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卖辟邪物件摊主的见闻随记

RJzzz
2016-08-24 发表
45812 41

发错版块了。 重发到鬼话。。。。。


凡物得气之盛者。必有异於物。龙之异以骨。故能吸气精。龟之异以壳。故可卜而先知。犀之异以角。故孕星。蚌之异以珠。故胎月。麝之异以脐。故香可通关。鹿之异以角。又独皮裹而可补食。獭之异以肝。故月生叶而可祛瘵。猩猩之异以血。故可染物而不渝。又能知往也。玳瑁之异以甲。故可器。鲨鱼。胎生也。其异以皮。故可鞘。麟角凤觜也。其异以胶。可以续断弦。以至象以牙。翠以羽。鱼以魫。是皆有异於物。而得气之盛者也。故圣人之生也。得五行秀中之至秀者焉。其必有异於人也欤。  

作为一个业余摆摊爱好者,说说我在新马工作之余摆摊时的见闻,顺便科普一下辟邪物件。


镇楼图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稍微做一下自我介绍一下。我祖籍福建,外婆是个神婆,从小受迷信思想熏陶。后来到新加坡求学,依旧喜欢鬼故事。经历过某次灵异事件后,我开始对辟邪物件着迷。后来认识了一个常年跑文莱倒卖古玩的老爷子后,逐渐走上业余摆摊的这个路子。由于爱好使然,期间见过,也听过很多的灵异事件。先说一个中了千万大财票的故事。  

    由于长期接触这些辟邪物件,认识的人也都是这个怪力乱神圈子里的,自少不了为自己做点防范工作,如果遇到邪性严重的事情时也有个大腿抱,很自然的,也认识了不少高人。其中包括一个住家神坛里的坛主,坛主是个70多岁的老爷子,家里供奉着北斗九皇,学道,和泰国那边的法师也有交流。老爷子脾气非常倔强高傲,但是本事大。有一次一个牧师中邪搞不定来找他处理,他也没别的要求,就一句话,以后你跟我拿香我就处理,结果牧师乖乖地跟了他。(这里没有对任何宗教不敬,因为新马本来就是这样,我见过烧香的事业不顺跟了基督教,也见过生病的基督教徒治好病后开始拿香,这都很正常)  

    老爷子的神坛是在自己住家里,已经几十年了,但是却能够在九皇诞(农历九月前九天)的时候开上百桌的筵席,喊标的福物有时候能喊上几十万新币(新币兑换人民币的兑换率约1:5)可见老爷子年轻的时候帮过的人有多少。老爷子在我认识他两年后过世了,接手神坛的是他的儿子。他儿子也遗传了老爷子的豪迈脾气,平时也喜欢玩一种叫万字票的新加坡彩票,号码由0000到9999一万个数字,随便买,买得多中得也多。  

    他儿子接手后某一天晚上收到他父亲的托梦,给了他一组号码。第二天他狠狠地去买了400新币,当时他儿子还有自己的工作,在某工业园做仓库管理,一个月薪水约2000新币左右,在新加坡属于中下水平。400新币算是大胆一搏了。400块新币下去,买了200大(包括头三奖,入围奖,安慰奖都有份但是赔率低),200小(只有头三奖中奖有份,赔率高)当天就中了头奖,金额是200万新币约1000万人民币。这事情他当时没说。但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中奖了,一个中等水平的家庭,突然买好车,穿名牌,去旅行。在某次喝酒的时候他说出来了。那是他还沉醉在中奖的快乐里。我们都羡慕得直流口水,深深地感叹,有个大神一般的爹真好啊。  

    然而好景不长,钱多了以后他就辞职了,自己开起来酒吧。天天花天酒地,但是对做生意还是没什么经验,一年下来,赔了个干净。我们听说时惊得下巴都快掉出来了,他倒也豪迈,一脸云淡风轻,说起来的时候毫无遗憾,只是淡淡地说了句,这应该不是我的钱,只是给了我一个看淡的机会。那以后,他把酒戒了开始潜心修行,整个人看起来比原来更淡定了。当然,生活方面又回到了以前做仓管的水平。去年九皇诞的时候,他家的神坛依旧香火鼎盛。

    更多回复

    1 0
  • 扑(2)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说起神坛,还要从我刚认识摆摊大爷说起。摆摊大爷一直信奉的都是太阳星君,在新加坡也有不少以太阳星君为主神的庙。但是大爷常烧香的却是一个住家里的神坛,平时也有乩童上身让人问事,治病,为人解决问题。  

    新马的乩童体系保存得非常完整。每个神坛,即使只是住家的小神坛,都有它的理事,桌头,头家等等职位,反正都是神坛的支持者,请神的时候也比国内的各类上身机构来得专业。国内就我外婆,以及她同行请神时还得自己敲桌子打节拍唱小曲神调什么的来请。新加坡的乩童就比较舒畅,周围的助理们唱,他只要专心和神明沟通就行。上身时也有模有样。比如齐天大圣上身时会直接单脚跳起蹲在座椅上,不断抓耳挠腮。比如法主公上身时会一脸愤怒捏剑决大喝一声。比如阴神大二爷伯(黑白无常,也就七爷八爷,但新马的称呼是大二爷伯)上来一定要抽烟。  

    通过摆摊大爷,我也开始给这个以太阳星君为主神的神坛上香了,也见过他处理一些常见的小灵异事件,比如给小儿收惊,为人治病什么的。逐渐和神明的关系也熟了,没人问事时还能和神明闲聊,比如测个字,喝个酒什么的,当然都是在神明上身的状态下借乩童的身体完成的。  

