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胆小慎入】你从未听说过的职业:午夜开棺替死人捡骨……

彳亍者666
05-11 发表
192842 309

#父亲爷爷接连去世,尸体未能入土究竟为何#

爹娘是将近五十岁才有的我,还是求遍了大庙小神,才得了我这么一根独苗。

我娘怀孕初期,肚子就已经是鼓鼓囊囊的,邻里看见了都说是福报,送子观音一下子就赐了俩。

可是我在娘胎里待了整整十个月却没能如愿呱呱坠地,请来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却诊断出我娘肚子里怀的是个死胎。

爷爷不甘心眼睁睁的看着三代单传到父亲这一辈就这么断了香火,于是在城隍庙前许了愿,希望用的余下的阳寿换来我的出世。

恰巧就在出庙门的时候,迎头遇上了一个僧不僧俗不俗的胖头和尚。

两人并没有过多的交谈,但和尚却一语就道破了天机。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喜欢本书的朋友欢迎加入世人是鬼读者群:609438963,感谢您的关注!

    爹娘是将近五十岁才有的我,还是求遍了大庙小神,才得了我这么一根独苗。

    我娘怀孕初期,肚子就已经是鼓鼓囊囊的,邻里看见了都说是福报,送子观音一下子就赐了俩。

        可是我在娘胎里待了整整十个月却没能如愿呱呱坠地,请来了村里的赤脚医生,却诊断出我娘肚子里怀的是个死胎。

        爷爷不甘心眼睁睁的看着三代单传到父亲这一辈就这么断了香火,于是在城隍庙前许了愿,希望用的余下的阳寿换来我的出世。

        恰巧就在出庙门的时候,迎头遇上了一个僧不僧俗不俗的胖头和尚。

    两人并没有过多的交谈,但和尚却一语就道破了天机。

        “一命抵一命,还未出生就让你孙子背上了不孝的罪过,你是要害死孙子啊。”

        爷爷原以为这是个过路骗吃骗喝的假和尚,并没想搭理的,但听完这话先爷爷愣神了,随后便明白过来和尚话里有话。

    当时爷爷觉得这可能是上天派来解救的菩萨,不由分说,扯着和尚就往老宅的方向走。

        当时已经过了隆冬,元月还是偶有大雪,地面铺满了松松软软的雪,爷爷就这么摸爬着滚了一身的雪回来。

    更多回复

    3 1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爹在厅堂内来回的踱步,也是因为赤脚医生的话满面愁容,一见我爷爷回来,还领回来一个来路不明的胖和尚。

    我爹正一肚子的火气没处撒,没等爷爷解释,我爹拿起苕帚就要赶。

    爷爷一下从腰间抽出旱烟杆子,打在我爹后背上说道。

    “你想干啥子,赶快把你媳妇喊出来,这可是能救你儿子的高僧。”

    我娘听见动静,挺着个大肚子就从里屋出来了,虽然是足足十个月的胎儿,但肚子却有两个篮球那么大,比别人怀了双胞胎还要大些。

        和尚只看了我娘肚子一眼,便断言道:“三月三,有大难,九死一生,活不成,活不成。”

        我娘一听腿都要软了,我爹和我爷爷当即就跪下,连连磕头求和尚施与援手。

        和尚双手合十念了句阿弥陀佛,点了一把清香,在我家厅堂的天花板烧出了一个卐字。

    也没留下多余的话,只留下一本普佛品便走了。

        之后我娘每天都挺着个肚子跪在菩萨前,早晚一遍功课,念和尚留下的那本普佛品。

        说来也奇怪,我们全家都不明白和尚断言的是什么意思,直到我出生的时候。

    每个人都是十月怀胎生下来的,可我却应了和尚的断言,我娘足足怀了我十二个月,我在三月初三那天降生了。

    更多回复

    2 0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当时农村是没有剖腹产的,请来村里唯一的产婆,据说我出生的时候有九斤三两重,这个重量级就算是巨婴了。

