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市情感】长篇小说《烟重雨霏霏》

宏情远渡
03-31 发表
102098 616

#第一章 相聚几多怅惘意#

国庆节后,黄清文从老家回来显得郁郁寡欢,最先发现他情绪变化的是江晨舟。江晨舟是鹏程江海航运公司所属的《鹏程航运报》主编,黄清文是编辑,两人同在一间办公室。

在江晨舟的印象中,黄清文一向是个热情、自信的人。但这两天,他忽然变得寡言少语、慵懒不堪起来。出于关心与爱护,下班后,当黄清文收拾准备回去时,他叫住了黄清文,关切地问:“清文,你最近情绪不对,有什么心事吗?”

“我、我没什么心事啊,主编,我挺好的!”黄清文稍感诧异地说。

“没事就好,我感觉你最近精神萎靡、无精打采的,以为你病了或者遇到什么烦心事呢!”

“谢谢主编,我很好,可能是国庆回了趟老家,有些疲倦吧!”

“原来是这样,这也算假期综合症吧,回去好好休息,过一两天就会恢复的。”江晨舟这才松了一口气。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江晨舟松了口气,黄清文心结并没有解。实际上,他确有心事,这心事缘于他在国庆期间参加的淮东高三(2)班毕业十周年聚会上,遇到了十年未见的严小波与郑如烟。

    十年前,他与严小波、郑如烟因成绩优异被淮东中学同届校友誉为“淮东三剑客”,大名鼎鼎,全校皆知,黄清文一骑绝尘,更是三剑客中的佼佼者。十年后相聚,从同学们的介绍中,他知道郑如烟已经是首都政法大学的博士,严小波也成为拥有亿万资产的房地产公司老总。只有自己,仅是一个并不知名企业中的普通职员,这一种落差让黄清文充满了失落。

    更多回复

    0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郑如烟的表现更让他充满了失落感。黄清文走进宴会大厅,第一眼就看到了郑如烟。郑如烟仍如十年前那样让人惊艳。岁月如一把刀,用了十年的时间,在许多同学的发肤间留下了沧桑的痕迹,唯独垂青于她,让她依然绽放着青春的美丽。她上身穿着白色的衬衫,下身穿着红黑相间的格子呢裙,外套着黑色的背心,正端坐着陪班主任朱老师聊天。

    同学们看到黄清文,纷纷过来招呼,年逾花甲的朱老师也过来寒暄,唯独郑如烟纹丝不动,仿佛局外的观众。黄清文瞥向她时,她也刚好瞅向这边,两人目光乍触即离,虽是短短一瞬,但黄清文看到的,不是故人相见的喜悦与亲切,而是漠然相向的陌生与矜持。他满腔的热情便似遭到了冰冻,心中油然生出一种说不出的冷!

    更多回复

    1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同学聚会安排在淮东市唯一的五星级宾馆——淮东大酒店。作为超级土豪,严小波承担了聚会所有的费用,吃饭、住宿,部分外地同学的接站都由他包揽。他的热情与豪爽,使他获得了大家的推崇,到哪儿都是关注的焦点。在学校时就有摄影爱好的郑德一像是小波御用的摄影师,捧着相机亦步亦趋地为他拍摄。大家也纷纷与小波合影。

    矜持的郑如烟当然不会主动,但有人建议英雄配美女,两人必须来一张。严小波便洒脱地邀请郑如烟合影,郑如烟没有拒绝,微笑着从座位上站起。严小波凑过去,不仅偎她而立,而且伸出左手,绕过她的脖颈搭在她的左肩上,引得许多同学兴奋不已,鼓掌声、起哄声将现场气氛推向了高潮。郑德一的相机与十几个手机都抓拍了这难得的瞬间。

    更多回复

    1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现场,只有黄清文游离于热闹之外。眼前的“英雄配美女”,让他想起了高中时的“才子配佳人”。才子是自己,佳人是郑如烟。传统的郎才女貌观念,让他与郑如烟莫名其妙地成为大家谈论的焦点,一些好事的同学甚至暗中对他俩进行了配对。开始,他并没有将这乱点鸳鸯的事放在心上,可随着时间的推移,讲的人多了,他的内心也荡起了一种说不清的涟漪。