    某天,我在和朋友上健身房锻炼的时候听到了个有点离奇的故事。该朋友(下午以K君表示)的阿姨通过某风水师的指点,在家里摆个个什么阵,然后又供奉了由该风水师提供的神像,接着就中了4D(前文说的万字票,新马人非常热衷于买万字票)。中奖后K君的阿姨把事情给K君母亲分享了一下,说得她心痒难耐,于是也请该风水师把自己家里重新布置了一下。唯一不同的是,K君家里本来就有香炉供神,在风水师的煽动下,原有的香炉被扫地出门,风水师请的某神像被安上了。刚开始K君的母亲还有点不舒服,觉得供了这么久的神也没什么不妥的就这么被请走,觉得很愧疚,但是在K君母亲也中奖后,这个感觉就完全被抛开了。  

    可惜好景不长,那段时间后,K君的妹妹就老说在家里看到各种不同的人物走来走去,算下来看到过老头,小孩子,女人等等。刚开始家人还没什么关注。后来越演越烈,连K君母亲都开始看到了。一家人都很无奈,找了该风水师,风水师打死不承认和自己有关,只推脱了一句,我要去修行了,这段时间不在新加坡,便关机了。  

    我是个好事又八卦的人(当年),听过这个之后有点跃跃欲试,就大包大揽地说起我这边神坛的牛逼之处。K君听得入神,没两天就给我来了个电话。说他要带他全家来问事。我很高兴地带着他们来到神坛,没多久神明来了,来的是主神太阳公,上身时手扶美髯面目威严。见过礼后他扫了我一眼,非常淡然地说了一句:“你要试我啊?”说得我哑然连称不敢,然后把K君一家的事情给叙述了一下。过后他就喊了K君的妹妹过来,扒拉了一下她的眼皮,然后开始掐指不懂在算啥,过了一会叫桌头(助理)准备各种纸钱,符什么的在上面画符盖印。然后就开始吩咐k君怎么操作。可是k君对这方面没啥经验,听得一惊一乍的。就在这个时候,可能真的是缘分吧,前面说的那个九皇爷座下的老爷子带着徒弟来拜访了,我也就是从这次的事件里认识了这个老爷子。  

    神明一见到该老爷子马上大笑,说这是K君的福气,需要老爷子走一趟,于是我又把故事给老爷子说了一遍,老爷子一样把小姑娘叫过来翻了一下她的眼皮,点了点头,说行,这个就我处理了。我很八卦地插嘴了一下要求老爷子也看看我的眼睛是不是也有机会看到鬼,他就扫了我一样说道:你看不到。说完拿起神明准备好的各种纸钱,来到军营前(神坛通常主神坐中间,左边是城隍以及大二爷伯,右边为五营军将),在神桌上以中指点香灰画符,拿了龙蛇法鞭抽了几下,声如炮竹。开路了以后直接让K君带路,马上去他家处理。  

    到K君家楼下时老爷子就开始念念有词,我一路看着,其实完全不知道他在干啥,到了门口,老爷子对着他门口就开始训斥,用的是闽南话,我只能听懂一些,反正知道在训斥就对了。然后进门,对着香炉化了一道符,让他的弟子把整个带回去处理。又在K君门口化了点神明给准备的纸钱,掐了几个看不懂的手决就走了。后面给K君一家人也留了一道符,说化水了全家人喝,然后再把剩余的符水倒在他家门口的盆栽里。

    虽然全过程完全看不懂啥意思,但是具体是解决了K君家里见鬼的问题了。后来K君的妈妈就请了太阳公的金身回去供奉了。至于老爷子做了啥,在咨询过摆摊大爷后他是这么说的。 

    九皇座下的老爷子本身的修为已经很高,在太阳公的军营那里请兵,直接让军将先行,所以到了K君家里的时候他家的那些玩意已经被军将降服了押在门口候着,所以他一到门口就先训斥。进去直接把香炉拿回去是以比较温和的手法处理,没直接灭了,估计还要拿回去收编了或者供奉或者怎么处理就不知道了。门口烧纸是给这些鬼魂或者军将一些路费,最后一道符给这家人去秽,毕竟和鬼魂相处久了不好。说完我才恍然大悟。

    更多回复

    1 0
  • 猫(3)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如果只是说灵异估计会让看官们产生审美疲劳吧,毕竟能在这里的灵异故事都看得多了,说一个长久以来传说中的宝物,以及类似该宝物的故事:蜈蚣珠和蜈蚣衔珠。  
    蜈蚣珠在我出国前就听老人说过,什么成精的蜈蚣会在泉水里吐珠,这是宝贝啊什么的,但故事就到此结束,小时候我问起这个宝贝有啥作用的时候没人能回答,更何况根本没人见过这玩意。幸运的是在我开始接触这行以后,我发现原来同样的传说在南洋也流行,就好像小时候打红白机,玩过魂斗罗的朋友都听过传说中的水下八关一样。当我和摆摊老爷子聊起这个蜈蚣珠的时候他告诉我,这个玩意是真有,而且还分等级,60岁以上老蜈蚣的珠子才算开始具备一定条件。而蜈蚣珠的形成有两个传说,首先,蜈蚣珠在印尼神棍界是非常出名的,印尼语叫“Musitika Liban”。  
    印尼神棍界认为,蜈蚣珠是母蜈蚣某一天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把一颗蜈蚣卵含在嘴里玩,玩着玩着就上瘾了,该蜈蚣很幸运地活在一个充满灵气的地方,于是这颗珠子就变得非常具有灵气。另一种情况有点类似,不过是某一条蜈蚣某一天寻到了一颗圆形的珠子,爱不释手,后续条件和第一种一样,也成了灵气的凝聚体。然而蜈蚣珠要到达标的灵气水准,我到现在也只见过一个。达标的蜈蚣珠普通人佩戴起来会为这个人增加赌运。经过印尼佬的咒语启动后去赌博,能保证1个小时的好运。这就是所谓的达标蜈蚣珠。  

