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不举,她却发现自己已经怀了孩子……

kitt喵萌萌哒
2016-08-24 发表
300 0

 覃国黄历七月初七
         这一天万里无云,天蓝得如锻带,是煜王迎娶相国嫡女二小姐的大喜之日。
         热闹的皇城万里空巷,锣鼓喧天,十二人抬的花轿在众人的指指点点之下,从相国府出发了。
         唉,这嫁过去就是守一辈子的活寡。
         相国二小姐这傻子,能嫁给煜王也是前世修来的,傻子配不举的,不正好嘛。
         嘘,快别说了,煜王的事岂是我们能议论的。
         议论的人赶紧闭了嘴,看了眼迎亲队伍里面无表情,冷若冰霜的侍卫,吓得脸色灰白,往人群里挤了挤,有几个怕得连热闹也不看了,撒腿跑了。
         煜王也就是当今八王爷,人称鬼面罗刹王,长相丑陋,不能人道,却暴戾恣睢,逆性狂妄。
         手握兵权,功高盖主,就连圣上也要畏惧三分。
         这样的他,自然没人敢惹。
         迎亲的花轿绕了皇城一周,到了煜王府门口停了下来。
         有人迎上前踢了花轿,掀开了轿帘,面无表情地道:王妃,王爷最近在西边剿匪,还未归来,命令属下接轿。
         看热闹的人一阵唏嘘,八王爷真没出来,这几年,八王爷显少露面,神龙不见神尾,据传前几年在战场上受了伤之后,整个人变得丑陋无比,看来这事是真的了。
         花轿里的人儿一片安静,没有任何表示。
         请王妃下轿,咦。宫卿掀开帘幕的手僵在半空。
         花轿里,花道雪半躺在软榻上,头上的纱巾只遮住了一半的脸,露出洁白的细脖和美人尖下颚,哪有什么端坐着的新娘。
         宫卿眼色一凛,不解地问送亲的队伍:怎么回事?
         跟在轿边的丫鬟知秋往里一看,暗叫一声,糟了,小姐肯定是睡着了,自从前些日子小姐被大火烧到昏死醒过来之后就是这副天天都睡不醒的模样。
         ……那个……小姐因为没坐过轿子,可……可能睡……”知秋纠结呀,要说小姐睡着了,会不会被杀头?
         什么?
         宫卿一挑眉,知秋吓得直哆嗦,舌头也打了结,最后她一跺脚:总之没事啦,小姐……小姐,到了!她赶紧趴在窗口大喊起来。
         花道雪翻了个身,差点摔下软榻,她感觉不对劲,迅速地抓住椅背,才得以控制住身子。
         知秋惊得胆儿都快蹦出来了。
         小姐呀,你怎么能在这个时候睡觉!这可是成亲的日子!
         小姐,您没事吧。知秋小心翼翼地问。
         这一插曲让花道雪彻底醒了,她慢条斯理地坐直身子,盖好的纱巾,懒懒地问:到了吗?
         ……”知秋快激动得飞起来了,小姐总算醒了。
         到了就快点拜堂进洞房好睡觉。花道雪自己走下了轿,直接无视了在一旁接轿的宫卿。
         宫卿嘴皮抽了抽,相国的二小姐可还真是奈不住性子,这么急着洞房?
         小姐,王爷没有来接轿,根本不在府内。知秋低声告诉花道雪。
         花道雪充满困意的眼眸一亮:那正好,不用拜堂了,直接睡觉。
         王妃,这堂还是得拜的,否则无法向太后交待,王爷有留下他的玉佩,玉佩等同于他。宫卿听到花道雪的话,脸色露出异样。
         不能拜堂她还说正好?傻子就是傻子,羞辱她还真是正好了。
         花道雪被媒婆带到前厅,那大红的蒲垫之上还真放了块玉佩,质地极其不好,在现代的市场十块钱能买三。
         她顿了顿淡淡道:既然这样,倒也省事。
         宫卿脸色有些冏了,这傻子还真同意了?
         就在宫卿还处在诧异之中时,花道雪却从衣袖里掏出一条大红丝绢扔给了他,懒懒地打了个呵欠道:这是我的信物,让它和玉佩好好拜一拜,知秋,随媒婆带我回房。
         花道雪说着拽着媒婆的手就走了。
         留下宫卿看着落在地上的大红丝绢呆若木鸡,脸上仿佛被谁打得一巴掌,辣辣地疼,疼得嘴角都抽筋了。
         他被傻子摆了一道!
         ……
         喜房内,大红喜字异常闪眼。
         花道雪一屁股坐在了床边,把媒婆给谴了出去。
         小姐,这样真的好吗?知秋担忧地问,小姐最近的傻劲好像越来越严重的,但又感觉和以前的傻头傻脑的不一样。
         有什么不好的,君临天也是个识趣的人,知道自己不行,就不出来丢脸了,这一点跟我不谋而合,哪天见了他,一定要好好握个手。
         花道雪把纱巾给扯了下来:把这床上面的东西全吃掉,敢跟我抢床!
         喜床上放的是花生和枣子,那王八爷都不能人道,还放什么早生贵子!
         知秋赶紧把床上的东西给拿了下来,可对花道雪的行为仍然担忧:小姐,你应该端坐着等八王爷……”
         你脑子里塞的大蒜呀,王八爷都不在府里,老娘等它那块玉佩来给我揭喜帕?他有那东西跟我洞房吗?花道雪一脚把知秋踹到了一边,倒头就睡。
         唉哟,这床可真软,这被子是上等的冷月锻的呀,比相国府那破烂后院好多了。
         不一会儿,花道雪枕着玉枕,摸着软柔的被子,进入了梦乡。
         到了半夜花道雪被热醒了,全身粘糊糊的。
         原来大夏天的她抱着被子在睡,而整个房间里的窗户都是关的,屋里闷热得像火炉,知秋已经睡觉去了。
         她爬起来推开窗,屋外月光清冷地倒映在湖水里,荷塘飘来荷香,正是下水洗澡好时节!
         花道雪从窗台跳了出去,来到荷塘边仔细探了探,水并不深,就算抽筋突然呛水也淹不死。
         花道雪迅速地褪去自己的衣赏,入了水。
         荷塘的水很清,没经过污染,飘散着清香,花道雪靠在岸边闭上眼享受着她的月光浴。
         煜王府可真是修身养性最佳地,比相国府大了几个倍,前院再吵也吵不到她,那丑王爷又常年不在府里,公公死了,婆婆远在深宫,她睡个十天半个月也没人管她。
         她可不认为嫁给煜王这个又丑又冷又不举的男人有何不好,反正又没打算跟他白头到老,生儿育女,等时机成熟她就要一张休书天涯海角逍遥去。
         花道雪满足地呓语了一声,换了个姿势继续享受月光浴。
         ……
         就在这时,一个黑影从墙外翻了进来,大步朝着荷塘而来,来到池边却脚步一顿。
        

