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冥婚契约

2016-08-24 发表
934728 1164

#阴阳两隔,终有交汇,冥婚有契,从良尸君#


“柯伯,我都说了,我就要去了,你何必呢?”


昏暗的房间中,面色惨白的郎子安坐在桌前,手中还有着一方手帕,剧烈的咳嗽着。
“少爷,这一次不是小的不懂事,是这个丫头,非要跟来的,老奴虽然老了,但是还知道少爷的脾性的,老奴这一次真的没动手脚。”
柯伯的声音带着几分伤感。
“哦。你是自己跟来的?”郎子安似乎不相信柯伯,看着面前的陶雪,面带几分疑惑。
“是的!”陶雪现在也是满脑子浆糊,因为她完全不敢相信,自己先前还在墓地里面,跟着眼前的老者走着走着,就走进了一间屋子。
“有意思,柯伯,你先下去吧。”
“是!”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郎子安缓缓起身,走到陶雪的面前,打量着说道。   “你自愿跟着过来,可知道意味着什么?”   郎子安饶有兴趣的问道,脸色虽然依旧惨白,但是也多了几分红晕。   “不知道!”陶雪故作镇定的回答。   先前郎子安一直躲在光之外,所以看的不是很清楚,这个时候,陶雪方才发现,眼前的郎子安,除了脸色有些惨白,不,白的和面粉一样,除了这一点,还是比较帅气的小伙。   只是,拿着手帕让的陶雪有些反感,毕竟一个男子拿着手帕,怎么说都——   忽然,郎子安动了动鼻子,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看的陶雪一阵恶寒,是真的冷,就好像郎子安的那一口吸气,将的陶雪身边的温度都吸走了一般。   “你做什么啊?”   陶雪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一把就把郎子安推开了。   “砰!”   也不晓得,郎子安身后的床怎么就好像近了许多,郎子安这一退,竟然倒在了床上。   扶着床沿,郎子安剧烈的咳嗽起来。   手帕紧紧捂着嘴巴。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待到咳嗽声散了,手帕上已然是一口鲜血。   看的陶雪一阵紧张。   这身子骨也未免太弱了吧。   “你没事吧!”毕竟是自己犯错。   陶雪急忙走过去,扶着郎子安。   谁晓得,就在陶雪扶住郎子安胳膊的那一瞬间,郎子安竟然反手一带,两个人的位置一换,郎子安欺身而上。   “你自愿跟来,就意味着你是我的人了!”   郎子安嘴角勾起一丝邪魅的笑容,脸色的惨白更胜几分。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什么是你的人了,赶紧给我让开,我还要回家呢!”

    陶雪现在都要疯了,自己怎么就来到这里了啊?

    陶雪双手挡住郎子安的身子,只是有些奇怪,先前一推就倒的人,怎么这个时候就那么沉。

    “回家?你都是我的人了,这里就是你的家,想走,可不是那么容易。”

    郎子安又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这一下,让的陶雪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因为她感觉似乎好像进入了冰窖一般。

    “我是被你的仆人带进来的!”陶雪似乎想起了什么,大喊着。

    郎子安双眸微眯,整个人都透着几分危险味道。

    “我虽然很愿意相信你,但是,我也更愿意相信我的人,不过,既然你说你是无意的,我也不好难为你!”

    陶雪听着这一番话,以为自己得救了。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可是下一秒,一股清凉顺着红唇直入脑海。

    郎子安就这样夺走了陶雪的初吻。

    “真香!如果你真的是被强行带进来的,我所做的一切,对你都没有影响,但是你若是自愿的,相信我,你会迷恋我的味道。”

    郎子安舔了舔唇,好生诱人。

    “咕咚!”

    陶雪到现在都没有反应过来,自己的初吻就这样被夺走了?

    “离开吧!若是有缘,我们明天就会再见!记住我,我是郎子安。”

    郎子安起身,轻轻推了一下陶雪。

    更多回复

    3 0
  • 2016-08-24 发表 [寂寞]发表
     这一张床便再也没有了支撑,似乎成为了万丈深渊,郎子安的样子越来越模糊,越来越远。

    “啊~”

    身体的强烈坠落之感,让的陶雪以为自己一定死了死了的。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小雪,小雪,你没事吧!”

    妈妈亲切的呼唤,让的陶雪睁开了眼睛。

    “妈,你怎么进来了?”

    “你个臭丫头,你大晚上喊什么?做恶梦了吧,看这满头大汗,我就说,不让你听什么鬼故事,你非不听。”

    叶梓,陶雪的母亲,虽然三十有八,可风韵不减,细心擦拭着陶雪眉心的汗。

    【本期心中有鬼到此就结束了,感谢您的收听,我是主播郎子安,我们下期再见。】

    电脑里适时传出的温和声音似乎在提示着什么。

    “咕咚!”

