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醉生梦死爱不休》负债累累,卖给哥哥老板做妻子

镜中楼
03-26 发表
69050 513
我叫李然,大家都管我叫然然,我们家的生活条件一直都还过得可以。但就在我高三那年,我哥被人骗去做投资,结果越陷越深,最后欠下一大笔高利贷之后便跑路了。
追债的人三天两头到我们家来闹,砸我们家的门、窗,在墙上泼红油漆,涂写鲜红的“杀人长命,欠债还钱”八个大字,醒目的时常令我从噩梦中惊醒。
我们家拿不出钱,填不满这个无底洞,只能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到后来那些讨债的开始打起了我的主意,要是再不还钱就把我抓去卖,我惶恐的连家门都不敢出。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专抢沙发专抢沙发[来自手机网页版]

    更多回复

    4 0
  • 扑(2)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陈浩阳便是在这样的背景下走进我的生命的,也可以说是我在走投无路的时候甘愿把自己卖给他。
    陈浩阳是我哥原来公司的老板,在得知我们家的状况之后,他带着他的助理来到了我家。
    陈浩阳的长相有点凶,我看到他时还以为是那群追债人的老大,专程来抓我,我扭头往回跑,差点直接从二楼跳下去。
    陈浩阳警觉性十分高,只是看了一眼楼梯上的我便立马对我妈说:“你女儿好像以为我是来讨债的了,你最好上去看看。”
    我这才被妈给及时拉住,妈告知我他是什么人,来干嘛的。[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3 0
  • 猫(3)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记得哥当时做那个投资的时候很疯狂,正儿八经的工作说不干就不干,算起来也等于是摆了自己老板一道吧!可他还愿意出手帮我们,那一刻我非常感动,还傻傻地暗暗发誓,以后等我有本事了,一定要好好报答他。
    可他的话锋一转:“等等,虽然我答应帮你们还这笔钱,但也是有条件的,毕竟我是个生意人,钱付出去了一定要得到回报。”
    “陈老板,您不妨直说。”妈笑得很小心,说得更小心。
    “那我就不跟你们拐弯抹角了,我的条件很简单,就一条,然然成年之后嫁给我。”陈浩阳果然说得直接。[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4)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一阵愕然,瞬间蒙了。他至少比我大十岁,甚至还不止,一个几乎可以当我爸的人居然说要娶我,是我的耳朵疯了,还是他的嘴疯了?他这么有钱的大老板至今还未娶吗?还是娶了之后又离了?诸如此类的荒唐疑惑不断地在我脑海中炸开。
    最后我才知道是我们大家都疯了。
    换成以前,以爸的脾气,一定会指着他的鼻子臭骂,甚至直接动手把它给打出门,可这次爸一点反应也没有,一声不吭一动不动,也许是因为爸的骨气已被那些讨债的人给消耗殆尽了吧![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2 0
  • 猫(5)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这是不是也意味着爸默许了呢?我害怕,视线迅速移向妈,妈却低下了头,看来妈也默许了。我最终把绝望的目光落在了陈浩阳身上,不甘地想,爸妈真舍得把自己的女人卖给这个可以当我爸的男人吗?
    不要,我不接受,我内心疼痛的抗拒。陈浩阳在我心中的英雄形象此刻早已不复存在,他根本就是个趁火打劫的卑鄙小人,彻头彻尾的伪君子。
    “当然选择权在你们,你们不愿意我绝不强求,你们也不必太担心,钱是李斌借的,那些讨债的人不敢把你们怎么样,只是吓唬吓唬你们罢了。”陈浩阳说得异常轻松。[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6)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可他分明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那些人要是真把我们怎么样了,事情就算没得选择的结束了。我们现在痛苦的不正是那些人不依不饶的骚扰吗?
