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什么?

夜羽玄
05-14 发表
6825 12

第一章     大学


我叫夜玄,是刚考进S市某大学的大一学生,专业是考古。我是被调剂过去的,我报的专业是旅游管理,却被学院生生的调剂,我其实是比较抵触考古这一学科的,因为常年要跟死人打交道。虽然我一直在跟这些人在打交道,甚至是在靠他们在活命。

   刚报到的第一天,我就出丑了。我在上讲台做自我介绍的时候由于紧张导致左脚踩在右脚的鞋带上,硬生生的全班面前上演了一场狗啃泥的好戏。

   “哈哈哈.......”整个教室都在回荡着嘲讽的笑声,我慢慢的站起来,从长长的刘海中间看见了每一个捧腹大笑的样子,除了,当我目光触及到教室最不显眼的一个角落时,我定定了定眼神,那个人竟然没有笑,后来我才知道,他是我考古实践学科的指导老师——钱教授。这也就是我以后为什么没有坚持一直调专业的理由。总感觉跟钱教授在一起和“他们”在一起一样的舒服。

   “夜玄,你之前下过墓吗?”这是我第一次去钱教授办公室的时候,他问我的第一句话。

我很疑惑的抬头看了看他。

  “你脖子上的玉能给我看看吗?”他又继续说道。

听到这话的夜玄又点迟疑,但随即看了看教授,伸手把脖子的玉解下来给了教授。拿到玉的教授就好像是拿到万年的稀世珍宝一样,小心翼翼的捧在手心里。眼神中是难以挡住的兴奋。

  “这个玉你是怎么得到的。”教授一边摸着玉一边问道。

  “是出生那年村里来的术士给的。”

  “可以接我两天给我研究研究吗?”

  “这个...”她有些迟疑了。

  “嗯?”教授异闻的看看她,随即有低头看手里的玉。

  “对不起,钱教授。”她拒绝了钱教授的请求。

   听到拒绝的钱教授,尴尬的咳了一声,慢慢的又把玉交换给了夜玄,只是那个眼神一直没有离开过。

  “夜玄,不好意思,你脖子的玉跟传言中的‘双鱼’玉佩实在太像了。”

   “‘双鱼’玉佩?”她有些吃惊的看向钱教授。

   钱教授好像明白她的困惑,“在19571962年间我国著名的地理考古探险家彭加木在罗布泊的一个古遗址中发现的,据说玉佩有神奇的能力,能够造出不同平行空间的东西,而且两者之间的时间差只有七分钟。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大家无从考证,因为有可能知道这一切原因彭加木教授的去向也和‘双鱼’玉佩一样成了一个迷。”

 她听到教授的话之后,没有做出任何反应。只是眼神中闪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

拜别教授后,她心不在焉的走出了教学楼。外面艳阳高照,她完全没有注意到,直到走了两步之后她才反应了过来。像触电般立马躲回了阴影处,看了看手腕上的手表是下午两点多,她心里暗叫糟糕,今天出门太急,忘记带伞了。   

现在距离太阳下山还有段时间,她不能一直在这里等,等一下这里肯定会有很多的人过来,左右权衡了一番,她长长的吁了一口气,伸手将衣领往上提了提,直到能完好的遮住那块奇怪的玉,她才动身快步走了起来。站在楼上的钱教授,看见在艳阳中暴走的夜玄,嘴角扬起了一个复杂的弧度。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猫(1)
    05-15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二章   元婴


      

    勉强回到宿舍的夜玄,推门就弱弱的倒在了床上。舍友纷纷问她情况,她只是敷衍道对紫外线过敏,休息一会就好。见他的这么回答,她们也没有在多问,只有上铺的赵紫阳快速下楼到商店买了冰袋回来给她敷了敷。

    “谢谢你。”这是她第一次感觉到女性朋友的关心。

    “我看你脸色比平时还要苍白,你确定只是对紫外线过敏?”赵紫阳看着她的脸,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的,休息一会就好。”