    有段时间我被印尼某壕委托寻宝,在印尼棉兰的一个巫师(Bomoh)手上见到过一颗呈暗红色的蜈蚣珠,椭圆形,和干黄豆差不多大。该巫师告诉我,他除了是巫师外,还是一个职业赌徒,不管和什么人赌,赌多大,赌命他都敢上,输的话可以直接开枪把他杀了。虽然后来在具备某种条件后我也在混迹赌场,但这么有把握逢赌必赢的人我就见过这么一个。

    然而这并不是最牛逼的蜈蚣珠,为啥这么说呢,上面说过我被某壕委托寻宝,这位壕是印尼老华侨,被某集团授权寻找27样灵异宝物,而我是他的下家。27样灵异宝物里面就有一样指明是蜈蚣珠,而功效不是简单的逢赌必赢,而是“透视眼”。我知道这听起来有点不可思议,因为我也没见到这玩意,但是后面的寻宝路上我却见识过27样离奇宝物中的一样,让我开始觉得“透视眼”有可能存在。当然我没证实过,就当奇闻听听吧。

    关于蜈蚣衔珠就没有那么神奇的功效,但是也能起到补运或者说提升个人运气的作用。来源还是因为蜈蚣喜欢珠子的这个习惯,带点灵性的大蜈蚣会寻找小珠子一般的石头,然后堆积在他的巢穴里。当然越来越多,懂行的如果发现了,偷偷拿点带在身上能起到补运的作用。

    我在机缘巧合,也许该说物以类聚的情况下认识了一个潜伏在民间的有钱道士。该老道在马来西亚拥有几件咖啡店,道行有多高呢,不知道,但是他在某次静坐的时候得到神明的指示,靠近泰国的某座山上有个洞穴,里有一条成了气候的蜈蚣,有小臂长,收集的衔珠有一大把。于是他在指定的日子时辰内进山,入洞的时候吃了一惊,这个洞里有个残破的佛像,呈打坐姿态,双手垫放,而蜈蚣的衔珠就集中在佛像的手上。他很小心地取了一把,并没用全部扫荡,出洞时很小心地把该洞口给封上,小心翼翼地回家了。到家后一数,居然有百多颗,于是用泰国佛牌界装符管用的小瓶装好,结缘给有缘人,我有幸得到一瓶,内心暗爽了好久。

    更多回复

    3 0
  • 扑(4)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由于常年在新马买卖辟邪物件,所以接触的各种玩意比较多,比起只是寺庙里过个香火的各种开光符神像卡来说。我个人更偏好天然生成的各类辟邪物。趋吉避凶的过程中多了一个人器互养的过程,看着些老玩家或者老摊主们拿出自身佩戴多年的玩意把玩,无不是包浆浑厚,温润内敛。有时候我感觉辟邪的目的反而成了鸡肋,养个随身的物件却成了主要目的。  

    注意观察的话,各个国家民族对于辟邪物件的归类其实都很相似,无不是精气凝结之物。人类的感觉非常敏锐,先不说懂不懂货,我们说直觉。举个例子说,虎牙辟不辟邪,直觉上你就已经有答案了,更何况归纳出这些辟邪物件的都是些先民的经验累积。  

    作为现代社会的封建残余,我们摆摊界里认为,各种聚气的物件会给人带来好运。为啥?因为聚气啊,和风水的理论类似,只不过风水是在一个地方聚气,要操作的话家家户户都有办法,而物件是气的凝聚体。这些天材地宝在断了原有的灵气供应源后,被人佩戴,会改以人气温养。试着想像,原本人气的容量大概就人体这么大,然而多了一个原本就聚气的灵物,气开始交流,你养着它,它助你运势。听起来是不是一个很愉快的合作关系呢 ^ ^

    更多回复

    0 0
  • 猫(5)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回头说一下印尼某壕的故事。几年前我一印尼老同学的姐姐在新加坡结婚,是个华侨,嫁给新加坡的一个商人儿子。印尼华侨的家境我相信不提大伙也知道的。当天喝完喜酒以后,老同学和我聊天说到了他爹最近在搞的一些事情,说什么刀枪不入啊之类的。由于较早期我就接触过泰国佛牌,所以刀枪不入什么的也是早有所闻,以为他爹说的也是泰国的那些玩意。所以也没什么在意,晚上去他们酒店和他爹寒暄的时候顺便提了一下。然后才发现事情根本不是我想象的那样。而是一个系统非常严谨的寻宝机构,寻找的都是些带有非常直观特征的怪力乱神的玩意。比如其中有一样东西是“使人刀枪不入的宝物”有一定的测试方式,这里公布一下:

    该宝物必须在任何人的身上都能使用,都有效,不会只认一个主人(以方便转交出售)。测试的时候手握该物件,让测试者用刀片切割被测试者的头发,一个刀片只使用一次,如果头发不断,换一个刀片再试,连续换三次刀片都不断的,换一个环境重复以上步骤(为防止被测试地点以及被做了些手脚,比如布阵什么的)。全部过关的,我就可以联络壕叔来收购了。


    更多回复

    2 0
  • 扑(6)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听起来非常玄幻,但我一直相信怪力乱神,所以这让我非常感兴趣。刚好在摆摊的过程中为了找些特殊物件认识了不少印尼的和泰国的巫师,以及藏家。因为我朋友他爹开出来的价格非常非常非常的诱人,又是自己老友的爹,而且还巨尼玛有钱,所以我觉得他没有骗我的必要。于是我就踏上了寻宝的路了,虽然这么说让我自己觉得高大上了点,但是其实我也就是去印尼看看东西测测能不能用罢了。

    接着我就发动所有的能发动的资源,让朋友给看看有没这类玩意,有的话一起发财。过了几个月印尼那边的朋友来了通电话,说是找到我要找的宝贝了。我听得辣个是心花怒放啊。马上请假买机票直接新加坡飞印尼了。

    到印尼以后几个朋友都很兴奋,联络了那边的宝物持有者以后,我们就飞奔过去了。该持有者是个50多岁的印尼老土著,住在木头房子里。我朋友翻译介绍了我以后他把我当大金主了。直接拿起桌子上准备的刀子开始猛扎猛割自己的身体,从手臂切到舌头,然后开始要扎自己的眼球。由于恶心,所以在他开始扎眼球的时候我阻止了他的这个举动。因为俺不是来看杂技表演的,我需要的是不认主人的宝物,这个玩意在我的身上也能用才行。

    更多回复

    0 0
  • 猫(7)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于是我们也不多废话了,直接拿过老头子手上的宝贝。这是一个看起来像个长了毛的小虾或者小虫,不是活物,但听他解释,这是山猪王的内丹。我端详了一会,就握在手上,没有任何特殊的感觉。我哥们拿出了我们从新加坡带过来的刀片(怕在印尼买的被作假)开始割我的头发。当时我头发比较长,抓了我也看得到的刘海来割。第一刀下去,我听到了类似割到金属的声音,头发居然真的一 根 都 没 断。我刹那间都快欢呼起来了,有机会。在测试之前,虽然说是我相信怪力乱神,但毕竟没真亲眼见过,真的发生的时候那种不可思议难以言表。在第一刀没割断的时候我的小心脏都快跳出来了,掩饰不知内心的兴奋了。团队里的几个朋友每个都一脸激动。但是,非常遗憾的是,第二刀过去的时候,它断了。我们直接就呆了,那感觉就是像是在梦想就要实现的时候突然醒了似的。

    大家都很郁闷,卖家也很郁闷,他估计也想不到我们是用这么奇葩的方法来测试。接着又试了几次,都没成功。老头说他宝贝累了,让我们明早再来。于是我们第二天一早,饭都没吃就直奔老头家。非常遗憾的是,成绩和第一天一样,第一刀不断,但是第二刀就断了。

    当时跟卖家沟通以后他也非常遗憾。虽然这个玩意不达标但是看在能扛一次伤害的份上,我还是非常想要的。但是由于前面开出的价格非常高,这时候讲价的话感觉很尴尬,像是我在骗他似的。毕竟不达标的话壕叔那边是不会收购的,在没有足够的资金支持下。这玩意要我自己出钱来买有些吃力。带着非常郁闷的心情,我们打道回府了。

    下篇开讲南洋传说中的神奇宝物--山猪链。

    更多回复

    0 0
  • 扑(8)
    2016-08-26 发表 [寂寞]发表
    首先要从南洋这边的一个华人英雄说起,简单先介绍一下苏亚松传说:苏亚松是早期从中国下南洋到峇东的一个农夫,有一天获得一只老山猪吐出修炼多年的宝物“山猪链”相赠。他把割开大腿后把山猪链塞进去后有了刀枪不入的神通力,当起强盗劫富济贫。英政府恨之入骨就捉了他,但是不管怎么折腾也杀不死他,其妻舍不得看他不断被折磨说出宝物护身之故,洋警官起了贪念觊觎宝物,要他献出宝物。当他取出山猪链时,山猪链飞往峇东河变成白鳄鱼而去,苏亚松因此就被处死了。白鳄鱼因为憎恨洋人,所以只吞噬洋人,大闹港门,英政府无法,只好封赐苏亚松为拿督公(土地神),从此才平静下来。当地居民立庙奉祀他,他是给洋人处死的,庙里不准祭拜西方洋人的物品,传说有人以洋酒祭拜,结果酒瓶自动爆裂。这个拿督庙是实实在在有的(下次我整理下照片把各类宝物以及这个拿督庙的照片上传一下到我的相册,到时上传了会在帖子里通知)

    以上上网络里流传比较广的关于山猪链的传说。而我知道的还要具体一点,当然还是以怪力乱神的资料为主,因为这样看起来比较有趣。

    更多回复

    0 0
  • 猫(9)
    2016-08-26 发表 [寂寞]发表
    南洋这块算是山猪的领土了,在动物世界里亚洲山猪的野蛮程度是非洲疣猪完全不能比的,除了皮厚好斗能撞能拱之外,还会咬。我们福建那有句老话,说打龙打虎不打山猪牯(雄性老猪)。可见老山猪的危险程度。