    因此我的名字也就叫张九斤。

        我出生后就成为没娘的孩子,我娘并不是因为农村医疗条件的落后死的,也不是因为难产。

    我娘是被吓死的。

        据当时接生的产婆说,当她用消毒的铜剪子帮我把脐带剪了之后,就将我移交给我爹。

        我爹一看是儿子,笑得嘴都快咧到后脑勺去了,一边听着我宏亮的哭声,一边笑道。

    “这大胖小子,都快把你娘肚皮撑破了,难怪人人都以为是双胞胎,呵呵呵,好小子。”

    可随后产婆及时的就发现,我娘的肚子还鼓,她立即就掀开被褥,看见了血呼啦擦的地方,居然还有一只小手从我娘的下体伸了出来。

        “大媳妇,还有一个,还有一个,你可得再加把劲儿。”

        产婆拧干了水用温热的毛巾帮我娘擦了把脸,想让她再清醒一些。

        我娘生我实在是累得够呛,听产婆这么一说也振作了精神,却没怎么使劲,我娘的肚子就这么消了下去。

    更多回复

    4 0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当那个孩子顺利接生到产婆手里的时候,产婆吓得整个人都失神。

        她接生过的孩子,怪胎的也有,死胎也有,不管是怎么样畸形的婴儿她都见过,所以当下她将那个孩子捧在手里,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唇,好让自己不要发出任何不理智的怪叫。

        我娘因为没听见小孩的哭声,还反倒提醒产婆赶紧剪了脐带,问说孩子是不是有什么异样。

        “王二娘,我怎么没听见孩子的哭声?男孩女孩啊?”

         产婆反应过来后没敢答话,她当下已经判断出手中的这个孩子是活不成了。

         拿过剪子产婆当即剪了脐带,遮遮掩掩的不让我娘看,拿过床单就想直接将孩子包裹包裹处理了。

        “您这是干什么?我还没见着孩子,您这是要带孩子去哪?”

        我娘看形势不对,挣扎着爬起身来,赶在产婆前面就将那包裹给拦下来了。

        “菩萨保佑啊,大媳妇你就别多问了。”

        产婆单手拎着包裹皱紧了眉头,满是嫌弃的样子一眼都不想多看,将我娘往门边推了推。

    更多回复

    5 0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娘爱子心切自然是不肯,这时门从外边被打开了,爹和我爷爷刚好就守在门外头。

    我娘趁着产婆不注意,伸手就将那还在往外渗血的包裹给抢了过来。

    三两下随意裹着的床单一下子就散开了,里面的孩子骨碌碌的顺着散开的床单落到了地上。

    只能用大概的形状来分辨出那是个人形,但是却没有一点的人样。

    整个婴儿的躯干干瘪得好像血肉都被吸取干净了,单薄得只有一层黢黑的皮,包裹着仅剩的骨头,如同是马路上被来回碾轧得只剩一层皮的猫狗一样。

    五官俱全但都往内凹陷,没有眼皮,全黑的眼珠还在往外渗着血水,没有一丝的生机,根本就没有存活的可能性。

    我娘当场就给吓得昏死了过去,后来在我成长的记忆里就没有母亲,也没有任何的兄弟姐妹。

    我不会记事之前的事,有些听父亲说的,有些听邻里传的。

    更多回复

    3 0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从我五六岁开始记事的时候,周遭的大人都会警告他们家孩子,不要和我走太近。