     见她这么说,赵紫阳也没有在追问下去。看着她慢慢的睡过去,她才起身离开了。

    迷迷糊糊中她被痛意惊醒,颤抖的接过书桌上赵紫阳给她倒的凉开水,“咕咚咕咚”她大口的喝了下去,不过却一点渴夜没有解,嘴皮像沙漠里的行人的一样,干涸皲裂。身上的痛意越来越明显,渴意也越来越明显。她眼神扫过宿舍的每一个角落,都不见水壶的踪影。急急忙忙的穿了件带帽的运动衣,来到里宿舍楼最近的超市,买了两扎矿泉水,无奈结账的人太多,她在哪里有些焦急的等,看见她的人都投来了异样的目光,这么燥热的天气,只有她穿的密不透风,而且更为奇怪的是站在她身边的人都不由的汗毛倒立,牙齿打颤。终于,轮到她了,她用战战巍巍的手递给收银员钱,迫不及待的提着两扎水疯一样的跑。

    目得地就在她进校的前两天她就选好了,在学校废弃厕所的河边。那里基本上很少有人到在那里去,原由是传言那里曾今死过人。

    她有些狼狈的躺在河边,身边满是被她蹂躏过的矿泉水瓶子。身上的痛意没有减轻,反而越重,她脸上扯过一丝难看的笑容。伸手掏出了那个身体痛意的元凶,‘双鱼’玉佩。

    玉佩通体洪亮,“嘻嘻”。

       有些疲惫的她,正准备昏昏欲睡,却听到了让她头皮发麻的声音,她警惕起身,怀顾四周。什么也没有,连那种东西也没有,那刚才的声音是...

       “嘶”她不由的到吸一口气,手指传来了针扎般的痛意,玉佩在夜玄的下意识中掉在了地上。

    “嘻嘻,好喝,好喝。”

    她不可置信的跪在地上死死盯着地上的玉佩,突然,她开始大笑了起来,伸手咬破了自己的手腕,血顺着嘴角很快的流了出来,让她的样子看起来有些狰狞和恐怖。“滴答滴答”她将破手腕搭在了那个通体发红的玉上,可以看见玉佩在以看的见得速度在慢慢接受血液。

         “嘻嘻,不愧是半阴人,精元这么好喝。怪不得师兄跋山涉水也要找你呢。”

    “当当当”学校的大钟响起来了,该到所有人休息的时间了,眼看着床下空空的铺位,赵紫阳不由的担心起来,电话出去夜没有带,鞋子看起来也没有换,会去哪里呢?她焦急的在宿舍等了夜玄一晚上竟然还没有回来,等到天麻麻晾的时候,她悄悄的出了宿舍门。

    踏着露水,迎着朝阳,赵紫阳终于在河边找到了一身狼藉的夜玄。“喂,夜玄,醒醒。”她有些慌乱的叫着她,并试探试探她的人中,幸好,她还有气。可是,她为什么会浑身是血的躺在这里。

    更多回复

    0 0
  • 扑(2)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三章    补血


    糊里糊涂的夜玄,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记得在梦中有一个穿着红色小裙子的小女孩冲她笑的很甜,甜的能把人迷惑。等等,迷惑?她猛然睁开双眼,入眼的是一片白。

         “你醒了?”

          她转头看向床边的人,是赵紫阳。“我这是?”她刚要抬手挠头,却发现手臂上传来的疼痛。“呼”她倒吸一口气。

        “在学校的医务室,伤口已经给你包扎过了。”

    看着手上的伤口,她大脑迅速扫描着之前发生过的一切,突然,她好像想到什么,伸手去摸脖子的玉,没有。她一把翻开被子,下床就要去找。

    “怎么了?夜玄。”赵紫阳关切的问道。

    “我的玉,不见了。”

    “是这个吗?”赵紫阳伸手把玉佩放在她的面前,看到玉的夜玄点了点头,赵紫阳伸手把玉佩放在了夜玄的手心。“知道它对你很重要,所以格外留意帮你找了回来。”

    “谢谢你。”夜玄抬眼看了一眼笑眯眯的赵紫阳,没有在说话。

    “对了,你怎么会一个人受伤昏迷在河边,那里可是学校的禁区。”

     “跑步不小心被树枝刮到,累了就顺便在那睡着了。”夜玄低头胡诌着牵强的理由,任谁看了伤口都会知道,那是人的牙印。赵紫阳听到理由没有再继续追问下去,只是眼神中闪过一丝复杂的情绪,快的让人无法捕捉。

    睡了一天的她,想出去自己走走。奈何赵紫阳怎么也不放心夜玄一个人出去:“我真的没事,只是在操场上走走。”

    “不行,万一又受伤了怎么办?”

