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和小姨子的爱恨情仇

赫琪家的小小店
2016-08-23 发表
890 0
王赫

今年31岁的他靠在大润发一楼的肯德基的椅子上,他长的浓眉大眼,戴着副tumi的眼镜,一张丘比特式的大圆脸,有点像马龙白兰度,为什么不是像教父呢,拜托,中国没有黑社会好吗,留着个平头基础上改良过来的时兴发型,其实他对外表并不是特别在意的一个人,颜值高的人,穿什么都好看,这是他一贯的想法;每次洗澡时觉得头发太长了就去街上找个发店,小哥过来问要剪个什么发型,往往一句你觉得怎么弄好看就怎么弄就打发掉了,他今天穿了一件优衣库薄款羽绒服,准确的讲应该叫排骨羽绒服,只是这几年淘宝把这个款式给卖爆了,基本上成了国民装,他这件也不是真正优衣库的,琪琪送他的,极轻极薄,百搭小外套,还保暖,他现在基本上去哪都穿着。今天星期天,人非常多,几个服务员在柜台给顾客配菜,另外几个在外面忙活。王赫同学平常并不喜欢吃洋快餐,只是今天天气又有点冷,又不想一个人在车里呆着,索性去里面吹吹暖气,坐着等,男人等女人嘛,没啥好抱怨的,况且他又是一个已婚男人,一个花心的有点闲钱的男人,但他自以为他跟他所耳闻目睹的许许多多的小老板不一样,找个漂亮的年轻小妹妹玩一玩,他觉得他和琪琪是一见钟情,是有感情的;他现在拥有一个大的皮衣厂,几十个熟练的老师傅在厂里,他老婆是合伙人兼会计,每年出真皮皮衣几万件,她老婆海宁人,厂子就在海宁,他自己是平湖农村的,这两个地方离的不远;他年轻的时候做业务员推销啤酒,在海宁钱没怎么赚到,倒是走了通天狗运,找到个有钱的老婆,娘家支持他点钱,帮他盘了个皮衣厂,做起了皮革生意,如今女儿也有2岁了,按理说,人生的道路,既宽广,又稳当,难道不应该安分守己,安居乐业吗?日子过的平淡无奇,直到那天他去平湖服装城谈生意时碰到了琪琪;眼前的人来人往让他觉得有点心烦意乱,毕竟偷偷摸摸的么,多少有点罪恶感,他拿起手机来刷下微博,“少关注男女都会犯错的那点事儿,多关注奥运健儿”,现在的社会,有钱比有脸重要,王宝强的电影,本来是从来也不看的,这个姓马的女人,真是恶毒啊,bitch一个,不过冲她这句“少关注男女都会犯错的那点事儿”,必须点个赞,于是他在几十万人的漫骂声里,偷偷点了个赞。像事先约定好的那样,手机震动起来,琪琪的电话,“小宝贝,你到了?”电话那头的声音沉静又文雅,低低的说,“我看到你的车了,出来吧”
他忙不迭的站起身,麻利的推开玻璃门,走了出去。外面风有点大,还好有那件90白鸭绒的羽绒服,他飞快的穿过茫茫多的停在广场上的电动车,远远的,他看到那个让他魂萦梦牵,乐不思蜀的小情人,正靠在他的玛莎拉蒂旁,交叉着手,歪着头浅浅的笑着,神态可爱极了,比家里那个母老虎不知道好多少倍,他快步走过去,先给了个大大的拥抱,琪琪今天穿了件非常摩登的欧美风格的机车皮夹克,长得跟模特一样,标准的瓜子脸,尖下巴,一袭咖啡色的头发披散在肩上,里面是白色打底衫,外面的皮衣漆黑有光泽,左右口袋各一个拉链,主门襟一条,衬衫领,袖子那里各一条白色金属拉链,左手臂那里是一个白色电脑刺绣骷髅头,衣服下摆一条皮腰带收拢,真是万种风情不比皮衣一件,千种姿态不敌浅浅一笑,“这不是我们厂做的新款骷髅头吗?你穿挺好看的,有没兴趣来给我们拍几组模特照片?”,“你不怕你老婆看到?”