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帮她续命,他拜古怪老头为师学风水玄术,却.......

aoti19
03-30 发表
54325 129

《龙夷决》

   19694月,我独自一人背上简单的行囊出发,先从广州坐上火车到长沙,再坐三天天的汽车和马车,最后还要翻山越岭走两天,去到湘西的姮古村插队。据说姮古村四面环山,非常偏僻,非常落后,原本以为生活将是背朝天,汗滴土,枯燥劳累,没想到途中遇到了同样要到姮古村插队的娟子。

    娟子17岁,比我小三岁,武汉人,书香门第。她皮肤白皙,大眼睛水汪汪,留着两条长辫子,还有一对迷人的小酒窝。说实话,农村的艰苦条件,她怎么适应得了?她却说,已经查阅了姮古村的资料,非常喜欢向往那儿,就当体验生活吧。

   路程虽然遥远,过程虽然艰辛,但当我们走出狭长的峡谷,看到夕阳西下,三座山脊犹如金龙,保护着山坡上的姮古村。我和娟子都发自内心的惊叹,这里的风景实在太美了。村子四面都是青郁高山,鸟语花香,山坡的村子犹豫圆宝石,躺着群山怀抱里。

    “这乃三龙汇聚,玉盘掌中托,真是一块风水宝地啊。”我说。

    “现在正在破四旧,不可迷信。让别人听见更不好。”娟子说。

    “我的意思是说这里人杰地灵,风景优美。”我赶紧解释说。

    姮古村有五十多户,三百多口人,那儿山多地少,房子都是用石头一块一块砌起来的,基本有土的地方都种满了庄稼。山是青的,庄稼是黄的,人是淳朴的。村长赵福带着几个村民一直在村口等着我们,据说,已经等了两三天了。村长热情地带着我们去到了他的家里,端上热乎乎的稀粥和玉米,还有几块黑乎乎的腊肉。这口粮已经算丰盛了,在如此落后的村子来说。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以后,我和娟便住在村长家里。村长的家也不大,在一个小土坡下建了一层,然后在土坡上再建一层。娟子和村长的两个女儿住在二层,而我则和赵宝同住一个房间。赵宝是村长的儿子,好吃懒做。自打见到娟子之后,他的眼睛都跟长在娟子身上一样,没有移开过。

       白天,我会跟随着村民一起下地干活或者去放牧,娟子则和村里的姑娘做些针线活。不知不觉的,就过了一个月。我整个人都晒黑了,手上的皮也脱了好几层。在这里劳动量特别大,却吃不饱,肉更是梦里才有的事情。如果不是有娟子的陪伴,我早就坚持不下去了。

       一天早晨,村长把赵宝叫到身边,让他把小半袋玉米粉给葛老头送去。赵宝一脸的不愿意,说上次给老头送粮,差点就被恶狗咬了。

    更多回复

    2 0
  •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猫(3)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葛老头是村子里的一个怪人,独自一个人住在对面山坡的小石屋里,几乎不与任何人来往。之前在田间休息的时候,听到过村民说起过他。他是七八年前才来到姮古村的。当时村里喝水特别困难,村民都要走十多里路,翻山越岭到小溪边挑水,一去一回,耗费了大半天的时间。这老头也不知道哪里学的本事,拿着一个圆圆的小盘子找呀找,然后就让几个大汉把石地给凿穿,结果一股清泉便涌出,随后,那两口井便解决了村民饮水难的问题。葛老头并不要任何回报,只请求让他在姮古村住下。

      葛老头的本事远不止这些,这姮古村周围深山里狼群很多,常常出没村子,伤人咬牲口。葛老头于是便在村子东南西北四个角各砌了一个石塔,从此,狼群便没在村子周围出没过了。 村民虽然都很尊敬葛老头,但他脾气很古怪,也不愿意和外人交流。村民为了报答他就只能每个星期给他送点口粮。

    更多回复

    2 0
  • 扑(4)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觉得这葛老头就是一个神人,很想找机会拜访他,可是没有合理借口,眼下正好,于是我便从村长手里接过布袋,说我给葛老头送过去。

      村长则再三叮嘱,把布袋放在桃花林前的大石块就行,千万别再往前走。我点头答应,然后背着布袋往对面山坡走去。

       葛老头在石屋前面种了数十多株桃花,要看那石屋,大门紧闭,而且好些天都没人看见过葛老头了,估计老头出了远门。我打算把布袋放在石头上,可天上突然下雨,那样玉米粉就要变浆糊了。于是,我便背起布袋走进桃花林,这一进去便惹了麻烦,没走几步,便觉得头昏眼花,眼前的桃花树仿佛在移动,根本不知道该往哪走。

