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鬼医】十八岁那年我去村头寡妇家的诊所看病,结果被她……

老尸匠
05-08 发表
163716 146

#鬼医 白寡妇 尸血 灵异 爽文 尸娘#

我叫古木,跟爷爷一起生活在雪峰山脚下的一个偏僻小村子,叫回龙村。

回龙村地处偏僻,往前是奔流向北的猫女河,后面则是莽莽苍苍的雪峰山原始丛林。

村子不大,只有几百户人家,整个村子只有一个看病的地方,就是村头的董家诊所。诊所原来的主人是董大力,董大力死的早,现在诊所的事情都是他媳妇在忙活。

他媳妇姓白,大家都叫她白寡妇。白寡妇长得很漂亮,丰乳肥臀,是从外村嫁过来的。据说嫁过来那天,村里几乎所有的男人都跑过去看,回来之后便都变得魂不守舍,被自家媳妇揪了耳朵。

自从董大力死了之后,白寡妇开始在诊所坐堂看病,村里这些男人似乎看到了机会,一个个没事就往诊所跑,时间一长,村里开始流出传言,说什么凡是晚上九点之后去董家诊所看病的男人,都不是真心看病,而是想干点别的。

流言的传出,再加上那些男人第二天一个个萎靡不振的,白寡妇的名声更加臭了起来,说白寡妇对于去她那里的男人都是来者不拒,直到将男人折腾得不行,耗尽阳气。

还有人说的更离谱,说白寡妇她男人董大力就是被她折腾死的。

随着村里的谣言越传越离谱,我也开始好奇了起来,甚至在心里生出一种在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的想法。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21)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胖子一看我的样子,吓了一跳,问道:“古木,你怎么穿了一件死人的衣服啊。”


    经胖子这么一说,我才意识到,昨天晚上为了避开那群猫,爷爷让我穿的寿衣还没脱掉。


    我赶紧将寿衣脱了,脱衣服的时候,我发现胖子的脚踝部分好像有点红,便问他怎么回事。


    “哦,刚出来的时候,在路边好像被一只黑猫给扑了一下。”胖子捏了捏自己的脚踝,一个明显的印记显露了出来。


    我一听是被猫咬了,心顿时一沉,连忙问道:“怎么会被猫咬的?发生什么事情了?”

    更多回复

    0 0
  • 扑(22)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胖子随意地说:“没什么事,一点都不疼。”


    刚说完,爷爷从堂屋里慢吞吞的走出来,胖子一看到爷爷,马上站起来打招呼,可刚一开口,却忽然脸色煞白昏了过去。


    爷爷赶紧一把扶住胖子,将他扶到床边,撩起他的裤脚一看,只见那个牙印竟然开始泛出惨白的颜色,伤口的周围血水直流。


    爷爷紧皱着眉头,说道:“赶紧送到董家诊所去。”


    一听到董家诊所的名字,我脸色也开始变得煞白,扶着胖子的手有点发抖。

    更多回复

    2 0
  • 猫(23)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爷爷好像看出来了什么,将我拉到堂屋里,严肃地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事情到现在,我也不敢再隐瞒了,便将昨天晚上我去董家诊所的事告诉了爷爷,不过跟白寡妇暧昧的那一段,我是打死也不敢说的。


    说到跑出来的时候遇到的那个男人,爷爷的脸色开始变得惨白,嘴角开始慢慢抽动,一双手使劲得捏着手里的黑袋子,揉成一团。


    他沉默了一阵之后,便打开门走了出去。

    更多回复

    3 0
  • 扑(24)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爷爷拎着那个黑色的袋子满头大汗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打开之后,里面装满了树叶,只是这树叶非常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爷爷从哪里找来的。


    爷爷将树叶放在小碗里,然后用东西捣碎,再倒上了一些糯米水,混合均匀之后,放在锅里煮开。


    锅里散发出一种非常奇怪的味道,腥臭刺鼻,我几乎都要吐出来。爷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小心翼翼的将煮好的药水倒在碗里,喂胖子服下。

    更多回复

    1 0
  • 猫(25)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大概过了两个小时的时间,爷爷拎着那个黑色的袋子满头大汗的从外面走了进来,打开之后,里面装满了树叶,只是这树叶非常奇怪,我从来没有见过,也不知道爷爷从哪里找来的。


