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卖辟邪物件的摊主见闻随记

RJzzz
2016-08-23 发表
8538 6
凡物得气之盛者。必有异於物。龙之异以骨。故能吸气精。龟之异以壳。故可卜而先知。犀之异以角。故孕星。蚌之异以珠。故胎月。麝之异以脐。故香可通关。鹿之异以角。又独皮裹而可补食。獭之异以肝。故月生叶而可祛瘵。猩猩之异以血。故可染物而不渝。又能知往也。玳瑁之异以甲。故可器。鲨鱼。胎生也。其异以皮。故可鞘。麟角凤觜也。其异以胶。可以续断弦。以至象以牙。翠以羽。鱼以魫。是皆有异於物。而得气之盛者也。故圣人之生也。得五行秀中之至秀者焉。其必有异於人也欤。 

作为一个业余摆摊爱好者,说说我在新马工作之余摆摊时的见闻,顺便科普一下辟邪物件。


镇楼图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稍微做一下自我介绍一下。我祖籍福建,外婆是个神婆,从小受迷信思想熏陶。后来到新加坡求学,依旧喜欢鬼故事。经历过某次灵异事件后,我开始对辟邪物件着迷。后来认识了一个常年跑文莱倒卖古玩的老爷子后,逐渐走上业余摆摊的这个路子。由于爱好使然,期间见过,也听过很多的灵异事件。先说一个中了千万大财票的故事。

    由于长期接触这些辟邪物件,认识的人也都是这个怪力乱神圈子里的,自少不了为自己做点防范工作,如果遇到邪性严重的事情时也有个大腿抱,很自然的,也认识了不少高人。其中包括一个住家神坛里的坛主,坛主是个70多岁的老爷子,家里供奉着北斗九皇,学道,和泰国那边的法师也有交流。老爷子脾气非常倔强高傲,但是本事大。有一次一个牧师中邪搞不定来找他处理,他也没别的要求,就一句话,以后你跟我拿香我就处理,结果牧师乖乖地跟了他。(这里没有对任何宗教不敬,因为新马本来就是这样,我见过烧香的事业不顺跟了基督教,也见过生病的基督教徒治好病后开始拿香,这都很正常)

    老爷子的神坛是在自己住家里,已经几十年了,但是却能够在九皇诞(农历九月前九天)的时候开上百桌的筵席,喊标的福物有时候能喊上几十万新币(新币兑换人民币的兑换率约1:5)可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帮过的人有多少。老爷子在我认识他两年后过世了,接手神坛的是他的儿子。他儿子也遗传了老爷子的豪迈脾气,平时也喜欢玩一种叫万字票的新加坡彩票,号码由0000到9999一万个数字,随便买,买得多中得也多。

    他儿子接手后某一天晚上收到他父亲的托梦,给了他一组号码。第二天他狠狠地去买了400新币,当时他儿子还有自己的工作,在某工业园做仓库管理,一个月薪水约2000新币左右,在新加坡属于中下水平。400新币算是大胆一搏了。400块新币下去,买了200大(包括头三奖,入围奖,安慰奖都有份但是赔率低),200小(只有头三奖中奖有份,赔率高)当天就中了头奖,金额是200万新币约1000万人民币。这事情他当时没说。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中奖了,一个中等水平的家庭,突然买好车,穿名牌,去旅行。在某次喝酒的时候他说出来了。那是他还沉醉在中奖的快乐里。我们都羡慕得直流口水,深深地感叹,有个大神一般的爹真好啊。

    然而好景不长,钱多了以后他就辞职了,自己开起来酒吧。天天花天酒地,但是对做生意还是没什么经验,一年下来,赔了个干净。我们听说时惊得下巴都快掉出来了,他倒也豪迈,一脸云淡风轻,说起来的时候毫无遗憾,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这应该不是我的钱,只是给了我一个看淡的机会。那以后,他把酒戒了开始潜心修行,整个人看起来比原来更淡定了。当然,生活方面又回到了以前做仓管的水平。去年九皇诞的时候,他家的神坛依旧香火鼎盛。

    更多回复

    0 0
  • 扑(2)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说起神坛,还要从我刚认识摆摊大爷说起。摆摊大爷一直信奉的都是太阳星君,在新加坡也有不少以太阳星君为主神的庙。但是大爷常烧香的却是一个住家里的神坛,平时也有乩童上身让人问事,治病,为人解决问题。

    新马的乩童体系保存得非常完整。每个神坛,即使只是住家的小神坛,都有它的理事,桌头,头家等等职位,反正都是神坛的支持者,请神的时候也比国内的各类上身机构来得专业。国内就我外婆,以及她同行请神时还得自己敲桌子打节拍唱小曲神调什么的来请。新加坡的乩童就比较舒畅,周围的助理们唱,他只要专心和神明沟通就行。上身时也有模有样。比如齐天大圣上身时会直接单脚跳起蹲在座椅上,不断抓耳挠腮。比如法主公上身时会一脸愤怒捏剑决大喝一声。比如阴神大二爷伯(黑白无常,也就七爷八爷,但新马的称呼是大二爷伯)上来一定要抽烟。

