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不举,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了孩子……

senlin0903
2016-08-24 发表
100 0
覃国黄历七月初七
          这一天万里无云,天蓝得如锻带,是煜王迎娶相国嫡女二小姐的大喜之日。
          热闹的皇城万里空巷,锣鼓喧天,十二人抬的花轿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之下,从相国府出发了。
          “唉,这嫁过去就是守一辈子的活寡。”
          “相国二小姐这傻子,能嫁给煜王也是前世修来的,傻子配不举的,不正好嘛。”
          “嘘,快别说了,煜王的事岂是我们能议论的。”
          议论的人赶紧闭了嘴,看了眼迎亲队伍里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侍卫,吓得脸色灰白,往人群里挤了挤,有几个怕得连热闹也不看了,撒腿跑了。
          煜王也就是当今八王爷,人称鬼面罗刹王,长相丑陋,不能人道,却暴戾恣睢,逆性狂妄。
          手握兵权,功高盖主,就连圣上也要畏惧三分。
          这样的他,自然没人敢惹。
          迎亲的花轿绕了皇城一周,到了煜王府门口停了下来。
          有人迎上前踢了花轿,掀开了轿帘,面无表情地道:“王妃,王爷最近在西边剿匪,还未归来,命令属下接轿。”
          看热闹的人一阵唏嘘,八王爷真没出来,这几年,八王爷显少露面,神龙不见神尾,据传前几年在战场上受了伤之后,整个人变得丑陋无比,看来这事是真的了。
          花轿里的人儿一片安静,没有任何表示。
          “请王妃下轿,咦。”宫卿掀开帘幕的手僵在半空。
          花轿里,花道雪半躺在软榻上,头上的纱巾只遮住了一半的脸,露出洁白的细脖和美人尖下颚,哪有什么端坐着的新娘。
          宫卿眼色一凛,不解地问送亲的队伍:“怎么回事?”
          跟在轿边的丫鬟知秋往里一看,暗叫一声,糟了,小姐肯定是睡着了,自从前些日子小姐被大火烧到昏死醒过来之后就是这副天天都睡不醒的模样。
          “那……那个……小姐因为没坐过轿子,可……可能睡……”知秋纠结呀,要说小姐睡着了,会不会被杀头?
          “什么?”
          宫卿一挑眉,知秋吓得直哆嗦,舌头也打了结,最后她一跺脚:“总之没事啦,小姐……小姐,到了!”她赶紧趴在窗口大喊起来。
          花道雪翻了个身,差点摔下软榻,她感觉不对劲,迅速地抓住椅背,才得以控制住身子。
          知秋惊得胆儿都快蹦出来了。
          小姐呀,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睡觉!这可是成亲的日子!
          “小姐,您没事吧。”知秋小心翼翼地问。
          这一插曲让花道雪彻底醒了,她慢条斯理地坐直身子,盖好的纱巾,懒懒地问:“到了吗?”
          “是……”知秋快激动得飞起来了,小姐总算醒了。
          “到了就快点拜堂进洞房好睡觉。”花道雪自己走下了轿,直接无视了在一旁接轿的宫卿。
          宫卿嘴皮抽了抽,相国的二小姐可还真是奈不住性子,这么急着洞房?
          “小姐,王爷没有来接轿,根本不在府内。”知秋低声告诉花道雪。
          花道雪充满困意的眼眸一亮:“那正好,不用拜堂了,直接睡觉。”
          “王妃,这堂还是得拜的,否则无法向太后交待,王爷有留下他的玉佩,玉佩等同于他。”宫卿听到花道雪的话,脸色露出异样。
          不能拜堂她还说正好?傻子就是傻子,羞辱她还真是正好了。
          花道雪被媒婆带到前厅,那大红的蒲垫之上还真放了块玉佩,质地极其不好,在现代的市场十块钱能买三。
          她顿了顿淡淡道:“既然这样,倒也省事。”
          宫卿脸色有些冏了,这傻子还真同意了?
          就在宫卿还处在诧异之中时,花道雪却从衣袖里掏出一条大红丝绢扔给了他,懒懒地打了个呵欠道:“这是我的信物,让它和玉佩好好拜一拜,知秋,随媒婆带我回房。”
          花道雪说着拽着媒婆的手就走了。
          留下宫卿看着落在地上的大红丝绢呆若木鸡,脸上仿佛被谁打得一巴掌,辣辣地疼,疼得嘴角都抽筋了。
          他被傻子摆了一道!
          ……
          喜房内,大红喜字异常闪眼。
          花道雪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把媒婆给谴了出去。
          “小姐,这样真的好吗?”知秋担忧地问,小姐最近的傻劲好像越来越严重的,但又感觉和以前的傻头傻脑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好的,君临天也是个识趣的人,知道自己不行,就不出来丢脸了,这一点跟我不谋而合,哪天见了他,一定要好好握个手。”
          花道雪把纱巾给扯了下来:“把这床上面的东西全吃掉,敢跟我抢床!”
          喜床上放的是花生和枣子,那王八爷都不能人道,还放什么早生贵子!
          知秋赶紧把床上的东西给拿了下来,可对花道雪的行为仍然担忧:“小姐,你应该端坐着等八王爷……”
          “你脑子里塞的大蒜呀,王八爷都不在府里,老娘等它那块玉佩来给我揭喜帕?他有那东西跟我洞房吗?”花道雪一脚把知秋踹到了一边,倒头就睡。
          唉哟,这床可真软,这被子是上等的冷月锻的呀,比相国府那破烂后院好多了。
          不一会儿,花道雪枕着玉枕,摸着软柔的被子,进入了梦乡。
          到了半夜花道雪被热醒了,全身粘糊糊的。
          原来大夏天的她抱着被子在睡,而整个房间里的窗户都是关的,屋里闷热得像火炉,知秋已经睡觉去了。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