    大人的思想总是没办法完全干预小孩的世界,于是这些小孩就背着大人和我玩。

    除了村里这些小孩,我时常能看见很多生面孔。

    屋顶上有玩弹珠的小孩,有在溪边玩水的小孩,有在树梢上用弹弓弹我的小孩。

    好像全村的小孩就我最容易出事,经常听见其他的娃儿大呼小叫的跑回家,喊他们家大人来河里捞我等等。

    我家并不富裕,我爹要干农活,爷爷是村里主事的村长,平日里也不能把我拴在裤腰带上,农村的孩子都是野大的,就放任我田里摔地里打的。

    第一次差点嗝屁,是我七岁那年。

    深秋时节天黑得比较快,五点多钟太阳就西斜了,一起玩的小孩大多都被揪着耳朵拎回家吃饭了。

    没娘的孩子像根草,就剩我独自一个趴在宗祠的台阶上玩弹珠。

    老人常说黄昏的时候视线最为模糊的,从远处走来的都看不清是人是鬼,当然那个时候的我听不懂这些。

    更多回复

    2 0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自己个儿在空地上玩弹珠,一个没注意力道有些大,弹珠被弹开了老远。

    只见弹珠朝直线的方向滚去,我小跑跟着,正准备将弹珠接住。

    谁知那玻璃珠就跟装了马达一样的,不仅从我的脚边滚过,并且大力撞上了石阶,来了个九十度的拐角往一边的巷子滚去了。

    我立刻爬起来,连膝盖上的土都顾不上拍,追着玻璃珠滚动的方向就去了。

    没跑两步,玻璃珠就从巷子里滚出来了,巷子的尽头有个小孩,跟我一般的年纪,但长得有点丑。

    小孩都是有得玩就行,没有那么多的区别对待。

    我先提议玩捉迷藏,就在第二轮换他当鬼抓我的时候,我躲进了草垛里,我还窃笑肯定没人能找得到。

    结果真的没人来找我,我也不知道在草垛里面待了多久,感觉是越待越热,隐约听见草垛外面是一阵嘈杂,好像还有人扯着嗓子喊。

    “走水啦,走水啦,快来人呐。”

        我正好奇想要出去看看,脚脖子却被一双手给扯住了,转头一看,黑暗中是一张发着绿光的脸,正是那个丑孩子。

    原本这孩子的五官全向内凹陷已经很吓人了,如今我看他脸色泛绿,更是让我看着有些怕。

    更多回复

    3 0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当时就想着赶紧从草垛里出去,只要不面对着那张脸就行。

    可还没等我喊出声,那个丑孩子伸手过来就将我的嘴巴给捂死了。

    我是动也动不了,叫也叫不得,就剩下两个鼻孔喘气了。

    周围开始不断有浓烈的烟雾产生,伴随着的是不断升高的温度。

    我感觉自己就好像是蒸锅里的馒头一样,我的鼻子开始吸入浓烟,浓烟不断涌来呛得我眼睛都睁不开了,感觉整个人都喘不过气来。

    我本能的动用所有的力气挣扎,明明丑孩子就在我的身边,可不管我怎么拉扯边上的东西,都只是稻草。

    我整张脸都涨得发紫了,感觉肺里的空气都被掏空了。

    鼻腔内的窒息感,和皮肤的灼热感让我感觉十分难受。

    可慢慢的我就没有力气与之对抗了,在我停止挣扎之后,大脑就失去了意识。

    更多回复

    1 0
  •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二章 鬼捉魂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当我重新清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是躺在棺材里。

    棺材没有盖板,我能清楚的看见视线正上方的天花板有一个金色的万字符号。

    棺材正是停在我们家的厅堂里头,棺材外面传来一阵敲打木鱼的声音,似乎是有和尚在念经。

        我有些不知所措的坐起身来,看见四周白布条白灯笼是挂成了一片。

        不远处我爹和爷爷正一件一件的,帮一个纸扎小人穿上我的衣服。

        我看见那些可都是我平时不舍得穿的好衣服,我当即就想从棺材里爬出来,将衣服抢回来。

        谁知我还没直起身,突然一只厚实的手掌又将我给按回棺材里头了,我后脑勺结结实实撞在棺材板上。

    疼得我想喊出声来,却看见一个光头的胖和尚,眼神凶狠的朝我一瞪,吓得我赶紧噤声,老老实实的躺了回去。

    空气中除了和尚念经的声音,剩下的就是父亲和爷爷帮纸人穿衣服悉悉索索的声响。

    随后就听见我们家上发条的老钟,敲打了一声,“咚……”