    一座山上如果有老虎,那么山猪是绝对成不了气候的,但如果山中没有这类猛兽的话,那年长的老山猪,在机缘巧合的情况下是很可能会得到山神的认可成为该处的领主。如果把老虎这种天生食物链顶端的生物比喻成朝廷命宫的话,那成气候的老山猪可谓是一方之霸了。山猪杂食,在没有限制的情况下有机会吃到一些年岁古老的药材,什么人参黄精何首乌之类的随便想象。吃到就是造化,也更有助于它的修行。通常年长的老山猪獠牙会长成圆圈状,据说是一种认证,已经具备一些神异。也许有朋友会提及瓦努阿图的猪牙货币。那个是可以人造的,猪的上獠牙在小时候直接拔掉后下獠牙就可以长成圈状。但和民间的传说中的山猪牙圈子的地位是完全不同的。那个是山主的印绶,即使老猪死后,成圈的山猪牙在各种土著的眼里都是至高无上的辟邪圣物,那是族长,或者大巫才有资格佩戴的。

    继续修行的老山猪会修出山猪链,该宝贝常常被未能深入了解的收藏家误会,以为山猪链就是牙圈,其实不是。山猪链看起来像是一只小虾,这个算是山猪内丹了,属于皮肉之间的质感,长毛,会团成一圈,藏在猪的嘴里,以肉节的多少来判断其成气候的年份,功效为刀枪不入(到时我会上传照片到空间)。山猪的牙圈在云南,东南亚,台湾,日本都有出现,被猎人,收藏家,巫术师当成宝物。山猪链的传说则以东南亚为主,泰国马来西亚和印尼都广为流传,其中以印尼对该宝物的了解最为深入。山猪链刀枪不入,在山猪王下水洗澡或者喝水的时候才会吐出,放在一旁,只有老猎人或者老巫术师才能得到。但是如果和肉体接触佩戴的话会有一个后遗症,皮肤痒。

    更多回复

    1 0
  • 扑(10)
    2016-08-26 发表 [寂寞]发表

    去巴厘岛玩的时候,看到过类似我们国内的舞龙舞狮,但舞的是山猪。常出现在各个露天餐厅表演向旅客们要钱,山猪嘴用木头做的,能发出响亮的声音,身体用黑布盖着,和国内的舞狮比起来粗糙得多,远看还有点恐怖,猪嘴的木头敲击声有点急促,让人觉得很不耐烦,尤其是在吃饭的时候。各地风俗总是这么不经意的流传在民间的一些习俗上。印尼是穆斯林国家,巴厘岛例外,所以还看得到猪文化的存在。另一方面,在我收辟邪物件的时候也接触了不少老前辈,在前辈的介绍中。马来印尼的巫术最怕的就是猪牙,遇猪就破,所以我如果去印尼收货的时候身上都会带着一颗猪牙。南洋土著对于老山猪可谓是充满敬畏,其实不光南洋,包括日本也对山猪充满敬畏。多的资料就不说了,可以参考宫崎骏的动画“幽灵公主”


    既然都把猪说的这么详细了,插播一个同类小宝贝,豪猪枣。这个是产于豪猪身上的。但不是每只豪猪都有的,百里挑一,豪猪喜欢吃植物根茎,尤其是带苦味的。大家都知道多数苦味的东西都有些药效。这些药效在豪猪体内结丹,有解百毒的功效,据说对癌症病人有特效。南洋称之为药霸。现在在马来西亚药房里售卖的通常有有三个等级,然而真正靠谱的药房会告诉你,其实只有两个是真的,现在的所谓血枣最好别吃,山寨货居多,希望这句话没有踩到某些商家的尾巴,毕竟国内知道这东西的不多,就当趣味听听吧。至于猪砂这个最近不断出现在新闻上的东西我就不科普了,那些都百度得到。

    更多回复

    1 0
  • 猫(11)
    2016-08-29 发表 [寂寞]发表
    由于的工作关系,母亲大人常常来新玩耍,她属于敏感体质,常遇到一些灵异(因为外婆的关系,所以我们家里很多人体质都有点敏感)。有一天晚上妈妈和朋友们出去逛街,顺便看歌台,那时刚好是农历七月,新加坡的歌台秀在农历七月“都是表演给好兄弟看的。”那天她大概玩到11点多才回家。

    一到家就说困,直接洗完澡就去睡了。那天我刚好晚睡,在她刚睡下还没多久就发噩梦了,大喊大叫。我被吓得从电脑桌前跳起,马上跑过去把她推醒,而后无话(我是租房的,就一个房间,我妈来玩的时候我就打地铺)。又睡下,到了4点多的时候,又发噩梦了,那个时候我已经睡得很沉,但还是被吵醒,又推醒她,然后再睡下。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一个歌声,以为是手机闹钟响,迷迷糊糊的我就开始找手机,找了一会有点清醒了,发现这根本不是我的手机闹钟声,找到我妈手机以后发现也不是。正在郁闷这声音是哪里来的时候那个音乐突然停了,这个时候我也差不多全醒了,但没发现音乐来源,脑子里有点往灵异方向思考,但毫无头绪,也就睡下了。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2016-08-29 发表 [寂寞]发表
    顺便提一下,我妈非常怕鬼,偶尔也会遇到灵异事件,但是平时就是不肯听话带点辟邪的东西。送了她一个给力的玩意,可是她只会在去医院还是出席葬礼的时候会戴一下,平时就是不愿意戴。