    我没有胆量把这些话说出口,爸妈依然低头沉默。
    陈浩阳看清势态,乘胜追击:“要是伯父伯母没意见,那我们之间需要签一份合同。”
    他的助理马上从公文包里取出合同书。
    “给伯父伯母念念合同里的内容。”陈浩阳吩咐。
    里面的内容以我为中心,在我还未成年的两年里,他不会给我任何限制,而我可以向他提一切有利于我和我们家的要求,他每年还会无条件给我们家一百万作为家用补贴。[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7)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他只有一个要求,等我成年后立马跟他完婚,之后我可以继续去念大学,只要我愿意,还可以留学深造。
    至于孩子方面,结婚后的五年内不会逼我,但第六年必须怀上他的孩子,生下孩子后再把孩子带到三岁,再之后我要怎么样都随我。愿意继续跟他过日子也行,离婚也可以,选择离婚的话,孩子的抚养权必须是他的,而他将给我一笔不少于一千万的抚恤金。
    我的一生竟就这么毫无悬念地被签订在了这几张纸上,是那么的冰冷苍白,可笑却又笑不出来。我的心像是跌入了千层谷底,同时还再不断地往谷中的寒潭沉没。[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2 0
  • 扑(8)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陈浩阳夺过他助理手中的合同,放在茶几上,一副大人大意的样子:“你们还有什么要求可以自己在下面加,最后需要你们在下面签字按手印,包括然然自己。”
    他瞟向我,笑脸中充满无尽的奸诈和阴险。
    他的助理从公文包里拿出笔和印泥。
    妈没有勇气再正视我,拿起笔,签了字也画了押。爸依然还低着头。妈推了推爸,暗示爸也快些签字画押,见爸仍然无动于衷,妈索性把笔硬塞到了爸手里,最后爸还是妥协了,签完随手把笔一扔,起身转上楼。
    妈假意骂骂咧咧,对陈浩阳干笑一声抱歉,转身追了上去,把这可悲的现场丢给我。[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2 0
  • 猫(9)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然然,我知道你一时还难以接受,但……”
    “我签。”我打断陈浩阳的话。
    爸妈当着我的面都签了,我还有什么可坚持的?我拿过合同书,捡起地上的笔,刷刷签上李然两个字,按下手印的同时眼泪也滴落在了红印之上。
    “马上给我摆平这件事。”陈浩阳左手拿起合同书递给他助理,右手递过一张纸巾给我。
    “是,董事长。”他助理答应一声,放好合同书,拿出手机打了通电话,只是简单地跟对方说以后不准任何人来骚扰李家。
    “老板搞定了。”助理挂断电话。[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1 0
  • 扑(10)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好了,以后不会再有人来打扰你和你的家人,你也快高考了,安心复习。”他放下我没有接的纸巾起身准备离去。
    “等等。”我起身喊住。
    “还有要求?”他回过头。
    “我要跟你回去。”我用力抹掉眼泪。
    他好像愣住了。
    “我这辈子不是注定得做你的老婆了吗?我不能跟你回去,住你家吗?”我鼓足勇气。
    他点点头,扯出一抹笑:“能,当然能,你要收拾点什么东西吗?”[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11)
    03-26 发表 [寂寞]发表
    猫友们,求点赞,求收藏,评论走一走!!![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心灰意冷的我没什么好收拾的,走过去拿起书包立在他面前。
    “帮她拿着。”陈浩阳摆摆手。
    “谢谢,我自己能拿。”我拒绝道。
    他助理觉得很为难,看向他,可他一直盯着我,他又笑了笑:“有个性。”
    他转身带头走了出去。
    一辆银白色的商务车停在我家门外,他助理快步跑上前,拉开车门,他上车坐在靠另一边门的位置,对我说:“上来吧!”[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13)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钻上车,没有坐他刻意留给我的位置,绕到后排,坐在他后面,他不知道为何又笑了笑,对他助理说:“你去跟她爸妈打个招呼。”
    “是,董事长。”助理拉上车门,回头又跑进了我家。
    助理坐上副驾位,回过头问:“董事长,我们现在是直接回公司还是先回您别墅把然然小姐安顿好?”