    紧接着我的视线上方就看见老爹和爷爷抬着棺材盖就过来了,我张了张嘴想问父亲怎么回事。

    却见父亲眉头紧皱一脸的愁容,爷爷小幅度的摇了摇头,冲我使了个眼色,也是示意我不要说话。

    更多回复

    1 0
  • 扑(10)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死人盖棺一般都是严丝合缝的,可悬在我头顶的棺材盖是被翻转了180度。

    如此一来棺木与盖板之间就有点空隙,光线和空气还是能透进来的。

    随后我好像听见了棺材盖上放置了什么东西,听声音像是纸人。

    在这些嘈杂的声音消失后,外头安静了很长一段时间,我扒拉着棺材的缝隙往外看去。

    此时的厅堂已经内空无一人。

    光线来源是供桌上左右两根燃得噼啪作响的白色蜡烛。

    供桌的中间有一个香炉,炉内插着的三根清香,火星都已经烧到底部了,三寸多高的香灰却没有剥落。

    就在这时墙上的挂钟第二次响起,咚咚的钟声在寂静的深夜里显得尤为突兀,吓得我赶紧缩回棺材底部去。

    盖板与棺材之间衔接处的缝隙很小,小到仅能容许母蟑螂爬进爬出。

    就是这样的一个宽度可我却眼睁睁的,看见有一只纸板一样薄的手从缝隙伸进来。

    我使劲捂住自己的口鼻,避免自己因为害怕而发出声音。

    那只手臂不长,也就只能够到我额头的位置。

    感觉那只手好像要揪到我的头发,我只能尽量将自己的身体蜷缩成一小团。  

    我当时虽然也不知道那是什么玩意,但小心脏吓得都提到嗓子眼了。

    更多回复

    3 0
  • 猫(11)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好在那只手也不长,只是在棺材里捞了几下,没捞着就从棺材里伸了出去。

    这时我隔着棺材好像听见了,屋内有风呼啸而过的声音。

    供桌上的东西像是被砸在地上,一时间我听到的都是七零八落摔砸的声音。

    紧接着屋内无端端的起了一阵大风,棺材盖板上的纸人一下子就被风给卷起。

    那速度很快,几乎是在同时我就听见很大一声撞击门板的声音,就算是十八级台风也没有那种威力。

    我用四肢死死攀着棺材底,重心尽量下沉,怕自己连同棺材都被风给卷了去。

    没想到这一股邪风,尽然能卷起我头顶的棺材盖,直接往大门的方向砸去。

    凉风是紧贴着我的脑门吹过的,冷得我打了一个激灵,紧闭着眼睛是大气都不敢出。

    彻骨的冰凉仿佛我是躺在大雪地里一样,牙齿上下打颤,浑身止不住的发抖,这样的煎熬持续了将近十来分钟。

    慢慢的我的身体逐渐从冷变得灼热,时冷时热的,意识也开始变得迷迷糊糊的。

    之后我一连三天高烧不退,打针吃药是毫不见效。

    最后还是我爷爷在我后背抄了整整上千字的谱佛品,我的烧才慢慢退了去。

    当时我躺在床上虽然意识迷糊,但似乎听见了父亲和爷爷之间的谈话。

    “爹,和尚有说什么吗?咱九斤还能不能好好的?”

    更多回复

    1 0
  • 扑(12)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那和尚说了,当年你婆娘肚子里怀了两胎,本来是对双生子,可是九斤气运旺,在肚子里就把另外一个克死了,那个东西还没出生就胎死腹中,怨气深,所以来找九斤索命。”

    我醒来的时候,我爹拿着竹竿准备要抄我的肉了,厉声道:“你那天躲进草垛里干什么?”