    第二天我照常上班,我老婆(那时还是女朋友)陪我妈逛街,路上我妈给我老婆说了她昨晚的一个古怪经历。当时我妈看完歌台表演以后打算回家,她朋友突然说有个文件落下在公司了需要回去拿一下,于是我妈就陪她去了。那座写字楼晚上灯光昏暗,进去的时候就觉得冷冷清清的。拿完文件出来后我妈听到了一个歌声,听不懂是什么语言唱的,但感觉很古怪。就问她朋友谁这么晚还放音乐啊,但是他朋友说完全没听到。因为我妈一直都很敏感(她是那种明明敏感却打死不承认的人),当时就什么也不说了,离开写字楼后就开始转移注意力聊天。一路上歌声不断,直到到家了才停。 而后她觉得很非常累,也不想告诉我,很快就去睡了,接着晚上就发生噩梦。而我也在半睡半醒的时候听到了那个奇怪的歌声。

    下班回家后听了这个事情我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马上开始捣鼓去秽。这里顺便说一下普通的去秽方式,可以用五色花,不要白色的,装一个干净脸盆里(不要洗过内衣裤的),放水浸泡。洗完澡后用这盆水从头往下淋,要淋到头部和肩膀,边淋边默念,坏的去好的来。然后就别再用身体的任何一部分去碰掉在地上的花瓣了,直接拿扫把扫掉。这是南洋民俗的去秽方式。当然那天我不可能有花瓣了,我化了一道去秽符处理的,而那天晚上她就睡得很好了。

    更多回复

    0 0
  • 猫(13)
    2016-08-29 发表 [寂寞]发表
    说个同行的经历。话说和同时我入这行摆摊的还有两个朋友,一个是早期的EX,不少灵异事件都是和她一起经历的,另一个是个云南的豪迈姐们,人称月爷。

    这个故事是早期我和月爷刚入行的时候的事情。月爷年长我几岁,她开始工作的时候我还在半工半读。那时候我们已经开始练摊,有一次月爷很不爽地和我提起了她公司的一件事。

    她办公桌对面有个马来西亚混血。和她面和心不合,但是月爷耿直而且霸道,常以气场镇压,所以也算没吃亏。只不过最近那个马来女的桌子上多了一只泥塑的公鸡,造型粗糙,尾巴居然真的是鸡毛,约5厘米高。鸡头对着月爷的桌子鸡屁股对着马来女,这让她觉得很不舒服。于是,在马来女没注意的时候月爷偷偷地,把那只鸡头转偏了一点,没注意看的话看不出。第二天上班的时候,月爷刻意早去,一看居然又被转正对准自己了。这里肯定有猫腻,这绝不是普通的摆件玩具,摆件的话没理由把鸡屁股对着自己啊。然而这种事情死无对证,可是又不好明说,于是月爷拿了个镜子摆在自己的桌子上向着马来女。刚放一天,公司的老司机上来拿文件的时候看到镜子,拿起来照了几下,居然不小心给碰掉了,裂成了好几块。这事情让她郁闷了好几天,于是找我想办法来了。

    更多回复

    0 0
  • 扑(14)
    2016-08-29 发表 [寂寞]发表
    那个时候我也刚接触这行,逗气十足,出的都是馊主意,想的都是各种二的方法。于是我给她说了,不如你买一堆镜子对着她,于是被揍了o -_-)=○)°O°)。揍完以后我们就去找摆摊大爷,大爷给出了几个主意:1.龙婆登的密摩法刀(避开降头和各种诅咒)。2.沧海庙的龙普托佛牌(避开各种危险以及不祥)。3.虎系列饰品(新马有犯小人拜虎爷的习俗,通常在新马的城隍庙后面会有个虎爷洞,年初的时候供信徒祭拜,可以供奉豆干,猪皮等等,起避小人的作用。佩戴虎系列的民俗方法,能辟邪,辟小人,挡各种降头诅咒恶念等等)。龙婆登的法刀价格昂贵东西还不一定找得到pass~。那个时候我们对佛牌还没深入了解,有点抗拒,所以龙普托pass。于是我们和老头拿了一个虎牙,那年头早,国内文玩还没开始风靡,虎牙价格不贵(真怀念那个时候啊),月爷把虎牙装在一个锦囊里,就随身带着了。

    我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可是过了几天月爷打了个电话给我,说虎牙裂了。而那个马来女的鸡被她收起来了。。什么情况。。立马打电话请教摆摊大爷。大爷是这么说的:看来那个鸡是真的有问题,虎牙裂是挡灾了,而且挡的还是挺厉害的玩意。而我们摆摊界认为,只要虎牙没裂成两半,就可以继续使用,所有让月爷安心佩戴,除非真的断开,不然就无妨。而那只鸡被收起来了,估计也出现了什么异状。那以后直到现在,月爷的虎牙还保持完好,只是有一道裂纹。

    更多回复

    1 0
  • 猫(15)
    2016-08-29 发表 [寂寞]发表
    那个时候我也刚接触这行,逗气十足,出的都是馊主意,想的都是各种二的方法。于是我给她说了,不如你买一堆镜子对着她,于是被揍了o -_-)=○)°O°)。揍完以后我们就去找摆摊大爷,大爷给出了几个主意:1.龙婆登的密摩法刀(避开降头和各种诅咒)。2.沧海庙的龙普托佛牌(避开各种危险以及不祥)。3.虎系列饰品(新马有犯小人拜虎爷的习俗,通常在新马的城隍庙后面会有个虎爷洞,年初的时候供信徒祭拜,可以供奉豆干,猪皮等等,起避小人的作用。佩戴虎系列的民俗方法,能辟邪,辟小人,挡各种降头诅咒恶念等等)。龙婆登的法刀价格昂贵东西还不一定找得到pass~。那个时候我们对佛牌还没深入了解,有点抗拒,所以龙普托pass。于是我们和老头拿了一个虎牙,那年头早,国内文玩还没开始风靡,虎牙价格不贵(真怀念那个时候啊),月爷把虎牙装在一个锦囊里,就随身带着了。