    他开始有意识地关注起郑如烟。渐渐地,他觉察出她对自己的好感。譬如,她走进教室,经常有意识地瞥向自己,虽然翩若惊鸿,但经常被他现场攫住。又譬如,她是班级团支部书记,组织团的活动本该征求班长严小波的意见,但她从来都以他这个学习委员马首是瞻。但感情上的事,花非花,雾非雾,是落花有意还是流水多情?他也说不清楚。唯一明确的是,毕业分别前,她赠了一张卡片给他,上面抄录了秦观的两句诗:自在飞花轻似梦,无边丝雨细如愁。据消息灵通的同学讲,他是毕业前从她那儿获赠卡片唯一的人,他当时也激动莫名,恍似得到了阮籍的青眼。

    更多回复

    1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这一张卡片,给他留下了长达十年的美好回忆,但刚才,已被她那冷漠的目光残酷地撕裂。那样的冷,对着自己;如此的热,对着小波,难道当年孤傲不群的她,也烙上了弯树向阳斜的特征?他有些懊悔,觉得自己不该参加这次破坏美好记忆的聚会,可主持人袁正腾,偏要把他们三人牵扯到一起。

    袁正腾当年也是淮东中学的风云人物,虽然成绩一般,但文才出众,当许多同学仍为如何完成作文抓耳挠腮,他的一些诗歌、散文作品,已经在国内著名的文学期刊上发表了。聚会仪式中,袁正腾建议每位同学以十年开头,现场写一句符合自己奋斗历程,最能代表自己感悟的题词。这个建议既有创意,也有新意。大家一番思索,各自在酒店预设的留言板上写下了题词。

    更多回复

    1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写毕,袁正腾与大家一起分享着优秀的题词。当年淮东“三剑客”理所当然地成为点评的重点。三人的题词是这样的。严小波:十年磨一剑,创业显风流。郑如烟:十年植桃李,迎送皆东风。黄清文:十年卧江海,长歌归去来。

    袁正腾解读着三个人的题词,“三位同学的题词,对仗工整,语短意长,我觉得都是从不同的角度,自剖人生之路的。小波总讲的是十年的创业之路,十年磨剑,锋芒毕现,体现出豪霸的英雄之气;如烟博士讲的是十年的教学之路,东风化雨,桃李满园,体现出清雅的学者之气。清文兄讲的是十年的心灵之路,身处江海,思归田园,体现的、体现的是隐逸的文人之气。

    袁正腾一席话讲完,大家掌声叫好。黄清文虽然与大家一起鼓掌,但心里充满了羞愧:三人题词,体现出不同的境界、格局与价值导向,而最终又归结到个人的成就上。从成就上讲,严小波开辟了大片茂林,郑如烟培育了一畦花圃,自己最多算种植了一撮小草吧。茂林、花圃、小草如今赤裸裸地展现在大家的面前,供大家瞻赏、评析、指点,让他心里生出阵阵的痛,这痛,虽不锐利,却如导液的软管,直达他的灵魂深处。

    更多回复

    1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他只能在众人的欢声笑语中,咀嚼着属于自己的悲哀。他明白,这种悲哀与任何人无关,完全来源于自己失衡的心态,可为什么要和别人比呢?该死的“淮东三剑客”,该死的全校第一名,没有当年这些虚名,他没必要自寻烦恼,将自己的平庸与严小波的成功对比。可自己却是当年唯一考取大学的成功者啊,严小波甚至连预考都没通过,时隔十年,命运为什么会如此无情,让彼此的处境翻了个跟头?

    更多回复

    0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间接回答这个问题的是郑德一。由于宴会厅具有卡拉OK功能,宴会进行中,主持人袁正腾时不时邀请大家唱歌助兴。先是严小波应邀唱了一首《爱拼才会赢》,接着由黄清文献歌。黄清文演唱了姜育恒的《再回首》。唱完,郑德一举杯祝他演出成功,喝完,悄悄对他说:“我的清文大才子,多年不见,我发现你的思维有问题,譬如说题词,小波‘十年磨一剑’,你却‘十年卧江海’,又譬如说唱歌,小波是‘爱拼才会赢’的心态,你却要转过身去‘再回首’,过去只能代表过去,‘卧江海’有什么出息,‘再回首’有什么用?要像小波一样,十年磨一剑,爱拼才会赢,你才能成功!”