    “额...那个只是意外。”

    “走吧,反正我闲着也没事。”

    拗不过赵紫阳的夜玄,哭笑不得。但心里却不知为何是暖暖的。

    操场上的人不多也不少,只是两两配对。“嗯...人家说大学就是贪恋爱的地方,之前我还不相信,现在完全信了。”

    “你想谈恋爱了?”夜玄淡淡的来了一句。

    “我才没有,我这不是有你吗?”她笑着撒娇般的拉起了夜玄的手。“哇塞,你的手好凉呀。不对,是冰吧。”

    听到赵紫阳这么一说,她受惊般的从她的手里抽出了自己的手。眼神中说不出的冰冷。

    “人家说,手凉的人上辈子是天使呢!”

     她看着笑嘻嘻的赵紫阳,终究没有把心里的话说出来。“嘟嘟...嘟嘟...”手机欢快的震动了起来。

     “喂,爸爸。”

     “嗯。不小心刮破的,没事了。”

     “没有,挺好的。”

     “身体挺好的,为什么要补?”

     “知道了,我会小心的。”她突然不吭声了,电话那一边的人似乎也没有吭声,就在电话快要挂断的时候,她有一次开口了“帮我给妈妈烧点纸,她的情况看起来不是很好。”

    电话挂断,她伸手把手机放回裤兜。看了看天色,已经从灰慢慢的变成了黑色,就转身准备打道回府。一路上,气氛尴尬的要死,夜玄低头不吭一声,可把旁边的赵紫阳给憋坏了。

    “那个,夜玄。为什么你的手机不开铃声,总是振动或者静音,而且静音你也能第一时间的知道有电话打进来,你是怎么做到的?”赵紫阳小心翼翼的问道。

    行走的夜玄,立马停住了脚步。有遮住刘海的眼睛看了看赵紫阳。“又东西会告诉我的。”

    说完,也不等赵紫阳,一个人我往宿舍方向走去。还在原地的赵紫阳,也许是因为夜玄答案的缘故,竟然打起了冷战。凉风袭来,她冷的感觉牙齿开始上下打架。

    或许,真如她的猜想一下,夜玄身上肯定有故事。

    更多回复

    0 0
  • 猫(3)
    05-17 发表 [寂寞]发表

        第四章    半夜床边鬼


    也许是前两天与夜玄对话的缘故,赵紫阳每天晚上都会早早入睡。这天半夜,大家都已进入梦乡。睡的迷糊的夜玄,却猛然睁开了自己的眼睛。大口的吐出了一口气,起了半个身子,看了看床的侧边,不由的就想抽自己一巴掌。

    “小姑娘,你不害怕吗?”床边响起了一个听着让人很不舒服的声音。

    夜玄抬头看了看床边的东西,一件花布制成的棉裤和一件黑色的厚重外套,凌乱的头发下可以看见血肉模糊的脸,脑袋更是有大口大口的裂印。口子有足够大,可以清晰的看见里面黏糊糊的东西。

    “你是...摔死的?”

    她带着疑问的语气说道,“嘻嘻。”床边的东西只是发出了这两个字且听起来有些刺耳。没有听到想要的回答,她翻了翻白眼,无趣的身子往下一缩,转了个身继续的睡去。

    “我的孩子大概也和你一样大了吧!”过来许久,床边的声音传来。

    “你在这里停留了几年?”夜玄没有回头,睁开明亮的眼睛淡淡的问道。

    “太久了,在建学校的时候就已经存在了吧!”

    “怎么没有去投胎?”