    我以为故事就这么结束了,可是过了几天月爷打了个电话给我,说虎牙裂了。而那个马来女的鸡被她收起来了。。什么情况。。立马打电话请教摆摊大爷。大爷是这么说的:看来那个鸡是真的有问题,虎牙裂是挡灾了,而且挡的还是挺厉害的玩意。而我们摆摊界认为,只要虎牙没裂成两半,就可以继续使用,所有让月爷安心佩戴,除非真的断开,不然就无妨。而那只鸡被收起来了,估计也出现了什么异状。那以后直到现在,月爷的虎牙还保持完好,只是有一道裂纹。

    更多回复

    1 0
  • 扑(16)
    2016-08-29 发表 [寂寞]发表
    骨:主除邪恶气,杀鬼疰毒,止惊悸,主恶疮鼠 。头骨尤良。爪牙辟恶魅。鼻悬户上令生男。骨杂朱画符疗邪。须疗齿痛。爪以悬小儿臂辟恶鬼。虎威,令人有威,带之临官佳,无官为人所憎。威,有骨如乙字,长一寸,在胁两旁,破肉取之。尾端亦有,不如胁者。肉,食之入山,虎见有畏,辟三十六种精魅。虎头作枕,辟恶魇;以置户上,辟鬼。

    以上种种除了虎威没见过外,其他都是我们摆摊界的辟邪圣物,然而现在都不好找了,毕竟都是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的东西。

    更多回复

    1 0
  • 猫(17)
    2016-09-0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们是摆摊的,所以只要客户有需要,我们能供货,不管你是什么宗教,我都一视同仁,谁会和钱过不去啊。也因为摆摊大爷给我灌输的这个态度,让我看到了很多有趣的现象的同时,不会勉强用一个宗教的概念去死板硬套上去。当然,我只以叙述的方式来说,至于观后感呢,我希望都是对大家有益的。

    2013年那会刚好结婚,回国操办婚礼。少不了和老朋友以及家里的亲戚们沟通,有天晚上和表兄弟们喝酒,表弟说起了一个让他不堪其扰的事--被压床。而且压了5年多了,不管去哪儿都被压,让我支招。这里顺便说一下我的家人。前面说过我外婆是个神婆,不少民间的事情她都能料理。然而我阿姨确是基督教徒,而这个被压床的表弟就是阿姨的孩子。

    说起这个压床事件是在表弟做了某件坏事以后开始的,他没敢告诉家人,私底下他最相信我,就把来龙去脉都给我道明了。我就好奇了,问他怎么压了这么久都不处理。他说该想的方法他都想了,但是没有效果,他在床前摆十字架,摆圣经,都没有效果。外婆那边他又不想去,因为他非常坚持他的信仰(基督徒的妹子们淡定先哈,后面有彩蛋)。那时候我已经入行几年了,对于这类事情也算是比较能处理,至于水平呢,可以参考这句话“虽然我不知道电的原理,但是我会使用电灯。”在考虑过表弟的情况后我没有打算给他佛牌,或者符之类的东西,而是给了他一个豹牙,因为虎牙太贵有点重本,只能退而求其次,反正他也只是需要辟邪嘛。

    更多回复

    1 0
  • 扑(18)
    2016-09-01 发表 [寂寞]发表
    那之后我就开始忙我的婚礼,然后就去蜜月,那天在巴厘岛吃饭的时候看到了我表弟在朋友圈发的一篇小短文,大意是现在压床问题完全解决了,但是他却开始怀疑自己的信仰。对于这样的感慨我也不好说什么,毕竟我只是解决问题,而且我希望他保持信仰,毕竟不管信什么,有个敬畏的话做人做事都不会太脱轨。然而当我再次和他沟通的时候他却已经跨过了那个心结。原因是这样的,虽然表弟早期一直坚持信仰,但是没有去受洗,这次在十字架没法处理豹牙反而处理了压床事件的刺激下,他决定去受洗了。受洗以后的那天晚上,他看到圣光和自己的罪过,于是泪流满面地认错。最终解了他的心结,而他的解释方式是现在他才算是基督徒,现在的他才会受到庇护。

    结局还是蛮圆满的,所以这件事我觉得处理得很愉快<( ̄︶ ̄)> []

    更多回复

    1 0
  • 猫(19)
    2016-09-01 发表 [寂寞]发表
    科普个简单的小迷信知识。避险的稻谷,有开车的妹子们可以翻一下家里的米桶,看看有没有没有被破谷机拨开外衣幸存下来的谷子,必须饱满,不可以是空壳。

    大米一直被亚洲人民认为是带有神圣属性的。比如某些降头师在出师前会把一碗米直接倒入马桶冲掉,以表示自己不畏因果。而华人的老传统家庭都会告诫子孙要把米饭吃干净。其他各种迷信法事多多少少都会用到些米,这就不提。

