,精品黑茶的产量一直很低。加上现在的小娃娃们心气高,已经不愿意学这门旧手艺咯。”眉目间,满是心酸。

    在安化县烟溪镇姚家山村,分布着700亩茶园。这里的人们,大多以种茶卖茶为生     在参观茶厂的时候我们发现,大多数“赶茶”的都是村里的留守老人,有的甚至已经85岁高龄。在这酷暑的天气里,他们开心的话着家常,娴熟地挑拣着合格的茶叶。

    制茶匠人的老龄化标志着制茶艺术逐渐机器化。现代工业需要机器,需要统一规范,可是生活,需要烟火气。手工艺人确实意味着固执、缓慢、少量、劳作,可是背后隐含的是专注、技能和对完美的追求。

    捻几张新茶入杯,开水汆烫,看打卷的茶叶在杏色的茶水里起起伏伏,习卷习舒。抿杯入口,青洌的是绿茶,提神张扬;醇厚的是黑茶,日久弥香,养生稳重。不管黑茶也好,绿茶也罢,一碗茶汤,总有自己的故事与方向。

    茶里品人生。聪慧的采茶人懂得茶的难能可贵。茶的生命,需要甘露的滋润,摘下它,它离开枝头告别阳光,可这并不意味着结束,而是通过磨砺浓缩成另外一种姿态,将自己往内在发展,等到涅槃那一刻,得以用另外一种方式舒展。融入水里,开始另一段清香之旅。

    我敬佩一生钟情专注一件事的匠人。

    这一山的茶人们,传承者老祖宗留下的宝贝。他们和黑茶一起生根在这一座座茶山里,向我们无声的诉说着简单又的道理。

    专注做点东西至少能对得起岁月,其他的,就留给时间去说吧。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