    “我不能,煞气太重了。”说到这里,她似乎有些委屈,喉咙开始发出咕叽咕叽的声音。夜玄好奇的转过了身,不由倒吸一口气。因为那张血肉模糊的脸就在自己转脸的那一刻紧紧的贴着自己。不由的瞳孔有些放大,手指紧紧的扣住了床单。鼻子边传来淡淡的腥臭味,很刺鼻。她不由胃里开始闹腾。

    “你是半阴人?”她有些惊奇的问道。

    “呵呵”她并不想回答她的问题,只想让她赶快离开这里。因为她余光已经看见对面铺位的舍友紧了紧自己的被子。

    “你半晚上出来,就只是为了吓我?”她顿了顿,岔开话题的说到。

    “当然不是。”床边的东西死死的盯着她。笑嘻嘻的说到。

    “那是...”她有些疑惑,大脑迅速转动。莫非...“你在散你的煞气?”

    “有时候聪明并不是一件好事,小姑娘。好了,不陪你玩了。”说着就起身,许是动作幅度有些大,牵动的头上身上的黑乎乎的液体流了出来,她不禁皱了皱眉。

    “你太瘦小了,该补补了,不然怎么养的起那个庞然大物。”说完这句话,便消失不见了。留下一脸懵逼的夜玄,天快亮了,她却在也无法入睡。

    第二天一大早,她就起床了。去了学校的医务室,量了血压、测量血糖还称了体重。50kg按照医生的说法就是合适,她不用补,但为什么爸爸和那个半夜的床边鬼都要自己补呢?

    正在饭堂吃早饭的她,伸手接过电话。

    “玄,爸爸给你卡里又打了些钱。”

    “嗯?生活费够用呀。”

    “一个人在外,总归照顾好自己,女孩子有钱在身边不吃亏。”

    “好。”

    “我给你从老家寄去了两包大枣,多吃些大枣补血。”电话那头似乎把补血两字压得有些重,让人听了感觉别有用意。

    “我知道了。”

    疑惑的接完电话,她就转身离开了食堂。一出门就遇上了赵紫阳。

    “夜玄,早饭吃了吗?”

    夜玄点了点头,赵紫阳立马嚷道:“等我,我去买早餐,我们一起去上课。”夜玄没有吭声。

    走在教室的路上,夜玄好像想到什么一样。“昨晚...昨晚睡的好吗?”

    “挺好的呀。”说完,立马转头看夜玄,笑嘻嘻的说到“是不是晚上没有我睡不着呀?”

    夜玄干咳了一下。“以后睡觉不要把鞋头朝向自己的床。”

       “为什么呀?”

       “总之按我说的做就好。”

        听完话的赵紫阳损损肩,跟在夜玄身后继续往教室走。

    更多回复

    0 0
  • 扑(4)
    05-19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五章    玉佩


    上课的铃声清亮的响了起来,钱教授迈着硬朗的步伐走进教室。双眼熠熠生辉,尤其是看见夜玄之后,更加的有神。因此,班上传言,说钱教授对夜玄有意思

    “你看,那女的又和钱教授眉来眼去的。”

      前后左右的同学相继议论了起来,在夜玄旁边做的赵紫阳不由得有些紧张起来。“夜玄

      “没事的,我不在乎。”夜玄眼神有点冰冷的说到。课堂上干巴巴的历史理论让所有人有些昏昏欲睡。只有她是个另外,听得是格外的入迷。好不容易如坐针毡的一节课结束,就在大家的猜疑中,夜玄跟着钱教授走出了教室。

       “钱教授。”夜玄叫住了快步赶往办公室的钱教授,钱教授先是一脸的茫然,但看清来人时,眼睛里说不出的高兴。“夜玄,怎么了?”

    “我想再跟教授谈谈有关玉佩的事?”

    “来吧,去办公室吧。”

    夜玄与钱教授一前一后的来到了办公室。

       “教授,上次你提到的那块玉佩现在在哪里?”

       “已经消失很久了。”

       她伸手解开自己的玉佩,递到教授的面前。“那你看我脖子上的这块是真是假?”

         你的这块玉,从玉的质地上看,应是难得的好玉,怎么也得有四五千年的历史,但是从玉的鱼造型来看。也就二三千年的历史。

    “您的意思是这块玉是真的?”

    “不但是真,更是绝品。不过

    “不过什么?”

