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牛逼的妖尊
04-05 发表
337930 828

#被女鬼骗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我叫谷奇,是一个苦逼的穷二代,在这个拼爹的年代,我被一次次的排挤在外,流落在工地上搬砖。

原本想着搬砖就搬砖吧,等赚些钱后,就回去把房子修修,跟女友王芬把婚结了,平平淡淡过一辈子算了。

不料一早王芬打来电话,支吾了半天后,说有事要跟我谈谈。

谈的什么不用我说,大家应该也猜到了。

三年的感情与付出,在她轻描淡写的一句“不合适”中结束了。我以为自己会很坚强,能够拿得起也放得下,但是回到工地后,眼泪还是不争气的流了出来。

晚上我一个人出来借酒浇愁,走在车水马龙的繁华街道,心里却满是落寞与孤寂,顿时有一种生无可恋、想要轻生的念头。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浑浑噩噩之中,我走到了江边广场,靠在金属栏杆上看着滚滚而流的江水发呆。

    想起和王芬相处的这段时间,突然觉得自己太天真了,她一个有颜值有背景的富家女,怎么可能会真的看上我这个平庸而碌碌无为的穷吊丝呢,多半只是寻求短暂的依靠罢了。

    没有面包的爱情,注定是不会长久的。

    想着,脑子里轻生的念头愈发强烈起来,后面眼前突然一片模糊,手和脚就不由自主的翻过了栏杆。

    下面是滚滚江流,我悬在半空中,只要手上松开,这一切的痛苦就结束了。

    我抬头往天空瞟了一眼,正好有一道流光划过,在酒精的作用下,我缓缓松开了手。

    就在身体开始掉落的瞬间,双手却猛然被人抓住了,一股奇大的劲儿将我拉了上去。


    喜欢本文的亲们,欢迎加入大妖尊的读者群:323807044,或者个人QQ:390394719,感谢您的关注!

    更多回复

    9 3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睁开眼,看到一个佝偻着背、满头白发的怪老太,正阴阳怪气的看着我。她的双手枯瘦得跟两根柴禾似的,我怎么都不敢相信,会是她把我拉起来的。

    “年轻人有什么事想不开的,怎么要自寻短见呢?”怪老太凝视了我片刻后说道。她的声音很幽长,好像不是从她嘴里发出来的,而是来自于另一个空间。

    我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然后问她是谁,刚才为什么要救我。

    怪老太说她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可以帮我。至于为什么要救我,是因为我的阳寿未尽,本不该死。如果我就这样结束自己的生命,到了阴间,会下无间地狱,受尽苦难。

    我想这老太婆该不会是从精神病院里逃出来的吧,满嘴的胡言乱语,也就没打算理会她。

    更多回复

    13 3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都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也会塞牙缝,我谷奇也够倒霉的,连想死都不得如愿。

    我推开怪老太,继续要往江里跳,刚翻过栏杆又被她给拉住了:“你若想死,也不用自杀,这样死得太没价值了。而且自杀的人,死后是无法投胎转世的……”

    怪老太喋喋不休的说着,我听着挺烦的,问她到底想咋样?

    “你要是真想死,我可以带你去一个地方,保证让你死有所值。死前不仅能赚一笔钱留给家里,不枉父母生你养你一场,还能为你死后铺路,到时候你到了阳间地府,保准比别的亡魂过得滋润。”怪老太边说边又把我拉了回来,接着转过头慢慢往前走去。

    我疑惑的看着怪老太,心想她不仅有神经病,而且还病得不轻。

    更多回复

    7 5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不过人都有好奇心,此时我的好奇心也被勾了起来,反正要跳江也不急于一时,倒不如看看这老太婆到底想玩什么把戏。

    当时我连死的心都有了,也就没觉得有啥好恐惧的。

    我跟在怪老太身后,走出了江边广场,拐进了一片没有路灯的区域。

    这地方是哪儿我一时没有看出来,只觉得四周变得寒冷了许多,人走在里面像是掉进了冰窖似的。

    往前走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我冷得实在受不了,就问怪老太到底要带我上哪去。怪老太回头瞄了我一眼,没有回话,黑暗之中,她的眸子里透出两点绿光,吓得我一个激灵,酒劲顿时就醒了一半。

    我咽了咽口水,看到怪老太抬手往前面指了指,就见不远处闪烁着几点亮光。

    更多回复

    8 2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慢慢走近后,才发现是一片夜市,尽管已经是深夜,但是这里依然人头攒动,灯火通明。

