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记 马蓉列传》

美丽的婊子
2016-08-23 发表
1190 0

马蓉,秦女,不知何朝人,父为小吏,母有姣容,家小富,居郡城。
马蓉似母,貌有可人处,每揽镜自喜,复扑镜自哀:〝丽质如此,弃在小郡,无缘公子,奈何奈何。〞
长成,乃入长安,在大学堂,冀能有遇。同窗有宋生,性机敏而淫,每视马蓉,目灼灼然,似贼郎。
马氏谓宋生曰:〝君有意乎?〞
宋生笑:〝每见佳人,不能自持。〞
马氏问:〝君富贵乎?〞
宋生赧然曰:〝待他日。〞
二人乃相好,马氏虽悦于宋生,然每缱绻间,辄曰:〝恨君不富贵。〞宋生曰:〝富贵者,未必身自劳苦得之,假他人之手亦可。〞马氏曰:〝假何人手?〞宋生曰:〝守此株,待其兔。〞
某岁,宝宝至长安,遍观城中女子,见马氏,以为天下之美,莫过于斯,乃达仰慕意,马氏踌躇,曰:〝此子形陋,不称妾意。〞宋生曰:〝此子富贵。〞马氏曰:〝谋之乎?〞宋生曰:〝富贵不谋,其可自至乎?〞
无何,宝宝娶马氏,马氏曰:〝妾委质于君,然得宋生为幕僚,方可。〞宝宝曰:〝但凭夫人意。〞宋生遂得入幕。
宝宝起自垄亩,家贫,形陋短小,然能发奋,游迹优伶,数年间,甲第连云,有资巨亿。得美妻,喜不能胜,以为神仙不啻也。遂以内事付马氏,以外事付宋生,身自奔波,全力不遗,春秋不得暇,秋冬犯风霜,虽富贵,大不易。
然如此,其宠马氏不衰,马氏孕,以粉钻贻之,曰:〝吾爱娘子,一生为期。〞马氏曰:〝妾得一心人。〞
马氏富贵,然恨恨,宝宝不在,乃谓宋生曰:〝妾以玉质,委身龌龊,每侍枕席,忍泪含诟。昔在法国,公然拥抱,若豕若犬,妾岂能堪。〞宋生曰:〝谋人富贵,当以大忍。〞马氏曰:〝妾少年也,辜负青春,亦君之罪。〞宋生笑曰:〝若得朝暮相聚,亦非难事,吾当有谋。〞
翌日,宋生谓宝宝曰:〝君名望近有少衰。〞宝宝惊曰:〝何故?〞宋生曰:〝天下兴综艺,曰走男,曰严父何往,明星趋若鶩,以博名望,君可留意。〞宝宝曰:〝然,吾知矣,君为我筹。〞宝宝质朴人也,不之疑,乃往他乡,餐饮寝处于野,为谋富贵,身心皆赴。
宋生既遣宝宝,乃入内室,拥马氏寝,竟夕为欢。
宋生有妻,日久觉之,乃谓宝宝曰:〝君梦中人乎?君妻与妾夫苟且久矣,且谋君财,此时或瓜分尽矣。〞
宝宝大惊,疑曰:〝吾爱吾妻,吾妻必不如此。〞宋妻乃以账簿示之,又有鸿雁传书若干,皆历历分明。甲第连云,多为他有;娇妻虽在,随人跑了。
宝宝乃大寤,示书微博,曰:家有淫妻,内有贼子。夺我之产,谋我之席。怜吾儿女,遭此变易。今且绝之,吾且自惜。
往诉衙吏,上呈休书,囊无半文,乃泣乃恸,故人助之,方得呈书。
马氏、宋生遂为天下所切齿,有义士呼曰:〝贼子淫妇,其在何方,人人诛之。〞遍觅之,或曰在美利坚,或曰在机场,然皆乌有也。
马氏亦讼,曰宝宝诬陷,示某女于微博,曰宝宝淫于此女,然谬漏百出,不得其实。又曰:〝黄八尺大婚,宝宝往贺,一夕未返,与某女淫居。〞义士揭其事曰:〝宝宝夜不归乃实,然与同宿者,兄弟黄生也。〞众皆笑。
事未了,多存疑,且待之。
太史刘曰:
与人谋事而谋其妻,大不忠也。大不忠而能富贵,则人人自危,则至亲为陌路,则至交为不容。今世人痛恨马氏宋生,非猎奇也,乃自危也。
若得人不自危,则非一日之功,路曼曼其修远兮。
宋生不过小人之智,其智岂能比三国谋士乎?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