    “你听说过没?玉能养阴。”

    夜玄木讷的摇摇头,钱教授摸着手里的玉,慢慢说道:“玉属性凉,不但可以养阴。好玉更是能吸阴。相传,在彭加木教授找到玉时,并不是他消失了,而是由于双鱼玉佩映出了两个彭加木。”

    “那见过双鱼玉佩的人?”

    “至今没有存活下来的。”

    他们都沉默了,许久,夜玄才开口说道:“教授,我突然记起来还有点急事,我就先不打扰您了。”听到话的钱教授从凳子上站起来,走到夜玄身边,把玉佩放在她手里。“最近看你有些消瘦,多多注意身体。”

    她迷惑的看了一眼面前的教授,希望能找到疑惑后面的答案,可惜没有,她有些失望的走出教学楼。
      “喂,爸爸。关于我身上的玉佩你能在给我详细说说吗?”

      “咳咳,怎么会突然记起来问这个?”电话那头是个比较苍老的声音。

       “没有,就随便问问。”

       “哦,玉佩的事情小的时候就告诉你了,你出生时,正好村里有师父经过,你母亲生你难产走了,师父看你生的乖巧,有跟你有缘,就把随身的玉佩曾送给你。希望保你平安。”

       很原先的解释一模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那你知道,玉养阴吗?”她追问道。

       电话那边没有了声音,她以为是信号不好,可是电话还在通话当中,就在她失望的要挂掉电话的时候。电话那边有了回应。“没有的事情,别听外面的人瞎说。”

       “可是...

       “小夜,不管发生任何,爸爸都是为了你好。咳咳...玉佩千万不能离开自己。昂?”

       “我知道了。”

       她伸手挂掉了电话,慢悠悠的走到了学校的大门口。门口是一条很宽阔的马路,但是平时看起来不是很拥挤的马路,今天却热闹异常。她刚准备抬脚去看个究竟,却又东西拉住了她的衣角。

       “姐姐。”

       她下意识的转头去看,衣角上血迹斑斑,她深呼吸一口气,强壮淡定,却还是被眼前的东西吓得全身僵硬。

     

    更多回复

    0 0
  • 猫(5)
    05-21 发表 [寂寞]发表

         第六章      死婴


     

      那是一个满身是血的小孩,正揪着自己的衣角。全身的血就将是在血水里泡过的一样,它死死的盯着夜玄看着。

      “姐姐,我找不到妈妈了。”

      夜玄有些紧张的说不出话来,她目不转睛的看着眼前的这个小孩。“你是...哪里...哪里找到我的。”

       她深呼吸了在呼吸,但还是忍不住打颤。小孩用还在滴血的手指了指马路的中央的人群聚集区。她跟着小孩给她指的方向走去。“呕”她不禁干呕起来,入目是一个比屠宰场还要让人恶心的场面,一个五六岁的小孩在一两大客车的轮胎下面,还没有发育完全的弱小器官被不情愿的挤了出来。可能是悲剧发生的太快,小孩脸上还洋溢着当时快乐的微笑,许是角度问题,夜玄能感觉到小孩在死死的看着自己,仿佛在笑着躺在血泊里。“姐姐”她看见那个小孩的尸体叫了她,她立马转头看旁边拉着自己衣角的小孩。

    地上的尸体慢慢的动起来,露在外表的器官也在发着噗嗤噗嗤的声音,听起来是那么的让人不舒服。

    “姐姐,嘻嘻。”她不由的向后退步,尸体却一直紧紧相逼,突然,不知道哪里出来了一辆汽车。“啪”被车压爆了东西的声音,什么东西在自己脸上一直往下流。她伸手一擦,是血。小孩的尸体被车子又一次的蹂躏了,她亲眼看见了。小孩似乎没有没有停留下来的意思,伸出被压的快成碎块的手,把自己的内脏往肚皮里塞了塞。起身又再次试图爬向夜玄。

    她惊恐的往后退,双脚像是被灌进铅了一样的沉重。诡异的笑容同施了魔咒了一样,让夜玄移不开眼睛。血手依然抓住了自己的脚踝。

    “啊...