“哈哈,开个玩笑,你穿给我看就行了,哪能让我们的小宝贝抛头露面呢”,“哎,就知道你是个怕老婆的家伙”,琪琪撒着娇边进了车。琪琪的职业是淘宝店主,为了纪念和王赫的相爱,特别开了个小店,名字是他们二人一起取的,叫“赫琪家的小小店”一个叫王赫,一个叫琪琪,二人合在一起可不就是赫琪家的么?我们如果有女儿的话,就叫她赫琪吧,琪琪有一次带着少女的憧憬,拉着王赫的手臂说道,而王赫对网店并不是很懂,在琪琪的影响下也开了个小店,店名就叫“江南皮衣厂”,专门销售自己海宁的工厂做的衣服,虽然实体渠道已经轻车熟路了,网店开起来,还是有点力不从心,“我基本上都亏本在卖了,怎么销量还不及批发的一个零头?”有一次王赫向琪琪报怨道,“看看广东的,四川的,仿着我们的版,做出的二流垃圾衣服,倒是卖的飞起,真是气不打一处来!!!”“你个傻瓜,淘宝讲究的是运营,你光是质量好,价格低,没有推广,怎么会有人来买呢?”。。。。。。。黑色的豪华汽车怒吼着过了几个红绿灯,几分钟时间就到了碧桂园,他搂着她,径直向售楼部走去,一个穿黑色制服的小姐走过来,王赫说明了来意,“我们想看看房子”,“不好意思,现在只有2套空房了”。一套在临街的3楼,一套在4楼,开价7千7百多,王赫心想,这不是抢吗?平湖这个小县城居然也要这么贵,还没房,还抢光了,真没人性。老子要不是为了爱情,才不会买这倒霉房子,过两年肯定大跌的,王赫多少还是有些文化,读过本科的人,虽然我也不在乎这点钱,但做为一个生意人,肯定是希望买到物超所值的东西,今年经济十分,非常之不好,大工厂,大公司基本上没有投资的项目,利润比以前少多了,国家一直在去产能,稳增长,保就业,都在捱日子,可以说三百六十行,唯独地产不仅不萧条,反而持续火爆,人们都把注意力投到一个个地王,一个个新楼盘上来,房子的售价也是节节攀升,好几个朋友都买房了或者正在买房,不惜每个月房贷4000,还10年的帐,都像敢死队一样把自己未来的幸福交给了银行和开发商,王赫做为一个精明的生意人,也曾经考虑过投资下房产,但经过深思熟虑,搜集各种资料情报后,今年如果买房那就是在最贵的时间,买最没人要的破房子,实在是令人尴尬,如果不是为了爱情,谁会为国接盘?所以问题就已经不是王赫的问题了,关键看琪琪她的态度,她喜欢的话,我的目的也就达到了,金屋藏娇,嘿嘿,想想是多么的美好啊。“这位先生要不要看下?”售楼小姐职业性的问了问,王赫把脸转向琪琪,“你说呢,只有2套了这里”;“亲爱的没有关系,只要我们能在一起,户型差就差点”,说着抓了抓王赫的手,表示让他放心,7千7一平,121平,总价95万,王赫正好有1百万现金,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第二天,刷卡签合约,开发商送了台彩电。王赫打算想办法从厂里挪用点钱,把房子装修下,普通人一辈子都难办到的事,有钱人只要二天就可以,金钱的魔力有多大!!!钱最能腐蚀人心,扭曲人性,在你积累财富的时候也是你给自己打造迦锁的时候,当你穷奢极欲,春风得意的时候,可曾想过厄运已经飘然而至,就在前方等着你了,所以,得意之时万万不可得意忘形,“祸兮福之所倚,福兮祸之所伏。”翻译成现代文就是,不作死就不会死,到底这王赫是怎么样一败涂地的,请听下回分解!!!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