    更多回复

    0 0
  • 03-31 发表 [寂寞]发表

    郑德一在校期间,曾经是黄清文的崇拜者。有一次,某社会痞子到高三(2)班寻衅滋事,被班长严小波带人赶出了校园。那痞子为了报复,在某个深夜,纠集一些人闯进了校园,围攻男生宿舍,指名要找严小波报仇,男生们何时见过这架势,一时惊慌失措,独有郑德一一骨碌从床上爬了起来,不知从哪儿找了根手臂粗的木棍,紧紧守在黄清文的床前,一副舍命护主的架势。

    后来,吵闹声惊动了学校教职工,有教员报警,派出所人员出动,才让那些闹事者落荒而逃。同学们问郑德一,那些痞子向严小波寻仇,他为什么张冠李戴护着黄清文。

    郑德一理直气壮地说,“黄清文是我们班的骄傲,也是学校的骄傲,我看今年高考,估计也就他有希望,他如果被打,影响了学习成绩,到时全校考了个光头,大家都没面子,所以谁敢动他,我就跟谁拼命,其他人是死是活,我管不了。”一席话让黄清文感动得要死,也让严小波郁闷得要死。

    更多回复

    0 0
  • 扑(10)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如今,严小波优秀,郑德一因而欣赏他,这也是正常的事。“十年磨一剑,爱拼才会赢”,他想起了郑德一对严小波的总结,混沌的思维忽似受到光明的指引,他便在这一瞬间形成了自己的想法。

    他是个不乏行动力的人,想到了就立刻去做,当他按照自己的想法,翻箱倒柜,把那些收藏多年,页面已经泛黄的各类书籍翻了出来,竟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

    黄清文的举动引起了同宿舍朱竹的好奇。朱竹是鹏程公司总经办的外事秘书,与黄清文一样,是公司为数不多外地住家的单身职工。他见黄清文翻箱倒柜收拾着各类书籍,惊奇地说:“清文,你要搬家吗?”

    黄清文摇了摇头。

    “那你收拾这些古董破书干什么?”朱竹更加地疑惑。

    黄清文一言半语说不清楚,但知道按照朱竹的性恪,自己不说清楚他又会缠问不停。他有些无奈,索性不再忙活,将自己参加同学聚会的经历与最近的想法一股脑告诉了朱竹。

    更多回复

    0 0
  • 猫(11)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朱竹与黄清文同一宿舍三年多了,平时无话不谈,甚至对黄清文的高中同学情况也十分清楚。他知道黄清文、严小波、郑如烟三人在学校时成绩都很优异,但当年高考,只有清文考取了古都海事职业技术学院,郑如烟没有考取,继续复读,第二年考取了首都政法大学。严小波连预考都没有通过,独自开始了打工创业的生涯。

    因为知道这些往事,朱竹能够理解清文的感受:虽然在朱竹的眼里,黄清文同样是优秀的。当年他从学校毕业,到公司集装箱船上做水手,两年后便走上三副岗位,成为公司当时最年轻的船舶驾驶员。参加了自学考试,三年不到,取得了汉语言文学本科学历。同时凭着出色文笔,做了“鹏程航运报”编辑。这些成绩非常人可比,但与博士头衔及亿万资产相比,确实微不足道的。这样的落差放到谁头上都不会泰然处之。他想起了“开先者,谢独早”的古训,不由叹了一口气说:“清文,你有具体的打算么?”

    黄清文点了点头,指着自己从箱柜里翻出来的一堆旧书说:“向前看,莫回首,与其浑浑噩噩坐观成败,不如多读点书充实自己。”朱竹听了,牵勉地笑了笑,显然,他对黄清文的想法不以为然。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朱竹如何想法显然不是黄清文考虑的范畴。这当儿,他已捧着《史记》读了起来。这本书他在海事技术学院读过,那时,只觉得语句优美,故事新鲜,而今晚捧起再读,正好读到“屈原贾生列传”中屈原与渔夫对话:

    屈原至於江滨,被发行吟泽畔。颜色憔悴,形容枯槁。渔父见而问之曰:子非三闾大夫欤?何故而至此?屈原曰: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是以见放。渔父曰:夫圣人者,不凝滞於物而能与世推移。举世混浊,何不随其流而扬其波?众人皆醉,何不哺其糟而啜其醨?何故怀瑾握瑜,而自令见放为……

    以前,他读《史记》,曾对屈原“举世混浊而我独清,众人皆醉而我独醒”的观点大加激赏,因而厌恶渔夫的低俗。如今,他再捧读这一段,心中却升起另外一种感觉,他读懂了渔夫大隐下的智慧,惋惜了屈原刚烈中的选择。他提笔在文旁批道:屈子投江,成就了个人品格的高洁,然以贵族之身,柱石之位,却奈楚国社稷何?楚域百姓何?