    通过摆摊大爷,我也开始给这个以太阳星君为主神的神坛上香了,也见过他处理一些常见的小灵异事件,比如给小儿收惊,为人治病什么的。逐渐和神明的关系也熟了,没人问事时还能和神明闲聊,比如测个字,喝个酒什么的,当然都是在神明上身的状态下借乩童的身体完成的。

    某天,我在和朋友上健身房锻炼的时候听到了个有点离奇的故事。该朋友(下午以K君表示)的阿姨通过某风水师的指点,在家里摆个个什么阵,然后又供奉了由该风水师提供的神像,接着就中了4D(前文说的万字票,新马人非常热衷于买万字票)。中奖后K君的阿姨把事情给K君母亲分享了一下,说得她心痒难耐,于是也请该风水师把自己家里重新布置了一下。唯一不同的是,K君家里本来就有香炉供神,在风水师的煽动下,原有的香炉被扫地出门,风水师请的某神像被安上了。刚开始K君的母亲还有点不舒服,觉得供了这么久的神也没什么不妥的就这么被请走,觉得很愧疚,但是在K君母亲也中奖后,这个感觉就完全被抛开了。

    可惜好景不长,那段时间后,K君的妹妹就老说在家里看到各种不同的人物走来走去,算下来看到过老头,小孩子,女人等等。刚开始家人还没什么关注。后来越演越烈,连K君母亲都开始看到了。一家人都很无奈,找了该风水师,风水师打死不承认和自己有关,只推脱了一句,我要去修行了,这段时间不在新加坡,便关机了。

    我是个好事又八卦的人(当年),听过这个之后有点跃跃欲试,就大包大揽地说起我这边神坛的牛逼之处。K君听得入神,没两天就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他要带他全家来问事。我很高兴地带着他们来到神坛,没多久神明来了,来的是主神太阳公,上身时手扶美髯面目威严。见过礼后他扫了我一眼,非常淡然地说了一句:“你要试我啊?”说得我哑然连称不敢,然后把K君一家的事情给叙述了一下。过后他就喊了K君的妹妹过来,扒拉了一下她的眼皮,然后开始掐指不懂在算啥,过了一会叫桌头(助理)准备各种纸钱,符什么的在上面画符盖印。然后就开始吩咐k君怎么操作。可是k君对这方面没啥经验,听得一惊一乍的。就在这个时候,可能真的是缘分吧,前面说的那个九皇爷座下的老爷子带着徒弟来拜访了,我也就是从这次的事件里认识了这个老爷子。

    神明一见到该老爷子马上大笑,说这是K君的福气,需要老爷子走一趟,于是我又把故事给老爷子说了一遍,老爷子一样把小姑娘叫过来翻了一下她的眼皮,点了点头,说行,这个就我处理了。我很八卦地插嘴了一下要求老爷子也看看我的眼睛是不是也有机会看到鬼,他就扫了我一样说道:你看不到。说完拿起神明准备好的各种纸钱,来到军营前(神坛通常主神坐中间,左边是城隍以及大二爷伯,右边为五营军将),在神桌上以中指点香灰画符,拿了龙蛇法鞭抽了几下,声如炮竹。开路了以后直接让K君带路,马上去他家处理。

    到K君家楼下时老爷子就开始念念有词,我一路看着,其实完全不知道他在干啥,到了门口,老爷子对着他门口就开始训斥,用的是闽南话,我只能听懂一些,反正知道在训斥就对了。然后进门,对着香炉化了一道符,让他的弟子把整个带回去处理。又在K君门口化了点神明给准备的纸钱,掐了几个看不懂的手决就走了。后面给K君一家人也留了一道符,说化水了全家人喝,然后再把剩余的符水倒在他家门口的盆栽里。

    更多回复

    0 0
  • 猫(3)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虽然全过程完全看不懂啥意思,但是具体是解决了K君家里见鬼的问题了。后来K君的妈妈就请了太阳公的金身回去供奉了。至于老爷子做了啥,在咨询过摆摊大爷后他是这么说的。

    九皇座下的老爷子本身的修为已经很高,在太阳公的军营那里请兵,直接让军将先行,所以到了K君家里的时候他家的那些玩意已经被军将降服了押在门口候着,所以他一到门口就先训斥。进去直接把香炉拿回去是以比较温和的手法处理,没直接灭了,估计还要拿回去收编了或者供奉或者怎么处理就不知道了。门口烧纸是给这些鬼魂或者军将一些路费,最后一道符给这家人去秽,毕竟和鬼魂相处久了不好。说完我才恍然大悟。