    爷爷将树叶放在小碗里,然后用东西捣碎,再倒上了一些糯米水,混合均匀之后,放在锅里煮开。


    锅里散发出一种非常奇怪的味道,腥臭刺鼻,我几乎都要吐出来。爷爷却一点反应都没有,他小心翼翼的将煮好的药水倒在碗里,喂胖子服下。

    更多回复

    2 0
  • 扑(26)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很奇怪,爷爷之前从来没说过他会医术。可刚刚这一切,他做起来却非常得心应手,简直就像是自己的老本行似的,难道他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胖子的脸色稍微好了些,等将他安顿好之后,外面的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


    可爷爷的脸色却很难看,他一直坐在门槛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袋。


    过了一会,他磕了磕旱烟袋里的烟灰,沉着脸对我说道:“今晚我有点事要出去,你记住了,千万不能出门。”

    更多回复

    1 0
  • 猫(27)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他将我反锁在屋里,让我把所有的门窗都关好,不到天亮的话,不管谁来叫门都别应,说完头也不回的消失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爷爷走后,我赶紧将所有的门窗关好,坐在房间里发愣。


    夜色越来越深了,外面一片死静,简直可以说是静得出奇。我坐在房间里面,想起这几天发生的事情,心里不禁一阵害怕。


    也不知道到了什么时候,我实在困得不行了,但爷爷还是没有回来。

    更多回复

    0 0
  • 扑(28)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正当我准备用冷水擦把脸的时候,屋里的电灯忽然开始闪烁起来,随之发出滋滋的响声。紧跟着,发出一阵烧焦的声音之后,便完全熄灭了。


    好像是停电了。


    屋里一片漆黑,我感觉到一阵冷风吹了过来,正当我准备去把桌上的风灯点燃的时候,外面忽然有了动静。


    我赶紧竖起耳朵往外听,应该是一阵细碎的脚步声,我心里一喜,难道爷爷回来了?


    我下意识的准备去开门,可忽然想到,爷爷临走之前说的,天亮之前,不管谁来叫门都别开!

    更多回复

    2 0
  • 猫(29)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外面的脚步声还在响着,而且越来越清晰了。我又退回到床边,朝窗户外边看去。


    借着微弱的月光,我清晰的看到,在窗户外面的院子里,竟然有一个人影。


    那人影停止了走动,静静地站在那里,没再发出一点声音。


    此时的我,背上全是冷汗,大气都不敢粗,眼睛死死的盯着窗外的那个人影。我不敢点亮煤油灯,担心自己的位置暴露了。


    “古木!”一阵清脆的呼喊声从窗外响起。

    更多回复

    0 0
  • 扑(30)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的心一紧,屋外的叫喊声赫然竟是白寡妇的声音!


    慢慢走到窗边,我偷偷的朝窗外看去。只见云层慢慢散开,月光稍微明亮了些。


    只见阴寡妇还是穿着昨晚那条薄纱黑裙,静静地站在院子里,满脸笑容的看着屋子里。


    “古木,我知道你在家,开开门吧,你难道忘了我们昨晚……”她没有说完,抿嘴笑了笑,那种娇媚,让我心底的那股热血又冲了上来。


    可是,爷爷的话又在我的耳边响起,我想起了昨天晚上在诊所看到的棺材床板,那种恐怖,忽然全部都冲到了我的脑子里。


    我赶紧跑回到床上,用厚厚的被子盖住脑袋,尽量让自己不要看见她也不要听见她的声音。

    更多回复

    1 0
  • 猫(31)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哗啦”一声,房门好像被打开了。


    我很诧异,难道白寡妇还有我们家的钥匙,我感觉到屋里有一股凉风吹了进来,心里暗叫救命。


    “古木。”白寡妇的声音忽然出现在了床边,我吓得浑身一颤,没别的办法,只好拿被子紧紧地裹住自己。


    我感觉身上被子被慢慢揭开,一个滚烫的身子钻到了被窝里面,那双柔软无骨的手环在我的腰间,从背后抱住了我。

    更多回复

    1 0
  • 扑(32)
    05-09 发表 [寂寞]发表
    老尸匠不容易啊,求点赞收藏, 喜欢本文的读者欢迎加入老尸匠的读者群:583982589 ,感谢您的关注!