    这一种新的理解,让黄清文明白,自己“十年卧江海”,虽然不像严小波轰轰烈烈,也不如郑如烟风生水起,但也并不是跋涉在杂草丛生的荒原之上。他只是芸芸众生中的一员,随着浩浩的人流前进着,采几茎认识上的花草,摘几枚思维的果实,虽然贫瘠,但不能说没有收获。他反观自己,至少还有三十年时间才会退休吧,三十年——四倍于抗战的时间,十倍于解放战争的时间——既然这段时间抗日战争、解放战争都能胜利若干次,他为什么现在就向命运缴械呢?他因而为前两天的沉沦感到羞愧,生命也如久旱的禾苗遇到了雨水,变得昂扬蓬勃。

    更多回复

    0 0
  • 猫(13)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他重新拾起大学时的旧梦,那时,带着大学梦破的落差和无知无畏的勇气,他曾发誓三年读尽市古籍图书馆的所有藏书。但事实上,三年时光,匆匆而过,不要说读尽藏书,仅一套二十四史,他按着顺序也只读到最后一部《明史》。周末,他到了古籍图书馆,办了会员证,借了一套《明史》,空闲时间,便如醉如痴苦读起来。

    黄清文从古籍中寻得了灵魂的归宿。他时而捧书阅读,时而挥笔书写,紧张中透着充实,繁忙中藏着从容。后来,他阅读了《明史.王守仁传》,深为书生王守仁的不世之功所震憾,更对阳明心学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他将“致良知”的理念运用到工作中,写了篇“以知行合一为指导,提高通讯报道写作水平”的专题文章,发表在《鹏程航运报》的三版专刊上,受到了江晨舟的大力赞赏。

    江晨舟是鹏程江海航运公司的名人。他年轻时酷爱书法绘画,据说他二十来岁在南京举办画展,国画大师刘海粟都为他捧场,并挥毫写下“后生可畏”赠送给他,他在各类书法比赛中更是获奖无数。正当他作为书法界的一颗新星冉冉升起时,时光进入了90年代,他机缘巧合成了中国第一批股民,并且深陷而不能自拔。他在股市上究竟赚了多少钱,没有人说得清楚,反正鹏程集团跟着他炒股赚钱超千万的大有人在,他也被圈内人誉为“民间股神”。

    更多回复

    0 0
  • 扑(14)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江晨舟最近读了黄清文一系列文章后,有些奇怪黄清文笔耕的勤与文风的变。他说:“清文,你到报社三年了,写作特点我是熟悉的,但最近读了你的一些文章,如《大明王朝的政治结构缺失》与这一次通讯报道专题论文,感觉文风变化很大,可以说让我都有些吃惊,有什么经验可以分享吗?”

    黄清文听了,这才想起自己最近读《明史》,有感于大明王朝政治制度的弊端对国运的影响,写了一些政论文章,发表在集团海员期刊《江海魂》上,没想生性淡泊的江晨舟竟也会阅读,他感到了存在的价值,但也有些疑惑地问:“主编,您说我的文风发生变化,是指哪些方面呢?”

    “表现在两个方面,开题上有股凌厉之气,文字上有种内聚张力。就说你写的这篇专题论文吧,开题就高屋建瓴,提出要写好新闻通讯就必须全司重视,就必须身体力行,这两个‘必须’凌厉之劲,扑面生凉,让大家只有践行的份了。内聚张力嘛,体现在文字技巧上,平淡的说教文字,经过你精心构筑,每一句话都充满力量,想不受影响大概还不行哩!”

    更多回复

    0 0
  • 猫(15)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黄清文说:“主编过奖了,我倒没察觉到这些变化,但与以前相比,我觉得现在我更注重整体的规划了。譬如读书,以前随手拈来,抓到什么看什么,是打发时间的一种方式,现在呢,我有了自己的读书计划,有意识地补自己的知识短板,也会及时将自己的所思所想写出来。”

    “你这样讲,我就明白了!”江晨舟兴奋地说,“有规划的人生,才会有责任感,你最近文风的变化,表面上是我刚才讲的两点,实际上最根本的原因,是由于你的规划与责任,这真是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已不再是当日的吴下阿蒙。”

    他意犹未尽,顿了顿又说:“清文,我认为许多事情,如果不放在人生历史的长河中规划是没有意义的,就像寓言故事《小猴子下山》那只小猴子,胡乱追索终将一无所获,希望你以后不论做什么事,都要结合自己的规划,不求立德立言,但求无怨无悔,你会走出一条属于自己的成功之路的。”

    江晨舟的话让黄清文醍醐灌顶,一时觉得心间澄明透亮。

    更多回复

    0 0
  • 扑(16)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快下班时,船舶通讯员郑广柱来到编辑部。郑广柱是黄清文比较欣赏的通讯员。他前两年刚从水运专科学校毕业,工作能力不错,文笔也很好。他写了两篇船舶新闻稿,请黄清文帮助修改。修改完稿子,黄清文见到了下班时间,便说:“广柱,你不容易过来,晚上一起吃个饭吧。”说着,给朱竹打了电话,也有空。下班后,三人便一起来到经常光顾的“天来餐馆”。

    席间,朱竹问郑广柱:“一年快结束了,你们船今年的效益怎样?”