 

       这女人是谁?黑影眉头一蹙。
         她的脸很瘦,几乎没有肉,身子也枯瘦如柴,锁骨陷了下去,瘦成这样的女人并不好看,但是她的嘴角微微上扬,两颊挂着满足表情,仿佛睡觉就是人间最幸福的事情。
         她恬静的睡脸竟让他有些羡慕。
         对于他这种半夜睡不着,只能出去吓人的无聊人士来说,睡眠是最大的奢望。
         感觉有人靠近,危险意识强的花道雪睁开了双眸,卷翘的睫毛在月华之下划出一道阴影。
         男人站得笔直双手抱胸,满脸的脓疱疙瘩在月光下异常骇人,他双眸微眯看着花道雪,心里默默地等待这个女人尖叫。
         可让他没想到的是,这个瘦得弱不惊风的女人瞥了他一眼,又若无其事地阖上了眼皮!
         他确定她看见了他,她的眼珠明显有转动,视线也对准了自己。
         可她这是什么反应?竟然毫无反应!
         先不说他的面貌惊悚骇人,就是现在这样的环境,遇到外人竟然没有做出任何要保护的动作。
         阁下,半夜戴个面具出来吓人,你是有多无聊。感觉旁边的人没有离开,花道雪懒懒地开口,完全忘了自己现在是在别人的地盘,自己衣不遮体。
         男人勾嘴冷笑,好大胆,好不要脸的女人。
         他蹲了下去,把脸靠近花道雪冷冷地问:看来你是不怕了?
         切,这种戴着鬼脸吓人的小把戏,我三岁时就玩过了。花道雪确实不怕,这身子小时候经常被花府那些恶毒的妹妹捉弄,已经吓到不怕了。
         更不必说花道雪本人,身为特工,什么变态没见过,就是真遇到鬼,她也就惊讶一声。
         那你要不要睁开眼再看看,我是不是装吓人?男人讥诮地道,还以为这女人真不怕,原来她以为他在玩小屁孩的游戏,想到这他就一股莫名的怒火,他哪点像这么无聊的人!
         不要,你到一边玩去,老娘要晒月光。花道雪蹙了蹙眉,对此人喷在她脸上的气息很不爽,但她又懒得动手推开他。
         索性懒得理他,没人陪他玩,这无聊的男人自己会走的。
         男人额头青筋暴起,这女人是在赶他走?
         等等,这女人到底是谁?
         她的反应确实不像正常人,难道是今天成亲的那个傻子?如果是个傻子,倒似乎能解释得过去。
         想到这,男人露出一抹玩味,跳下了水。
         听到入水声,花道雪猛地睁开了眼,看了眼月光,又看了眼在月光下波光粼粼的水面,突然地一声叫了起来。
         赶紧将身子缩入水面,只露出细颈和脸部。
         你,你干什么,滚出去,要不然我叫人了!奶奶个熊,她怎么忘了自己是在清泉里睡着了!
         男人无视她的叫喊,还一步步不怀好意地向她靠近。
         花道雪想叫,但是现在这副样子不能见人,于是在男人伸出魔掌抓向她的时候,她猛地出手,排海倒海的一拳朝他揍了过去。
         可惜,没能打中,男人闪避的速度惊人。
         男人冷哼一声,狭长的眼眸看向花道雪又多了几分冷厉,大手一拽就把花道雪给拖了过去,将她推倒在了池塘边上。
                        
                
       水下不好施展身手,花道雪咬牙切齿,没想到男人武功这么高。
         放开我,你个登徒子,再不放我真叫人了!花道雪被他一只手捆着动弹不得,这丑男人力大得很。
         男人阴冷地道:该看的刚刚都看过了,现在才知道要叫人?
         花道雪的脸有些微红,她在现代枪子弹中生存,什么样的男人都见过,就是没有亲密接触过。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暂无回复喔~~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