       一个雷声让我清醒了不少,知道误入桃花阵,若不是我小时候跟外公学了一点五行术,估计便要被困住了。破五行阵的要诀,我从少背到大,按照口诀步数,慢慢前行,花了十多分钟才穿过桃花林,此时全身湿透,玉米粉也都变了浆糊。在物质缺乏的年代,这简直是罪过。我躲着屋檐下避雨,确定屋里没有人。大雨下了很久,我蹲在睡着了。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被狗吠声吵醒,刚张开眼,便见一米不到,一条黑色恶犬正凶狠而吠。若不是被人牵着,估计便要扑过来了。牵着恶犬的是位老人,身材高大,白胡子白眉毛,眼睛入鹰眼,让人不寒而栗。

    更多回复

    0 0
  • 猫(5)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知道他便是葛老头。

       “你是谁?为什么在我家外?”葛老头的声音低沉,略带沙哑。

      “我叫许建军,是村长让我给你送口粮的,不过因为刚才下大雨,玉米粉都变浆糊了。可能吃不了了。”我说。

      葛老头打开石屋的门,然后说:“这雨一时半会停不了,先进屋烤火吧。”

      石屋不大,可摆设却十分奇怪,我顿时警惕,不敢乱走乱动,桌子在右,中间火炉,左边两张木凳,木凳之间隔着三块地砖,在门旁边有个茶几,还有一张小板凳。这是八卦布局,当中多半暗藏机关。这老头城府可深了,竟然没有提醒我,幸好我略懂这等布局,否则可能便吃大亏了。

       葛老头把炉子点着,然后把茶壶放在炉子上,说:“坐吧,把布袋给我。”

    更多回复

    2 0
  • 扑(6)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把布袋递给葛老头,拿起旁边那张小板凳,往左数两块地砖,再往右数三块,最后往后退一块,便把小板凳摆在那儿坐下。

    葛老头似乎没有注意我这些举动,只专心用手搓揉玉米面团,弄成薄块之后便贴着火炉壁上烤,很快香气充满了整间屋子。

    我肚子不争气的响了几下。

    “饿了吧,吃吧。”葛老头说。

    我也不客气,拿起一块玉米饼便吃,心想:葛老头还挺平易近人的,就是家里机关太多,防备心太重。

    “你是第一个到我家里做客的人。小子,你学过五行八卦术吗?”葛老头问。

    我顿时紧张了,看了看四周。

    “你不用紧张,我不会告诉其他人的。当然,你也别告诉别人,关于我在这里的一切。这是我们之间的秘密。可以吗?”葛老头说。

    更多回复

    0 0
  • 猫(7)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点了点头,说:“我小时候跟母亲回娘家,外公都会教我念一些口诀,像什么乾三连、坤六断;离中虚、坎中满。可最近几年,我如果念这些,我父亲就会发火,他说这些东西是唯心主义,是有神论,不准我再接触。”

       “那你心里肯定也排斥这些东西吧?”葛老头问。

        “那倒不是,五行八卦,风水分金,占卜算命,这些东西也算是咱们老祖宗留下的文化遗产,从某些角度看,并不是反科学,是有一定合理性和存在性的。葛大爷,你在那方面的造诣肯定很厉害。”我说。

       “何以见得?如果厉害,我布下的桃花阵和屋内机关,怎么就轻易被你破了?”葛老头说。

    更多回复

    0 0
  • 扑(8)
    03-30 发表 [寂寞]发表

    “那是因为你设下的阵法只是防贼,防野狼,并不想伤人害人。你能为村民找到泉眼,防止狼群出没,那才是真本事。”我佩服说道。

    “那只是巧合,对了,你为什么要到姮古村来?”葛老头明显转移话题。

    “我父亲是军人,两个哥哥都参了军,我高中毕业,他便让我响应国家号召,上山下乡,支援农村建设。反正我挺不服他的专、制管教,所以一赌气就选了离广州最远的姮古村。”我说。

    外面的大雨似乎还没有要停歇。葛老头忽然说我的面相不错,要看我的掌纹,看完掌纹,他有问我的生辰八字。我便告知他,我是1957年,农历713号,晚上11点零五分出生的。

    葛老头的脸色突然变了一下,然后问我外公叫什么名字?

    我觉得可能他孤独太久了,难得有个人说话,所以问这问哪,于是便告诉他,我外公叫蒋金川,不过五年前,说是去宁夏探望一位老朋友,结果从此杳无音信,家里人都不知道他现在是生是死?