    她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眼前更一片黑暗。难道自己刚才在做梦,可是刚才自己在教授那里?算了,就当是做了一场梦吧!

    就在她神经半放松的时候,“姐姐。”

    听到这个声音的她,头皮开始发麻了起来,身上的每一个毛孔因为这想金属划金属一样让人发毛的声音而张开。她感觉到自己的脚踝有凉冰冰、湿哒哒的东西划过。仿佛透过那层薄薄的被子,她都能看见被子里的东西正在认真的看着自己,掀开被子就能和自己眼神相撞。

    气氛异常的紧张,毛孔张合的声音似乎都能听到,她全身僵硬的坐在床上。等待着时间,一秒、一秒、又一秒的走过。就在这时,被子动力,掀开就是一张满脸是血的小孩的脸,张着还在掉血滴的嘴,诡异的笑着。

    她被突如起来的脸吓翻到在了地下。“啊....”她疯一样的尖叫了起来,嗓子却发现怎么也喊不出声。低头一看,一只半截的小孩的手在使劲的掐着自己。

    呼吸慢慢的变得困难起来,就在这个时候,那个掐自己脖子的手好像无意碰到脖子的玉佩,手慢慢的不见了。

    “夜玄,你没事吧?”

    在自己面前的赵紫阳一脸担忧的看着夜玄。“我这是怎么了?”她大口的喘息着问道。

    “不知道,我们听见什么东西掉在了地上,打开台灯就看见你缩在饭桌下面,脸憋的通红。”

    “你是不是做噩梦了?”

    她抬起疲惫的眼,正想给赵紫阳一个宽心的微笑。却发现,在赵紫阳的身后,那张诡异的小孩脸正在目不转睛的看向自己。她身体不由的颤抖起来,眼前一黑,便不醒人事。

    更多回复

    0 0
  • 05-22 发表 [寂寞]发表

    更多回复

    0 0
  • 猫(7)
    05-23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七章   医院


    刺眼的光驱走了身边所有的黑暗,她动动眼皮,睁开了疲惫的双眼。“撕”她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腹部传来的疼痛感是那么的明显。她掀开被子才看见自己的肚子像木乃伊一样被包的严严实实。

      “我这是...”她沉不住嘀咕一声。

      “夜玄,你可醒了。吓死我们了。”刚好进门的赵紫阳看见夜玄的嘀咕声。

       “你......在哪里发现我的?”她不知道该怎么去问赵紫阳自己的情况,她扶着有些微微发涨的脑袋问道。

       “在宿舍呀,你忘了吗?你半夜做噩梦掉下床,自己一个人所在书桌下面,问你什么,你也不吭声。紧接着,你就晕倒了。”

       “那我肚子...”在赵紫阳的描述画面中,她在努力的脑补昨晚发生的画面。“送到医院的时候就已经在流血了,是...是你自己抓的。”自己?她惊讶的好像中了头奖一样,身体木讷的随着赵紫阳在摆弄,她深深的陷入沉思。

    事情就好像是没有发生过的一样,她大脑好像被人洗过一样,一点残留都没有。

    下午因为还有课,赵紫阳就早早走了,留下夜玄一个人在医院里。她翻看了课本,就早早的入睡了。

    黄昏时分,她被尖利的叫声吵醒了。她揉了揉有些酸涩的眼睛,慢慢的走出了病房。楼道很安静,黄昏的颜色洒在灰白的医院楼道里,显得很美丽。不!确切的说是诡异的美丽。

    那个吵醒她的尖叫声在她醒来的那一刻消失了,楼道里的静,让她的心里升起了一股不好的预感。她向后退了一步,就在退步动作进行的同时,身体旁边的厕所门发出了“吱”的声音,她吓的立马停住了脚上的动作,紧张的咽了一口唾液。卫生间的门就好像知道她怎么想的一样,伴随着她动作的停留,也停住了声。气氛紧张到了极点,她是退夜不是,进也不是。

    一直维持一个动作的她,终于体力不支,脸上第一滴汗水的滴落,她趁机转过了身。她后悔了,呼吸都停留了下来。卫生间的马桶上坐着一个头发稀疏的女人,眼神就像死不瞑目的尸体一样呆呆的与她四目相接。苍白的脸下面有一个破洞的脖子,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她都能听到她粗重艰难的呼吸声。