    虽然我不明白自己错在哪了,但看我爹那怒发冲冠的样子,我只能喏喏的回答道:“有个小孩跟我玩捉迷藏,轮到他当鬼来找我,我就藏进草垛子里了。”

    爷爷眉头一皱,紧张的问我道:“那个小孩是不是跟你一样大,脸是凹进去的,身体像是被压扁了一样?”

    我歪着脑袋回想了一下,果断的点了点头。

    “就是那个孩子,和尚说的果然没错。”爷爷说着颓然坐倒在太师椅上。

    爹看爷爷担心我的样子,可我还傻乎乎的没办法理解大人的良苦用心,便起不打一处来,抄起竹竿对着我的屁股来了一记,说道。

    “以后不许和来路不明的小孩玩知道吗?玩捉迷藏,小心让真的鬼给你捉了去。”

    我哇的一声顿时就嚎啕大哭,其实我裤子穿得厚,并不是疼哭的,全是让我爹给吓哭的。

    爷爷把我揽到腿边轻声说道:“九斤啊,可得听你爹的话,别总是记吃不记打。”

    更多回复

    4 0
  • 猫(13)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小孩是没心没肺的好了伤疤忘了疼,没过一天,我就又开始下地疯玩了。

    我们家的木门是怎么被砸烂的我也没问,就看见那个被砸得支离破碎的纸人,边上还有一块被砸裂的棺材盖。

    大人们将纸人放进棺材里,抬到后山就给扔了,那个胖和尚自我清醒之后也没见着。

    那晚之后我们家唯一有变化的,就是供桌上多了一个牌位,上面没有写名字,就刻了我的生辰八字。

    对于那晚发生的事爷爷不让我多问,多嘴说一句,我爷爷就佯装解皮带的样子吓唬我。

    在此之后,我也没见着那个丑孩子,除了同村的这些瓜娃子,我也没再看见那些生面孔了。

    只是每年一到我生日那天,我是不知道别人家怎么过的,我们家就是白灯笼白蜡烛,清香果盘上供。

    生日整得跟祭日一样,我还小也不懂什么忌讳不忌讳的,要不是大人提醒,我哪会记得自己生日是哪一天。

    同村的村民只要看到我家一挂上白灯笼宁愿绕道走,也不打我家门前过。

    我生日那天也被禁止出门,不管我怎么闹,就是绑也要把我绑在家里。

    晚上的时候,也不让我回屋睡,只让我在厅堂内的供桌底下睡一宿。

    我就这么磕磕碰碰的活到十四,现在我回想起当时,如果当年胖和尚能出现的话,兴许我爷爷就不会死了。

    更多回复

    1 0
  • 扑(14)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那一年爷爷也才七十七,虽然是古稀之年,但身子骨还比一般老人还要硬朗,下地收稻子,挑粪撒农药这些我爷爷做得比年轻人还利索。

    我们村的老人都有提前为自己准备棺材的习俗,上了年纪的老人家里都会摆上一副棺材,棺材,棺材,升官发财嘛。

    做的人多了,大家也不会觉得晦气,儿女也会提前帮老人预备寿衣,这是孝心的体现。

    生老病死人之常情,人到老都行将朽木,能亲眼看见自己的后事准备得当,老人也能走得安心一些。

    也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之中命数自有天定,这一年我爷爷拿出自己攒了许久的棺材本,定制了一口寿棺,就停放在我们家的后堂。

    爷爷经常拿抹布擦拭上面的灰尘,还跟我开玩笑说这以后就是他的床了。

    出事的那天刚好是我的生日,我爹照常在门口挂上白灯笼,我爷爷买了两斤酱牛肉,还宰了家里唯一的一只老母鸡当下酒菜。

    三个人桌子上摆了四副碗筷,余下的那副碗筷冲着供桌上的牌位,筷子插在饭碗里一根高一根低。

    更多回复

    3 0
  • 猫(15)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吃饭之前爷爷让我先给刻着我生辰八字的牌位烧香,这么多年了我也没学会爷爷念叨的那几句话。