    老尸匠本人QQ号:2230097001;

    更多回复

    3 0
  • 猫(33)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003 老猫哭坟


    那双手环在我的胸前,慢慢的在我胸口摩挲。


    我感觉到自己的心跳的很厉害,全身的肌肉都紧绷了起来。


    “别紧张嘛,你是不是害怕我呢?”她在我的耳边说道,那柔和声音吹得我的耳根痒痒的


    这问题倒真是把我难住了,我一直惦记着她的美色,但她又让我觉得神秘又害怕,尤其是想起棺材床板和黑猫的时候。

    更多回复

    0 0
  • 扑(34)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可她接下来的动作,却让我心跳得更加剧烈起来。


    她轻轻的握住我的一只手,放在她那洁白无暇的脸上,慢慢的上下移动。


    “我又不是鬼,小家伙,鬼能有体温吗?”


    我一想也是,刚刚她钻进被窝的那一刻,我就感觉到了她滚烫的身子。可她如果不是鬼的话,为什么要用棺材板铺床呢?


    但是我又转念一想,说不定那只是个巧合,可能当时做棺材的时候多出来一块板子,白寡妇就用那块木板铺了床。

    更多回复

    0 0
  • 猫(35)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这么一想,我心里就舒服多了,毕竟我之前想的都是猜测,我本来抗拒的心开始动摇了,浑身的热血又提了上来。


    白寡妇见我不说话,竟然慢慢得挪动她的身体,往我的背上紧贴了过来,胸前的那两团柔软靠在我的背上,说不出的诱惑。


    我实在忍受不了了,这个时候再也顾不得爷爷的叮嘱,快速调转了身子,一把抱住了她。


    那柔软无骨的感觉又一次涌上了心头,我感觉自己的灵魂在飞,心脏的跳动更加剧烈了。

    更多回复

    1 0
  • 扑(36)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砰砰砰!”一阵猛烈的敲门声响起,把我从温柔乡中惊醒。


    “谁啊。”我一个激灵从床上坐了起来,问道。


    该不会是爷爷回来了吧,要是让他发现我在……估计要被打死的。


    “木头,你赶紧去看看吧,你爷爷好像出事了。”外面响起的竟然邻居李叔的声音。


    我赶紧从床上跳了下来,穿好鞋之后,快速走到门边。我不敢开门,因为爷爷说过,无论谁叫门都不要开。

    更多回复

    0 0
  • 猫(37)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可爷爷出事的消息还是把我急的不行,要是真出事了怎么办?我从小和爷爷相依为命,如果他出事了,我在这个世界上就再也没有亲人了。


    但是我现在还是不能开门,如果让李叔发现白寡妇睡在我的床上,那我会被村里人浸猪笼的。


    “哐当”一声,不知什么时候,房间的后门被打开了。我回头一看,床上的白寡妇不知什么时候已经不见了。

    更多回复

    1 0
  • 扑(38)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既然白寡妇走了,那我现在管不了那么多了,先救爷爷要紧。


    我赶紧把房门打开,一股夜风吹了进来。


    “快跟我走,你爷爷在夹皮沟那边被什么东西咬了。”李叔大声说道,拉着我就往前走。


    我急的不行,赶紧跟在了李叔后面,往后山夹皮沟走去。

    更多回复

    0 0
  • 猫(39)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爷爷跟我说他出门办点事,怎么去了夹皮沟?”我问李叔道。夹皮沟是村子里祖坟的所在地,那一块密密麻麻的全是坟包,一般晚上都没人敢去。


    “我也不知道,刚刚我割牛草回来的时候,在夹皮沟的旁边看见了一个人影,我看那样子像你爷爷,他好像受了伤,倒在地上很痛苦。”李叔没有多说,也没有回头,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去。


    我也没多问,赶紧跟在他后面往后山赶去。

    更多回复

    1 0
  • 扑(40)
    05-10 发表 [寂寞]发表

    村子的后面不远处,便是茫茫的雪峰山,黑夜里望去,雪峰山就像一条黑色的巨龙蜿蜒在那里。村子和山体的中间,则是一片老林子,林子的面积很大,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头了,林子里面很多老树,直径都有好几米,大的吓人。


    四下里一片寂静,走了一段时间,再往前走就是林密山高的老林子了。我心想爷爷真是奇怪,怎么跑到这么远的坟地里去了?


    前面的李叔倒是淡定的很,只是一个劲的往前走。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