    陶雪下意识吞了一口吐沫。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离开吧!若是有缘,我们明天就会再见!记住我,我是郎子安。”

    耳边似乎还回响着那熟悉的声音,似乎,似乎和电脑里传出的声音——一模一样。

    “臭丫头,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啊,以后少听这些!不然我就没收你的电脑。”

    “听着呢,我老妈的话,我敢不听么?我若是不听,明天某人再和老爸告状,她丫头就要挨训了,老妈你最好了,啵一个!”陶雪给了叶梓一个大大的拥抱,以及一个香吻。

    “臭丫头,没个正行,早点睡吧。”

    叶梓又点了一下陶雪的脑袋,转身就走了。

    “臭丫头,你的吻好凉啊!早点睡觉。”

    叶梓关门之前最后的一句话,让的陶雪顿时毛骨悚然。

    “哦!”

    陶雪木讷的应了一声。

    更多回复

    0 1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够入睡,右手按在唇上,很凉,真的很凉。

    轻轻的哈气,似乎都带着一点凉气。

    郎子安,似乎并不是一场梦。

    不过,陶雪也是心大,既然想不出来,那就干脆不想了,什么力量也比不过周公的力量。

    一晚上似乎再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相反,陶雪睡得似乎很香。

    清晨,伴随着阵阵的咳嗽声,以及那一成不变的闹钟,陶雪终于挣扎着起身。

    “老妈,你这是咋了?”

    看着叶梓头上敷着一块毛巾,不禁问道。

    “没事,你妈妈估计感冒了。我看着就是了,你赶紧洗漱上班去吧。”

    陶力,陶雪的父亲,个体户,经营着一家古玩店。

    更多回复

    2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哦哦,老妈,你昨天不还好好的呢?怎么这么不注意身体呢?”

    陶雪心疼的说着。

    “臭丫头,说不得昨天就让你给我一个香吻传染给我的。咳咳。”

    叶梓没好气的瞪了陶雪一眼。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好了,老妈,你好好休息,晚上回来,你的臭丫头给你买些营养品。”

    陶雪说着,已经夺门而出。

    记忆在那一瞬间潮水般的涌来,本来已经基本忘记昨日梦境的陶雪,在这个时候似乎又可以清晰的记起昨晚的事情。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那冰冷的吻,那苍白的脸,似乎都那么的清晰。

    鬼使神差的走进电梯。

    空荡荡的电梯里,陶雪依旧有些不知所措。

    “本小姐是谁,一个梦而已,谁怕谁啊。”

    “叮!”的一声,到了一楼,耸耸肩,陶雪走出楼,迎着晨光,伸了一个懒腰。

    “又是新的一天,谁怕谁啊!还有缘明天见。有种你出来啊!”

    陶雪大喊着。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雪丫头,门口有人找你!正想着给你家打电话呢。快来吧。”

    喊人的是小区的门卫李大爷。

    “哦!李大爷,谁找我啊?”

    小区里面的人最喜欢的就是家长里短,陶雪可不希望自己有什么破事被人说道。

    “说是你男朋友!”

    什么叫怕什么来什么,自己怎么出来一个男朋友了?

    陶雪一步变做两步,向着门口跑去,只是看着门口的那人,一时间,陶雪竟是不知道应该如何开口。

    或者说,是不是应该逃跑。


    更多回复

    1 0
  • 扑(12)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看起来还不错,加油!![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1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陶雪,你好呀?”

    很正常的开场白。

    陶雪的嘴角微微抽搐“你好!你是郎子安?”

    陶雪忍不住吞了一口吐沫。

    没错,眼前的人,依旧是那么白,还穿着一身白衣,白衣胜雪,精致的五官让的眼前人变得更加帅气,嘴角微翘,似乎始终带着微笑。

    “不错!看来你果真和我有缘。”

    郎子安双眸微眯,笑容更胜几分。

    【有缘你个大头鬼啊。】陶雪内心是崩溃的,不是说只是梦么?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可以装作不认识你么?”