    更多回复

    0 0
  • 扑(4)
    2016-08-23 发表 [寂寞]发表
    如果只是说灵异估计会让看官们产生审美疲劳吧,毕竟能在这里的灵异故事都看得多了,说一个长久以来传说中的宝物,以及类似该宝物的故事:蜈蚣珠和蜈蚣衔珠。
    蜈蚣珠在我出国前就听老人说过,什么成精的蜈蚣会在泉水里吐珠,这是宝贝啊什么的,但故事就到此结束,小时候我问起这个宝贝有啥作用的时候没人能回答,更何况根本没人见过这玩意。幸运的是在我开始接触这行以后,我发现原来同样的传说在南洋也流行,就好像小时候打红白机,玩过魂斗罗的朋友都听过传说中的水下八关一样。当我和摆摊老爷子聊起这个蜈蚣珠的时候他告诉我,这个玩意是真有,而且还分等级,60岁以上老蜈蚣的珠子才算开始具备一定条件。而蜈蚣珠的形成有两个传说,首先,蜈蚣珠在印尼神棍界是非常出名的,印尼语叫“Musitika Liban”。
    印尼神棍界认为,蜈蚣珠是母蜈蚣某一天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把一颗蜈蚣卵含在嘴里玩,玩着玩着就上瘾了,该蜈蚣很幸运地活在一个充满灵气的地方,于是这颗珠子就变得非常具有灵气。另一种情况有点类似,不过是某一条蜈蚣某一天寻到了一颗圆形的珠子,爱不释手,后续条件和第一种一样,也成了灵气的凝聚体。然而蜈蚣珠要到达标的灵气水准,我到现在也只见过一个。达标的蜈蚣珠普通人佩戴起来会为这个人增加赌运。经过印尼佬的咒语启动后去赌博,能保证1个小时的好运。这就是所谓的达标蜈蚣珠。

    有段时间我被印尼某壕委托寻宝,在印尼棉兰的一个巫师(Bomoh)手上见到过一颗呈暗红色的蜈蚣珠,椭圆形,和干黄豆差不多大。该巫师告诉我,他除了是巫师外,还是一个职业赌徒,不管和什么人赌,赌多大,赌命他都敢上,输的话可以直接开枪把他杀了。虽然后来在具备某种条件后我也在混迹赌场,但这么有把握逢赌必赢的人我就见过这么一个。

    然而这并不是最牛逼的蜈蚣珠,为啥这么说呢,上面说过我被某壕委托寻宝,这位壕是印尼老华侨,被某集团授权寻找27样灵异宝物,而我是他的下家。27样灵异宝物里面就有一样指明是蜈蚣珠,而功效不是简单的逢赌必赢,而是“透视眼”。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也没见到这玩意,但是后面的寻宝路上我却见识过27样离奇宝物中的一样,让我开始觉得“透视眼”有可能存在。当然我没证实过,就当奇闻听听吧。

    关于蜈蚣衔珠就没有那么神奇的功效,但是也能起到补运或者说提升个人运气的作用。来源还是因为蜈蚣喜欢珠子的这个习惯,带点灵性的大蜈蚣会寻找小珠子一般的石头,然后堆积在他的巢穴里。当然越来越多,懂行的如果发现了,偷偷拿点带在身上能起到补运的作用。

    我在机缘巧合,也许该说物以类聚的情况下认识了一个潜伏在民间的有钱道士。该老道在马来西亚拥有几件咖啡店,道行有多高呢,不知道,但是他在某次静坐的时候得到神明的指示,靠近泰国的某座山上有个洞穴,里有一条成了气候的蜈蚣,有小臂长,收集的衔珠有一大把。于是他在指定的日子时辰内进山,入洞的时候吃了一惊,这个洞里有个残破的佛像,呈打坐姿态,双手垫放,而蜈蚣的衔珠就集中在佛像的手上。他很小心地取了一把,并没用全部扫荡,出洞时很小心地把该洞口给封上,小心翼翼地回家了。到家后一数,居然有百多颗,于是用泰国佛牌界装符管用的小瓶装好,结缘给有缘人,我有幸得到一瓶,内心暗爽了好久。

    更多回复

    1 0
  • 猫(5)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由于常年在新马买卖辟邪物件,所以接触的各种玩意比较多,比起只是寺庙里过个香火的各种开光符神像卡来说。我个人更偏好天然生成的各类辟邪物。趋吉避凶的过程中多了一个人器互养的过程,看着些老玩家或者老摊主们拿出自身佩戴多年的玩意把玩,无不是包浆浑厚,温润内敛。有时候我感觉辟邪的目的反而成了鸡肋,养个随身的物件却成了主要目的。

    注意观察的话,各个国家民族对于辟邪物件的归类其实都很相似,无不是精气凝结之物。人类的感觉非常敏锐,先不说懂不懂货,我们说直觉。举个例子说,虎牙辟不辟邪,直觉上你就已经有答案了,更何况归纳出这些辟邪物件的都是些先民的经验累积。

    作为现代社会的封建残余,我们摆摊界里认为,各种聚气的物件会给人带来好运。为啥?因为聚气啊,和风水的理论类似,只不过风水是在一个地方聚气,要操作的话家家户户都有办法,而物件是气的凝聚体。这些天材地宝在断了原有的灵气供应源后,被人佩戴,会改以人气温养。试着想像,原本人气的容量大概就人体这么大,然而多了一个原本就聚气的灵物,气开始交流,你养着它,它助你运势。听起来是不是一个很愉快的合作关系呢 ^ ^

    更多回复

    0 0
  • 扑(6)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发错地了,这贴作废,去鬼话更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