    奇怪了,我怎么不知道靠近江边还有这样的不夜城呢,看来这几年真是白在城里呆了。

    夜市并不大,但是人气很旺,街道两旁到处都是摆地摊的,还有几处还开着门的商铺。只是过往的行人,好像并没有留意到这些,目无表情,行色匆匆的穿梭在其中。

    更为奇怪的,无论是行人还是商贩,他们的身上都穿着同种色调的衣服。没错,就是那种单调而显得有些死气沉沉的深灰色。

    我跟着怪老太在一处地摊前停了下来,怪老太对着摆摊的哥们耳语了几句。那哥们听后,眼睛一亮,赶忙站起来,双手在衣服上擦了擦,问我是不是真有阳寿要卖。

    这哥们真会扯,我听说过卖儿卖女卖媳妇的,就是没听过有卖阳寿的。

    更多回复

    5 2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疑惑的看着怪老太和那哥们,一时间不知道说些什么,难不成这个摆摊的哥们也是精神病院出来的?

    看我不说话,那哥们有些着急起来,从怀里掏出几叠百元大钞:“我杨三做买卖最公平,童叟无欺,两年阳寿我出十万,怎么样?”

    我当时真想探探那哥们的额头,看他是不是在发烧,还是被鬼附身了。不过看到眼前那几叠钞票,我下意识的掐了掐脸,能够感觉到疼痛,好像不是在做梦。

    接着我又拿起一叠钱,仔细的把每一张都看了看,居然全都是真的。

    “要不我再加两万……”那哥们见我数钱,以为我心动了,满脸激动的又摸出两叠钞票,堆在我跟前,“不能再多了,成不成你一句话。”

    更多回复

    4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两年的阳寿十二万,这个价格很公道,小伙子你就不用犹豫了。”怪老太替我拍板,将那些钱装在一只黑色的袋子里,递到我手上。

    我不木然的提着沉甸甸的袋子,顿时有些蒙逼,这哥们整得有模有样的,好像跟真的一样。

    不对,我还是觉得自己是在做梦,天底下哪有买卖阳寿的事儿?

    没容我多想,怪老太就拉着我离开了摊位,她说前面还有其它的好东西,时间有限,得要抓紧。

    这时我忽然觉得这地儿似乎有些不太对劲,街上如此多的人来来往往,做买卖的也满大街都是,按理说应该很嘈杂才对,可实际上……却是异常的安静。

    没错,除了怪老太和摆地摊那哥们说话的声音,我再听不出其他的声音。

    “婆婆,这里……是什么地方?”我突然油生出些许的恐惧,问起了怪老太。

    怪老太做个了禁声的手势,指着前面的一家商铺,说里面有很多好东西,我一定会感兴趣。

    更多回复

    6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进了店里,一个戴着老花眼镜的老头儿从柜台后面探出头,冷冷的看向我。不知为什么,被老头儿盯着看,我浑身都不舒服,从头到脚都冷得打颤。

    怪老太咳了两声,凑到老头的耳边嘀咕了几句。老头像刚才摆地摊的哥们一样,突然眼睛放光,对我的态度一下子就好起来,然后慌忙的从柜子里拿出一些稀奇古怪的东西。

    怪老太从那些东西里找出一块六边形的铁块,说把这个拿在身上,等到了阴间就不会受到其他亡魂和恶鬼的欺负。甚至是阴差看到这玩意,都得恭恭敬敬的,对我肯定也会照顾有加。

    “这是我生前从一个阴阳先生手里花大价钱买过来的,原本是打算留给我那不争气的儿子用,现在既然跟你有缘,就便宜些给你算了。五年阳寿,这个价格很公道。”老头儿颤悠悠的说道,我却惊出了一身冷汗。

    老头儿说铁块是他生前买的,那现在他岂不是……死了?

    更多回复

    3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怪老太像刚才那样替我作主,完成了交易,接着又帮我挑选了几样东西,总共花去了我二十年的阳寿。

    这时老头拿出一个老式的帐本,翻开瞅了两眼,啧啧了几声说道:“哟,还有三十年的阳寿,要不我再给你找个阴间媳妇吧,听说你阳间的对象跟人跑了……”

    跑你大爷,哪壶不开提哪壶……

    不过我心里却突然咯噔了一下,瞧这老头儿跟刚才那哥们一样,说得有板有眼的,心里一点底气都没有了。

    要说在河边的时候要跳江,主要还是因为酒精在作祟。这会儿酒劲差不多已经过去,就不由得有些害怕了起来。

    更多回复

    3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怪老太见我没吭声,又替我拍了板。只见老头儿满脸堆欢的拿出一对大红的纸人,小心的平摊到柜面上。