    陶雪微微探头,小意的问道。

    “真的不好意思,我相信,你离开不久,那位李大爷会把我是你男朋友的事情传出去的,装作不认识我的话,似乎有些困难。”

    郎子安似乎无论什么时候,都保持着微笑。

    “或者我可以和李大爷说一下。”

    陶雪还要做些挣扎。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哦,似乎不可以!李大爷,我和小雪先走了,不然她上班要迟到了,下一次来,子安再和你下棋。”

    郎子安说完,不由分说的拉着陶雪的手,就向远处走去。

    “好好好。”

    李大爷似乎很开心,还和郎子安二人挥了挥手。

    “喂,这样不大好吧!毕竟你还没有和我做一个正式的介绍呢。”

    陶雪退而求其次,打算弄清楚眼前人的身份,毕竟昨晚的梦境太过真实。

    “哦,倒是我的错了,我是一名心中有鬼的电台主持人,嗯,你不是还给我写过信吗?你信上不是有你家地址么?所以我就找来了。”

    【很好,近乎没有纰漏的解释。】

    更多回复

    1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呵呵!”陶雪努力让自己微笑,只是这笑真的比哭还难看,自己喜欢听心中有鬼没错,可是自己啥时候写信了?还傻到把自己家的地址写上去,脑子确定没进水。

    “你这是什么表情?”

    郎子安微微皱眉,只是嘴角依旧噙着笑意。

    【不怕变形啊?】陶雪心中想着,可是脸上尽可能的让表情自然些。

    “我真的没有给你写过信,实在抱歉了!”

    陶雪一点都不想和眼前的人有任何的交集,所以,说完这句在陶雪看来格外硬气的话之后,转身就走。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郎子安并不死心。

    “我就知道你不相信,所以我把信带来了,对了,上面还有你的唇印和手印,或者说,这是契约也不为过!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郎子安的声音缓缓传来,不急不缓,却带着一种魔力。

    更何况,这句台词,好生熟悉。

    昨日的梦境好似烙印在脑海之中。

    陶雪缓缓转过身,天空似乎在这一瞬间黯淡,郎子安先前所在的地方空无一人。

    “呼呼!”

    陶雪似乎感觉到自己的肩膀上有着厚重的呼吸。她不敢回头。

    “你现在是我的人了!你现在是我的人了!”

    一声声不断的回荡,在陶雪的耳边挥之不去。

    “记住,你现在是我的人了,我有你的气息,有你的唇印,也有你的契约,你就是我的人,谁也夺不走,任何想要染指你的人,都会死!”

    耳边的呼吸渐渐散去,却留下略带威胁的话语。

    阳光重新撒下,好似好一切皆是幻境。

    陶雪一个机灵,这才发现,自己还在楼门口。

    “雪丫头,门口有人找你!正想着给你家打电话呢。快来吧。”

    李大爷的声音再一次的响起,带着几分急切。

    “哦!李大爷,谁找我啊?”

    “说是你男朋友!”

    当李大爷最后一个字落下,陶雪已经僵在了原地,这台词似乎太熟悉了,似乎,自己刚刚就经历过。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5 发表 [寂寞]发表
    “雪丫头,你怎么了,快点啊,你男朋友都等了你好久了。”李大爷取笑着。

    “哦哦,来了,李大爷,小雪哪里有男朋友,是我同事吧!”

    陶雪快步跑向小区的门口,她想要确定,确定自己刚刚经历的一切都是梦境。

    看着门口的那人,陶雪的嘴角终于露出了一丝微笑。

    似乎一切并没有想象的那么糟糕。

    “陶雪,你好呀!”

    只是下一秒,陶雪又有些失神。

    依旧是简单的,正常的开场白,只是太过熟悉,所以,一切恍若错觉。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6 发表 [寂寞]发表
     “奇峰,你要吓死我了!”

    陶雪没好气的看着眼前人。

    董奇峰,陶雪的同事,不久前才进入到公司,但是对陶雪似乎很感兴趣,一见钟情也不为过,公司里都知道他在追陶雪。

    只是陶雪的回应很明确,已经拒绝了很多次,但是,董奇峰却和狗皮膏药一样缠着陶雪。

    “我怎么了,喏,给你的鲜花!”

    董奇峰追求人的方式还保持着送花的礼节。

    “奇峰,我已经说过了,我们真的不适合,而且,你这一次真的有些过了,你怎么可以和李大爷说你是我的男朋友呢!”

    陶雪经历了先前的事情,此时的心里有些烦躁,语气有些重。

    更多回复

    0 0
  • 2016-08-26 发表 [寂寞]发表
     “陶雪,你不要生气,你要是不喜欢,我去和李大爷说一声,我是开玩笑的。”

    董奇峰长得也还可以,大众长相,扔到人群中基本上找不到的那种。

    只是家里家境不错,但是为人倒是比较谦和,当然,这只是陶雪的感觉。

    此时忽然间语气一软,倒是让的陶雪有些无奈。

    “好了,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哪里那么好收回的,以后不要乱说就是了。上班去吧!”

    陶雪心烦的挥挥手,让董奇峰去说那是一句玩笑话的事情,陶雪做不出来,虽然不喜,可是终究是要给眼前男人一些面子。

    更多回复

    1 1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