    爷爷只好抓着我的手就当是我说的一样,对着牌位说道:“你有福气早登极乐往生净土,九斤没福气才留在世上替你受苦,打虎还得亲兄弟,多烧香多保佑。”

    说完我便将香插进香炉里面,对着牌位磕了三个响头后才能动筷子。

    看着我爹和爷爷你来我往的一杯接着一杯喝着,很是快活的样子,没尝过白酒的我对这东西也开始好奇起来,缠着想要讨一口喝看看。

    我爹态度坚决的回了我一句:“小孩子喝什么酒,不准喝。”

    “你十二岁就背着我偷酒喝了,九斤都十四了不会比你差到哪里去。”爷爷喝得高兴,用筷子沾了一滴酒给我尝了尝。

    自家酿的梅子酒,尝着跟果汁一样香甜,我硬是缠着爷爷要了小半杯。

    梅子酒很好入口可是后劲却也不小,没多久我就晕头转向迷迷糊糊的,什么时候睡过去的也不知道。
        一阵彻骨的凉意扑面而来,我睁开眼睛一看面前居然是我在水中的倒影,腰间挂着井绳,我居然悬挂在自家的井口上。

    我双手死死抓着井绳不敢松开,只见倒映在井水里的那张脸竟然冲我咧嘴笑了。

    更多回复

    1 0
  • 扑(16)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三章 没能下葬的尸体

     

         我被吓得都忘了喊救命,倒挂在井中的身体抖得厉害,双手要去抓井壁上的石头,却只抓了一把绿色的青苔。

    这时只见倒影在井中的那张脸慢慢荡漾开,好像井底下有什么东西在拨弄井水一般。

    在那张脸的眼睛鼻子之间慢慢出现一个漩涡,很快那张脸就破散了去,漩涡越卷越大井水拍打着井壁,水花不断喷溅在我的脸上。

    被冰凉的水一激,我吓得大声叫喊起来。

    “爹,爷爷……”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稚嫩的孩童笑声,空灵的声音在井中回响,惊得我赶紧止住了哭声。

    忽然间我的身体猛的往下一沉,悬挂在我腰上的井绳也不知道怎么的竟然就松了,我的手上满是青苔,求生的本能让我握住了绳子,可是我的手却没能抓住,我的身体一个劲的往下呲溜。

    “扑通”

    我的身体沉下井底,井水很凉彻骨的阴凉,冻得我整个人都清醒了,憋着气我双手在井下使劲扒拉着,几个狗刨很快就浮到水面上来了。

    抬头往井上瞧去,借着月光我看见井边也有一个人正往下面张望。

    更多回复

    2 0
  • 猫(17)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九斤。”

    我一听这声,井边上的人就是我爷爷,井水是在太冷了,我打着哆嗦喊道:“爷爷我害怕。”

    “别怕,爷爷放水桶下去,你抓着水桶,我给你拉上来。”随后爷爷便把挂着井绳的水桶扔了下来。

    我抱住水桶后爷爷就开始往上收绳子,很快我的上半身就出了水面。

    这时爷爷突然停止了收绳子的动作。

    不是井上出问题,而是井下不知道什么东西抓住了我的右脚。

    我用脚甩了几下,又朝井底猛踢了两脚,可是那东西就好像是缠上我一样,怎么也甩不掉。

    井下的东西抓住我的脚猛的发力将我往下拽,爷爷一个没留神手里的绳子竟脱手了,绳子快速往下掉。

    这次我双手抱着水桶呛了好几口水,连带着水桶再次沉到井底。

    突然看见水井上爷爷的身影往下纵身一跃,噗通一声也跳下井来。

    随即一只宽大厚实的手掌抓住了我的肩胛骨,用力将我往上一带,我的头就从水底下冒了出来。

    “咳咳咳……”

    爷爷踩着水将我驮在肩膀上,让我的身体尽量离开水面。

    “我们张家欠你的,你来找我,如果非得死一个你才能消停,那我的命给你。”爷爷的喊声绕着井壁发出短促的回声。

    更多回复

    1 0
  • 扑(18)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突然爷爷的身体往下一沉,井水立刻淹没了他的头顶,我也跟着沉了下去。