    通过破谷机幸存下来的稻谷,在泰国被认为是带有闪避属性的,有些会被塞入佛牌加持。而不花钱的避险方式就是,拿个小袋子,在自己米桶里收集一些还没被剥去外衣的谷子。挂在车上,能起到一定的避险作用。当然,辟邪的玩意是分等级的,一切都是不花钱的等级哦^ ^ V

    更多回复

    0 0
  • 扑(20)
    2016-09-01 发表 [寂寞]发表

    说个泰国师傅的故事。话说我开始被叫摊主后也开始接触了泰国佛牌,说东南亚的辟邪物件如果不了解这一块是会被同行鄙视的,而如果今天我拿不出料,把蝴蝶牌或者狐仙当成主流来说的话估计会被懂行的呵呵好久。但是我又想一笔带过地做个简单介绍,所以这么说吧,泰国的崇迪,必打,拍劲(药师铃佛),金面佛,四面神,泽镀金,哈努曼,拉胡(罗睺,玩佛牌的都很少人知道拉胡其实在汉译中就是罗睺吧,快佩服我的科普)坤平,坤常,善伽财,蝴蝶,人缘鸟,各类冠兰,各类大师自身牌,各类塔固(符管),巴拉吉(阳神),路翁(转运珠),挡降贝,密摩法刀,魂魄俑,古曼童,路固(小鬼),依霸,马食能,拍婴(早期中文译名为“艮”,现在玩佛牌的估计也没几个知道)。。。。俺都有了解。当然肯定没有全部概述到,但至少能说明俺不是一个说到佛牌就说邪啊,不给力啊的那种纸上论天下的神棍,毕竟我是实打实的在做买卖,如果不了解的话怎么提供服务呢。

    吹完牛逼开始讲正主,这次说的是一个在泰国修了17年小乘佛法的僧人转行当白衣后所引出的一哥小故事。主人公叫阿赞玉师父,是我一个马来西亚老哥的年幼玩伴。早期认识佛牌以后我大概也体会过一些佛牌的牛逼之处。通过各种倒买倒卖认识了这位马来西亚老哥,然后和他的一圈佛牌友人又混在了一起,有事没事就是咖啡店一坐一个下午。虽然各个年龄层都有,但大伙都比较佩服老哥看牌的眼光。偶尔老哥也会请师父去他在马来西亚新山的家里做法会,规模不是很大,但有一批死忠粉。尤其是马六甲的一堆人,几乎是每次必到。那个阶段的我还比较不屑的,因为见过的辟邪玩意和各类宝物多了,而且心里也比较成熟的有了自己对灵异世界的构架。所以对于该师父的各类法事都没什么兴趣,总觉得花钱做个法,不管是贴金脸,刺符,鲁士灌顶什么的,还不如买个实在的佛牌还是其他什么的有价值。反正都是为了辟邪求吉祥,这笔账算下来觉得自己还是蛮冷静的。

    某一次聊天的时候刚好扯到这个师傅,我就把我的疑问向这堆佛牌友人说了。我说你们有钱请牌不就好咯嘛,干嘛非要做法事,那不浪费嘛。什么都没有就这么给你念叨念叨几句,真的遇难成祥了都分不出是你佛牌的功效还是师傅的能力啊。就在我觉得自己好有道理的时候,其中一位老友C君说了个他和A君的经历,由于都是老朋友的,而且大伙都是这么怪力乱神,我无条件地相信了他的一切,从那天后师父来做法事的话我都开始屁颠屁颠地也加入了行列。

    说起C君和A君,两位都是70后末的,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乐无边。平时做点粮食买卖,乐忠于收集各类佛牌,也对泰国文化推崇有加。一两个月都会跑泰国去嗨皮几天,说得一口流利的泰语。有一次两位跑清迈找老寺庙溜达,在某个小村落里发现了一个非常贫穷的寺庙。两位善信是布施习惯了,而且有钱,很快就被当成上宾。小寺庙穷啊,也拿不出什么像样玩意来结缘,也没有老一辈高僧留下了的高古佛牌欣赏,但是庙里的老师父还是为两位上宾露了一手。

    该高僧修的是观火禅定,具体咋修不知道,但是老和尚能够透过点燃的蜡烛看到一个人的气运,如果这个人身后跟了点什么异界的玩意,不管是好的还是不好的,都逃不过他的眼睛。于是A君就坐下了,老僧一开始看第一句就是,你的脸是谁帮你做的 ,非常好,还很亮。光这句话就让A君震惊了,因为A君在两个月前刚给师父贴过金面,心里那个激动啊,觉得是遇到高人了,两位都是。说了以后老僧又告诫了几句就开始看C君了。C君座下后老僧往C君的后面望了会,说道,你背后跟了一个人,长得和你有8成相似,在保护你,你知道缘由吗?C君听后点了点头,那之后就对老哥家的阿赞玉师父赞不绝口了,因为C君佩戴了阿赞玉师父用藤草编的魂魄俑。而师父有言在先,他的魂魄俑是传承自魂魄俑高人阿赞比的 ,没有用到任何阴料坟土,入法不入灵,作用也和普通的魂魄俑有所不同。佩戴久了以后魂魄俑会化身和佩戴者很像的灵体,有任何不好的干扰的话他会抵挡,抵挡不住的话他会代受。从那之后,这对马六甲的哥们就成了师父的死忠粉了。而那之后,只要师父有去马来西亚,如无特殊,我都是必到的。

    更多回复

    5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