    “左边的叫欢欢,右边的叫喜喜,你可以任意选一个。三十年阳寿,能找到这么漂亮的媳妇,绝对划算。”老头有些沾沾自喜的说道。

    三十年阳寿,就特么换一个纸人还叫划算?我冷笑了两声,有想骂人的冲动。

    我对怪老太说,能不能先征求下我的意见,好歹这阳寿也是我的好吧。

    怪老太笑了笑说:“你反正也不想活了,再多的阳寿在你身上也是浪费,倒不如让我帮你来规划规划,以后你到了阴间地府也能省掉不少的事儿。阴间其实跟阳间一样,你要是没钱没本事,又没背景,下去后是很苦逼的……”

    更多回复

    4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听了很来气,且不说换阳寿这事儿到底是真是假,就冲着怪老太这口气,就让人挺不舒服的。

    “好了,先就这么着吧,时间也不早了,你赶紧回去。我给你留了两天的阳寿,抓紧时间把未了的事都给办了,到了下面可就管不着阳间的事喽。”怪老太抓住我的胳膊,急匆匆的往外走。

    此时的街上已经冷冷清清的,一个人影也看不到了。就连刚才那间商铺,也“哐铛”一声,关上了铁门。

    怪老太带着我在街上转了几分钟,拐进了一条胡同后停下来,然后抬手指了指,说往前会有两条道儿。往左边走是回阳间,往右边是去阴间的,让我千万别走错了。

    “好事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这两天你要是有什么困难解决不了的,我可以帮你。你只要点上三柱香,轻轻喊我的名字,我就会马上出现。”怪老太瞄了我一眼,咧开嘴道:“我叫阮香玉,你可以叫我香儿、玉儿,或者阿香都可以。”

    更多回复

    2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觉得身上的鸡皮疙瘩都冒出来了,这么暧昧的去称呼一个老掉牙的婆婆,想想就有些别扭。

    不过按着她的指引,还真看到了两条道,左边的一条黑呼呼的什么都看不清,右边的透出些许灯光,可以看到很多影影绰绰的东西,但是也看不清楚到底是什么。

    我回头瞟了瞟,后背突然直冒冷汗,怪老太不见了,那条街道也消失了。身后就像一块黑幕,挡住了原本的一切,而我则站在黑幕的边缘。

    本来我是想趁怪老太走了之后退回去的,现在看来是行不通了。只好硬着头皮,走向了左边的那条道,心里直打着鼓。

    这时候我已经完全清醒了,晚上的事儿越想越不对劲,怎么稀里胡涂的就跟着怪老太到这鬼地方来了?

    要是真像怪老太说的那样,我岂不是只能活两天了?

    更多回复

    2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想到这,心里顿时直发毛。

    走进左边的那条道后,四周黑得伸手不见五指,脚下生出阵阵的寒风。

    我接连打了好几个冷颤,猛的睁开了眼,人从栏杆上滑落下来,头磕在了石墩上。

    疼呀……我捂着头,发现自己原来还在江边广场上,四周的冷风徐徐的往身上吹来。

    睡着了?居然靠在江边的栏杆就睡着了!

    幸好刚才那些只是一个梦,要不然……

    不对,我怀里怎么抱着只黑袋子?

    更多回复

    7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冷汗直流,颤抖的打开袋子,掉出几叠百元大钞来。正好是十二叠,跟刚才“梦”里用阳寿换的数量一致。

    钞票中间,还夹着几样物件,其中一对大红的纸人,格外的刺眼。

    我以前其实是不信鬼呀怪呀的,可今晚的事儿太过于离奇,心里再也无法平静,赶紧起身往工地的方向狂奔而去。

    我想只要不拿走这些东西,应该就不会减掉我的阳寿吧?

    一口气跑到工地旁的租房,心里才稍稍平静了一些。这地方是我特意为王芬租的,以前总是天真的以为哪天她要是来工地上看我,就趁机把她给办了。

    现在想来不免有些可笑,跟她恋爱了两年,连手都没牵上几回,更别说啪啪啪了。我就跟孙子似的跟在她身后,面对和承受她的喜怒哀乐。

    更多回复

    7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其实我是本想回到工地,跟工友挤一晚上的,毕竟刚才的经历让我感觉到了恐惧,一个人住还是有些发怵的。

    不想今天有几个工友的媳妇过来了,晚上难免会干柴烈火好好温存一番,像我这样的单身汪,只得识趣些跟他们腾地方。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怎么也睡不着,一闭眼就看到那个怪老太的身影在我眼前晃悠。还有那个用钱换阳寿的哥们杨三,问我还要不要再换些。