        爷爷用尽所有的力气将我托举抬高,慌乱之中我抓住了井绳。

       “九……九斤抓住上头的绳子,赶紧爬不要管爷爷。”

    没想到这句话竟然成了我爷爷最后的遗言。

    我两手缠住绳子,一脚蹬在井壁上,再回身要去看爷爷的时候,就看见爷爷的身体沉了下去。

    也不知道是因为害怕还是因为伤心,我是哭喊着从井里爬了出来。

    当时我爸正在附近的厂子值夜班,我是一路哭一路跑到厂门口的。

    见到我爸面的时候,我是急的一句话都说不全,只能逮着什么就说什么。

    “我……我我掉井里了,爷爷在井里上不来。”

    我爸先是一愣,听清我话里的意思之后撒腿就往家跑。

    隔壁几乎邻居被我的哭喊声给吵醒了,几家的汉子都出来看到底发生什么事,有几个衣服都来不及换穿着裤衩就来了。

    “九斤他爸这是咋了?九斤咋哭成这样。”

    我抽噎着说道:“王……王叔,我爷爷掉井里了,你们快拉他上……上来。”

        “啥!九斤他爷咋啦?”王叔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我爸边上,看我爸傻愣在原地跟丢了魂一样的一动不动,王叔冲依然站在大门口的几个人骂道:“愣啥愣,快救人啊。”

    更多回复

    1 0
  • 猫(19)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几个叔叔伯伯一听连忙跑到井边去,只是往下探了个头,不知怎的竟然都纷纷往边上退。

    王叔绳子都在身上绑好了,一条腿跨在井上就准备要下去,头往下一探,随即面如土色,哆哆嗦嗦的将腿从井里收了回来。

    我爸则是瞪大了双眼,扑通一声跪在井边,脸上的表情无限的悲痛,仰天大喊了一声:“爹,你走好。”

    “快喊你爷爷,再不喊以后就没得喊了。”王叔在我后膝盖的地方踢了一脚,我瞬间就跪了下来。

    我不懂为什么这些叔叔伯伯都不下井去救我爷爷,当我听见王叔跟我说这句话的时候,我声嘶力竭的对着井的方向喊了一句爷爷。

    跪着用膝盖要往井边上去,可是王叔却好像知道我的意图一般,死死按住我的肩膀不让我靠近井边。

    至终我都没能再看见我爷爷一眼,连尸体都没能瞧上一眼,因为尸体根本就没有从井里打捞上来。

    外面的天还是灰蒙蒙的时候,就在天将亮未亮的时候,赖头和尚出现了,他像是预感到会出现一样,在这个时候如期而至。

    这时候抽水泵已经搭接好了,准备抽水捞爷爷的尸体了,可是和尚却一句话制止了所有人手头上的工作。

    “时候还没到,尸体不能捞。”

    更多回复

    2 0
  • 扑(20)
    05-11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爸是一脸的震惊,所有人则对和尚的话是大为不解,但一时间也不知道是该听谁的。

    和尚将我爸带到一边,说了什么只有他们两个知道,事后我爸竟然真的决定不打捞尸体。

    人死讲究入土为安,我爷爷生前连棺材都准备好了,如今却不能叶落归根,连同宗的族长都骂我爸是大不肖。

    可我爸却听了和尚的话一意孤行,隔天我爸和叔伯们运来了一方大石盖将井口盖得严严实实。

    没有出殡也没有大操大办的仪式,那口棺材依然在我家后堂停放着。

    好事不出门坏事传千里,不过两天的时间这件事情就传得沸沸扬扬。

    说我爸不孝,说老人操劳一辈子棺材都是自己备的,我爸为了省钱也没捞尸也没送葬,还说我爸怕我爷爷因此不得安宁,用一方大石将井给封起来了。

    更多回复

    3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