    郑广柱说:“我们船昨天开了个职工大会,对全年的工作进行了总结,用白政委的话说,我们船既行也不行,说行吧,同类型十多条船,我们年度经济指标综合考核排名第二,相当不容易。说不行吧,大家辛辛苦苦忙了一年,根据财务快报,全年还亏了50多万。”

    更多回复

    0 0
  • 猫(17)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朱竹说:“也算巧了,公司总部昨天也开了大会,秦头报了一串数据,预计今年公司亏损3000万,虽然同比有所好转,但年年亏损,形势也是不容乐观。”

    清文说:“难,是有些难,昨天张书记在会上算了一笔帐,国际上一般航运公司的管理成本,仅为总成本的5%左右,而我们公司却高达18%,这13个百分点,节省下来都应该是利润的,因此,在降本增效方面,我们也有努力的方向与空间。从行业上讲,目前航运业普遍遇到危机,但所谓危机,就是危险中有机遇,我们国有企业,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完全可以利用航运业的冬天,加大内部改革调整与外部产业整合的力度,相信能走出一片新天地的。”

    郑广柱说:“讲得好,实际像我们这样的老企业,遍地都是黄金,可惜没有人会去拾取。”

    更多回复

    1 0
  • 扑(18)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朱竹说:“谁让咱是国企,谁会把工作上的事当成家里的事来做呢。想当初,我们企业也红火过,客运、集装箱、油运、散货,四业并举,无限风光。可企业不变市场变,沿江修了高速公路,客运歇了,修了管道,油运歇了,修了铁路,集装箱歇了,如今四辆马车只剩散货又面临着激烈的市场竞争,但问题不止这些,这些船舶一停,就由原先的优良资产变成闲置资产了,人员也由劳动模范变成富余人员了。人往何处去,钱从哪里来,秦头前两天在晨会上问大家,十多个领导低着头,没一人吭声。难啊……”

    郑广柱说:“从我们普通船员角度来看,困难并不可怕,可怕的是那么多身居高位的领导,在困难面前束手无策,他们这种状态,还如何管理企业,企业交给这些人还会有什么希望。跟着这样的领导,经营越搞越差,资产越卖越少,薪酬不加反降,让我们一线员工如何心服呢!”

    郑广柱的话让朱竹脸上火辣辣的。

    更多回复

    0 0
  • 猫(19)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黄清文平静地说:“广柱,公司今年的效益虽然亏损,但与前两年相比,实际是大幅减亏的,说明这几年企业的工作是卓有成效的。你在一线船舶,没有与公司领导一起工作,对他们做些什么不太清楚,实际上,我刚才讲的那些观点,就是张书记在公司大会上讲的,说明领导们对企业的问题是清楚的,也有解决问题的思路与办法,我们现在要做的,是把自己的工作做好,相信只要我们一起努力,公司一定会走出困境,越来越好的。”

    郑广柱听了,恭恭敬敬地说:“清文哥放心,我讲归讲,不管怎样,肯定会把本职工作做好的,绝不给您与朱哥丢脸。”

    更多回复

    0 0
  • 扑(20)
    04-01 发表 [寂寞]发表

    三人吃过饭。郑广柱由于要值夜班,不久便回船了。黄清文与朱竹也回到宿舍。朱竹说:“清文,我今天算是见识了你这个红衣主教的说教功夫,刚才广柱那一番话,书生意气,但也不能说没有道理,讲得我都有些汗颜,没想到你一接口,就将他说服了。”

    黄清文说:“广柱为人真诚直爽,文笔也好,是报社有意识培养的通讯员,但毕竟生活在一线,看问题难免偏激,我们作为老大哥,作为机关工作人员,有义务解开他思想包袱,不要让他心里留下阴影,在船舶积累负面的能量。”

    朱竹点了点头,觉得一直以来文人气质浓厚的黄清文,近阶段已变得顾全大局,言谈举止间,透露出“海到天边天作岸,山登绝顶我为峰”的幽远境界。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