    葛老头的手顿时抖了一下,茶杯里的茶水洒在炉壁上,兹的一声,冒气一团白烟。

    我问葛老头怎么了,他说是年纪大了,手脚不大听话了。然后,他说,雨停了,你可以下山了,还说下次让我再送口粮。

    我下了山,在村口遇到打猎队。他们手里拿着弓箭和猎枪,准备去打猎。一想到有肉吃,我就求他们带我一起去。我们往北边走了十几公里。

    更多回复

    0 0
  • 猫(9)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忽然一头野猪出现,队长端起猎枪就打,可打了三枪都没打着,眼看着山猪快跑没影了,情急之下,我一把抢过队长手上的猎枪,瞄准,扣动扳机,五十米外的野猪应声而倒。

        “行啊,你小子,枪法这么准,怎么学的?”队长问。

        我家老子是个团长,枪这玩儿,我是从小摸到大,多少也遗传了他的天分,不过我没对他们说实话,只是在自己家乡,当过民兵,学过打枪,而且刚才只是运气好,枪法比不上队长。队长听完倒是挺开心的,说以后出来打猎,都带上我,一样算工分。

        这次打猎收获还不少,我拿着几斤山猪肉回家,和村长一家人开个荤。吃完晚饭,赵宝便把我拉进房间,神神秘秘地说要拜托我一件事情。我问他是什么事?他说让我帮他写一封情信给一个女孩子。

    更多回复

    0 0
  • 扑(10)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该回复已删除

    更多回复

    0 0
  • 猫(11)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这村子里读书认字的很少,女孩子几乎没有,因为我一下子就猜到了赵宝的心思,情书肯定是写给娟子的。难怪,他最近一直往家里搬书,装着有文化的样子,其实斗大的字都不认识一个。

        有句话叫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如果我不帮他这个忙,他肯定会处处为难我。再说,娟子也不会看上这个游手好闲的家伙,写就写吧。我只需要把对娟子的看法和爱慕之意写下来就行。写完了,赵宝又让我帮他把信交给娟子,估计是怕露馅吧。

        于是,我便把娟子叫到院子外面的柴堆前,把那封信交给她。

         “信是你写的?”娟子问。

          “不是,是赵宝写的,他让我交给你。”我说。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你还是收下吧,毕竟同住在一个屋檐下,多尴尬。”我说。

      “赵宝他根本不认字。”娟子说。

      “那你就当我写的吧。”我说。

      “如果信是你写的,也是你想说的话,那我就收下,不然你拿回去给他。”娟子说完便红着脸小跑着回到房间。

       娟子的话已经很明显了,没想到一个小小的插曲,竟然让娟子戳穿了我们之间唯一的隔阂。我满心欢喜的回到房间,劝了许久赵宝,毕竟门当户对很重要,娟子对姮古村始终是个过客,她不会长留在这里的。赵宝一声不吭地蒙头大睡。

    更多回复

    0 0
  • 猫(13)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从那天起,到了晚上,我和娟子便会走到屋后的草堆上,背靠背地坐着聊天,什么都聊,永远有聊不完的话题,那大概就是初恋吧。有一天夜里,天空特别晴朗,我躺着草堆上,听着娟子唱歌。

        忽然,我发现了圆月周围有三颗特别明亮的星星,呈品字型,位于上面那颗则正对北斗天枢星。这不就是外公常常提到的天泰祥和星象吗?我赶紧坐起,用几根小木棍摆成简单的指南针,确定了泰和星的方位,乃正北,直对下来的位置也离姮古村不远。

        “这里的风水真是不得了,天上有天泰祥和,地有三龙齐聚,生则出将相,死则统冥界,太不可思议了。”我说。

        “你又瞎说了,让你听见怎么办?”娟子小声说。

    更多回复

    0 0
  • 扑(14)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二天,到了给葛老头送口粮的日子了,我迫不及待地背上面粉,飞快跑到石屋。别看葛老头七十多了,身体却很硬朗,经常出去打猎,因此我也沾光,吃了不少肉。最后一块山猪肉,我却舍不得吃,用纸给包着。

    “年轻人,整天吃些杂粮,肯定吃不饱,我这里肉不少,你想吃就上来,尽管吃,别舍不得。”葛老头说。

    “我吃饱了,这肉,我想拿回去给娟子吃。”我说。

    “娟子是何人?”葛老头问。

    “她和我一样,也是到这里插队的。”我说完犹豫了一下,问:“葛大爷,你原本是哪里人?为什么要到这里?”

    “我这辈子走南闯北,四处漂泊,连自己都不知道是哪里人了。现在老了,就打算找个清静的地方等死了。”葛老头说。

    “你别怪我太直了,我觉得你是个土夫子。”我说。

    葛老头微微一怔,然后又面不改色地说:“为什么这样说呢?”