    陈浩阳看了看手腕上的表:“在前面路口把我放下,我自己打车过去,你负责把然然送去我家,记住安排妥当才可以走。”
    “董事长,这不太好吧?要么……”[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14)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陈浩阳并没有打断他,他自己立马闭上了嘴,尴尬的一笑,对司机说:“快开车。”
    许多年后回想起这个小细节,我才知道感动。
    陈浩阳住的别墅很奢华,光是花园差不多就有个标准足球场那么大。花园各个角落都立着西装革履的保镖。
    实在难以想像,他得多有钱,公司又得开的多大。我哥能进这么大的公司上班,为何还不懂珍惜。
    别墅内装修的更是如宫殿一般,使得我每一步战战兢兢。[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15)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里面有个老伯走来,我以为是陈浩阳的父亲,吓得我立正站好。
    等他跟助理交谈过后我才知道这位老伯不是陈浩阳的父亲,而是这里的管家,我被助理交给了这个管家。
    老伯说这里的人都管它叫安伯,让我也这么叫他,我笑着点了点头,他带我去了二楼一个大房间,告诉我以后这间房就是我的,而隔壁那间是陈浩阳的。
    安伯是个祥和之人,语重心长的跟我讲了不少别墅里的规矩,之后又把那些佣人阿姨叫到我房门口,一一介绍给我认识,并告诉我以后有什么事可以尽管吩咐他们去做。
    安伯他们终于走了,一切都安静下来,我坐靠在窗台上,抱住双腿,第一次体会到孤独和无助是什么滋味。[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16)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不知道我发了多久的呆,好像听到了有电话在响。仔细听来,响声是从隔壁传来的,也就是陈浩阳的房间。要不是一直没人接,一直响个没完没了,我是不会闯入他的房间的。
    我拿起听筒,不待我喂一声,那头便着急地开了口。
    “喂,董事长,您终于肯接我电话了,我是李斌啊!我妹妹的事您考虑的怎么样了?”
    竟然是哥哥。我双眼瞪大。我总算明白了,我说他一个这么大的老板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关注到我们家的状况呢?原来是哥哥早早的就跟他勾结好了,可能哥哥也早就跟爸妈商量过了,只有我被蒙在鼓里。[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17)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又一次难以自控的难过了起来,哽咽道:“哥,你怎么那么自私,那么残忍,我是你亲妹妹啊!”
    “然然?然然你先别哭,听哥先把话说完,哥这是在帮你啊!你知不知道陈浩阳的商业帝国有多大,像我这样的小角色跟本连见他一面的机会都没有,哥可是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弄到他这个号码联系上他的,我还担心他不肯接受,现在你已经在他家了,哥总算放心了。”哥在那头感叹。
    “哥,你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我已经欲哭无泪。[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18)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当然清楚,不明白的是我的傻妹妹你啊!你现在等于是小麻雀一下子飞上枝头变凤凰了,之后你将会过上公主般的生活,有多少名门望族想嫁给他而不得啊!陈浩阳要什么样的女人又没有啊?他肯要你是你几辈子修来的福分,是我们老李家上辈子积德啊!”哥竟然还能说出这样的话。
    “可我不是那些女人,我也不想成为那些女人,我更不想当什么公主,我只想平平凡凡像个正常人一样开开心心的做我自己,哥你又明不明白啊?你能不能别把你的自私说的这么冠冕堂皇,你把我们这个家都害成什么样了,哥,你太让我失望了,我以后再也不想见到你。”我准备挂断电话。[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猫(19)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然然,然然,别挂电话,哥知道错了,哥知道错了,哥也是上了别人的当才弄成今天这幅样子,哥在外面躲躲藏藏的日子也是过得生不如死啊!哥知道那些人肯定会去家里不断地骚扰你们,可哥斗不赢他们,只能给你们找个大靠山,哥也是迫不得已呀!然然,你现在长大了,也懂事了,哥希望你能理解,原谅哥,行吗?啊?然然,你在听吗?然然……”
    不管怎么样,他都是陪伴我一起长大的哥哥,我哪里真恨得起他,我深深吸了口气:“还有什么要说的?我挂了。”
    “等等,然然,你再帮哥一个忙,待会转告陈董,让他把答应给我的一百万赶紧汇给我。”
    我眉头一皱:“哥,你太过分了。”[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 扑(20)
    03-27 发表 [寂寞]发表
    放下听筒,挂下去的时候,还听见哥在里面大喊,要是再没钱真会死的,然然……
    我已经挂断电话,趴在床头痛哭了起来,不知道过了多久,直到听见楼下传来佣人们给陈浩阳问好的声音。我的心猛地一紧,陈浩阳回来了。抬起头,这时天色已晚,四下里黑漆漆的一片。
    “然然呢?”我听见陈浩阳问。
    “回董事长,然然小姐在楼上,然然小姐对这还很陌生,一直呆在房间里,我也没敢去打扰他。”安伯汇报道。[来自猫扑手机客户端]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