    我头皮一阵发麻,用被子蒙住头,努力不去想刚才经历的那些事儿。

    可人就是这样,有时候你越是害怕什么,越是会忍不住去想。

    后面好容易有了睡意,又做起了噩梦,梦到那老头儿带着两个一身红长袍的女子站在我床前,让我选一个做媳妇。

    更多回复

    4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本来是不想看过去,可眼睛像是着了魔,不由自主的就瞟到了女子的身上。就在这时,她们突然身上着火,烧成了一堆漆黑的骷髅。

    我大叫着从梦中惊醒,一骨碌坐了起来,不停的喘着粗气。

    平静下来之后,我摸索着去开床头灯,手抖了好一会儿,都找不到开关。后面终于打开灯了,又是被吓得惊叫一声跳下了床。

    回来的时候,我明明是空着手的,可现在,那只装着钱和其他物件的黑袋子就放在床头柜上。袋子是散开的,钱摞得整整齐齐,那对纸人放在钱面上,格外的醒目。

    我咽着口水,转身想逃离这里。那对纸人被我搅动的风吹了起来,在空中盘旋了几圈后,慢慢落到地上。

    纸人一落地就消失不见了,就像是陷进了地下似的,顿时吓得我魂飞魄散。

    更多回复

    2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而这还不是最恐怖的,后面在我寻找纸人的时候,看到身后不知道时候多出了两双脚,差点就被吓尿了。

    那脚一看就是女子的,穿着红色的绣花鞋,鞋面刺着两朵大红花,跟刚才梦里看到的女人穿的鞋一模一样。

    我想肯定是眼睛看花了,便使劲揉了揉,果然是不见了。

    可当我起身回过头的时候,却看到梦里的女子正坐在我的床上,双脚吊在床沿左右晃荡着。

    我惊呼想往外面跑,没跑出两步,身体失去了控制,再也无法动弹。

    “我们姐妹俩,你必须要选一个,否则就弄死你。”两女子异口同声的说道,声音很清脆,带着一股穿透感。

    接着她俩就从床上飘到我跟前,一左一右的挽着我的胳膊,脸上似笑非笑。

    要说这对姐妹花的相貌,那绝对算得上是倾国倾城的美,瓜子脸桃花眼,一对迷人酒窝即便是不笑也挂在脸上。

    更多回复

    4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还有那身材,玲珑曲线凹凸有致,纤纤细腰盈盈一握……如果她俩不是纸人变的,我没准就真动心了。

    可眼下这处境,我就算再多长出个胆来,也不敢有半点心思。

    “你到底是选,还是不选……”姐妹俩好像有些不耐烦,伸出老长的指甲,往我胳膊上用力一掐。

    我吸着凉气,在疼痛中清醒过来,眼前的一切都消失了,我还坐在床上,手按在床头灯的开关上。

    揉着朦胧的睡眼,原来是个梦中梦。

    可是,当我看到床头柜上的那只黑袋子,还有袋子里面的钱和一对已经发黑的纸人时,我内心几乎要崩溃了。

    一切都是真的,我用几十年阳寿就换了这么一堆东西,现在我只剩下两天的时间了。

    两天,以前觉得很漫长,现在却害怕会转瞬即逝。

    更多回复

    7 0
  • 04-05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就这么死了不要紧,家里的老父老母怎么办?他们不图我大富大贵,也不图我能够让他们过得有多么好,他们只希望我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活着。

    如果我连命都没有了,给他们再多的钱又有什么用。

    想到这,我后悔了,我要找到怪老太,让她把阳寿还给我。

    我记得她跟我说过,如果想找她,只要点三柱香,喊她的名字,她就会出现。

    这时天已经快要亮了,工地的附近就有一条专门卖死人用品的小街,我批上衣服买了一把香回来,在房里点了三柱。

    当我喊了三声怪老太的名字后,怪老太并没有出现,却闯进来两个怪人:“谷奇,你的时间到了,跟我们走吧。”

    说着,一根黑色的铁链从他们的手中伸出,缠在了我身上。


    喜欢本文的亲们,欢迎加入大妖尊的读者群:323807044,或者个人QQ:390394719,感谢您的关注!


    更多回复

    4 0
  • 04-06 发表 [寂寞]发表

    时间到了?什么时间到了?

    我惊疑的看着门口的怪人,问他们是谁,想要对我做什么?

    他俩阴着脸,说做什么还不知道,我阳寿已尽,当然是带我去阴间地府的。

    我一愣,随即明白,原来这俩家伙是阴差,来拘我魂的。可是怪老太不是说我还有两天的阳寿么,怎么现在就有阴差来抓我了?

    正想着,身上的铁链传来一股力量,将我身体里的什么东西往外拉扯而去。

    短暂的窒息后,我看到另一个自己从身体里慢慢剥离,随着铁链的收缩而离开。

    更多回复

    4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