    更多回复

    0 0
  • 猫(15)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昨晚我发现夜空有天泰祥和之星象,而姮古村则处于三龙齐聚,所以附近必有古墓。”我说。

       “这么看,你外公教给你的东西还不少。土夫子都是以盗取墓中古玩变卖为生,挖完了就走人,我都在这里住了七八年了,你说这合理吗?”葛老头说。

       他的话倒是颇有道理。如果说他是盗墓的,干嘛住这么长时间?我说:“那我真的误会你了,对不起啊。”虽然这样说,但我心里还是觉得葛老头肯定有不可告人的秘密。

    更多回复

    0 0
  • 扑(16)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加油更!

    更多回复

    0 0
  • 猫(17)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七月是收获的季节,劳动量倍增,作为城里的孩子,我的身体确实吃不消,加上乡野蚊虫多,伙食又差,便病倒了。娟子一直悉心照顾,村长也请了医生开药,但病一直不见好转,而且身体越来越差。过了几天,我基本都是迷迷糊糊地躺着,没有力气,头花脑胀。

       等我清醒的时候,才知道是葛老头治好了我的病。镇上的医生也毫无办法,葛老头听闻之后便亲自上山采药,就是喝了他的药,我的病才好。

       既然是葛老头救了我的命,我得亲自感谢,带上打的一只野兔便去到了石屋,看见葛老头正坐在门口抽着旱烟。

    更多回复

    0 0
  • 扑(18)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葛老头一见到我便问:“小子,实话跟我说,你是在和那个娟子姑娘谈对象吧?”

             我点了点头。

          “到什么地步了?”葛老头问。

        “什么到什么地步了?”我问。

        “就是......就是牵手、亲嘴、还有那啥了没?”葛老头说。

        “当然没有,我和娟子还是很纯洁的。”我急忙说。

        “真的没有?你没有说实话。”葛老头说。

        “好吧,前几天,我趁她不注意,偷亲了一下她。”我说。

        “哎,孩子,听我一句劝,你离开那姑娘吧,别和她有任何关系,更别说有肌肤之亲了。”葛老头说。

       “为什么?娟子她心地善良,是个好姑娘。我对她也是一心一意。”我说。

    “那女娃子命薄,她活不长。你还是离开她吧,别纠缠了,否则你会惹上大麻烦。”葛老头说。

    更多回复

    0 0
  • 猫(19)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什么麻烦,我也不怕。娟子身体好得很,她肯定活到四代同堂的年纪,反正我是不会离开她的。而且,虽然你救了我,我很感谢你,我也愿意报答你,但你这样诅咒娟子,我觉得还是算了。”我说完转身便要离开石屋。

    “你知道你为什么病倒了吗?连医生都束手无策。要不是看在你外公的面子上,我才懒得帮你续命。”葛老头说。

    “这里的山村医生,本事能有多大,我只是发烧而已,熬两天就会好的。而且,这病与娟子也没有半点关系。”我说。

    “那我就跟你直说了吧。信不信,由得你了。原本我也觉得那女娃子挺正常的,可我问了她的生辰八字才知道她是个鬼新娘。所谓红颜薄命,说的就是她那类人。”葛老头叹气说。

    “这不可能,你可别瞎说话。”我感到很气愤。

    “娟子姑娘是活不过十八岁的,必定是死于非命。如果你继续和她有肌肤之亲,只会折损你的阳寿。你以为只用一碗山药就能救回你了?你跟我到屋子后面看看。”葛老头带着我走到石屋后面的一个小树林,那儿有一座新的山坟。他说:“这就是一个衣冠冢,里面放着你的一件衣服。借尸还魂,不知道你外公是否跟你说过?”

    更多回复

    0 0
  • 扑(20)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在我的印象里,外公确实用过同样的方法救了大表哥的命。十年前,大表哥那次患了重病,就算父亲托了关系,找到广州最好的医院,可医生也说回天乏术。我是亲眼所见,外公带着大表哥和他自己经常穿的两套衣服,拿着一把锄头走进山林里,亲自挖了一个坑,把衣服埋下去,弄了一个小山坟,说是做一个衣冠冢,借尸还魂。结果,没多久,大表哥的病竟然奇迹地痊愈了。

        我当时问了母亲,那是真的让大表哥起死回生的原因吗?母亲说,外公以前是一个很厉害的风水先生,会一些玄术,使用了这个玄术,外公的阳寿就会减少。现在环境不同了,不可对外人说,否则会连累父亲的仕途。

        如果是这样,那葛老头为了救我,他也在折损了自己的阳寿。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