    “滴答、滴答”是水滴滴落的声音,马桶上的女人没有要动一下的意愿,夜玄小心翼翼的吸了吐了一口,没有异样发生,她有大胆在保证不惊动马桶上的怪物的情况下,小心的吸一口气,就在这个时候,马桶上的怪物疯一样的朝夜玄扑来。她还没有来的急躲,身上就已经被马桶上的怪物紧紧的缠住,许是,怪物的头在自己的肩上搭着,她明显感觉到黏答答的液体顺着自己的脖子流了下来,她不敢动,深怕身上的怪物有另外可怕的举动。腹部出来了深深的刺痛,让她神经有些快要奔溃。

    一双冰冷的双手,在使劲的扯动着自己身上的伤口。她能听到到血在自己体内慢慢流出来的声音,她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被这个缠在自己身上的怪物吸走了,就在自己神情迷乱中,她看见身边的怪物抬起了在自己肩上的头,发黄的有些恶心的牙齿,让自己保持了几分清醒。也许是临死时的最后挣扎,她使出自己升上的最后一点力气,推开了它。

    “啪”玻璃破碎的声音。

    更多回复

    0 0
  • 扑(8)
    05-25 发表 [寂寞]发表

         第八章    尸体


      

    难到自己又做了一个无中生有的梦,哦!也许是吧,可能...就在睁开眼睛的一刻,她宁愿自己还在那个恐怖的梦里。床对面的人正是刚才梦境里的那个怪物。她和梦里一样,一样的用眼睛瞪着她,干瘦而又苍白的脸上透漏着曾今与病魔对抗的痕迹。脖子上的大洞给整个病房散发着诡异阴森的气息。梦境和现世夜玄已经分不清了,只是记起马桶上的怪物疯一样跑过来的冲向她的时候,她就不由的心跳加速。汗水已经把身上的衣服沾染了个遍,就连糟糕的蚊子欢快的洗自己的血,自己也没有办法去制止。     

    “额...” 像被人掐住了喉咙一样,发出了干涩的叫声。夜玄目不转定的盯着对看起来有些恐怖的人,她发声了,是死还是活?她大脑里飞速的思考着,对面床上的人只是干巴巴的直视着夜玄,就好像在和夜玄在做一个无聊而又不失乐趣的游戏一样,谁先眨眼睛谁就会输。

    地狱般的煎熬夜莫过于此吧,她慢慢的拉过自己的被子,罩住了自己的眼睛。可是就在眼看着成功的那一刻,一只手大力的掀开了被子,浑浊的眼睛让她再也无法继续镇定下去,紧绷了一晚上的神经终于在掀开被子的那个眼神中瓦解了。

    她光着脚,边跑边喊着救命。冰凉的地面远远抵不上心里的寒冷。

    “救命呀!有没有人?”她哭着扯着嗓子的大喊,整个楼道,整座楼都回荡她绝望的叫声。

    “怎么了?”前面一个人出来看见像疯子一样在楼道里乱跑的夜玄,喊话到。

    见到有人的回答,她像是看到希望一样,快步的跑向正往自己身边赶的医生。“救命!求你。”她哭丧着从嗓子里挤出着四个字。

    “发生什么事了?”医生一脸惊吓看着在地板上蜷缩的夜玄,脚上血迹斑斑,嘴角也留下了一丝丝的血丝。“别害怕,现在有我呢,放松!”

    医生就像哄小孩的一样,哄着精神奔溃的夜玄。值班的护士闻声夜敢了过来。“我送你会病房,先处理一下你的伤口。”病房?那个像极了死不瞑目的眼神还在自己眼前晃荡,她颤抖的更加严重。眼细的医生一下子注意到了要点,吩咐值夜班的护士去查看一下夜玄所住的病房。

    几分钟的时间内,伴随着护士的压抑的叫声,医生知道了整个事情的来龙去脉。那个和夜玄同住一间病房的喉结癌的患者死了,死因是惊吓过度而亡的。也就是说,夜玄和这个尸体在一个房间睡了整整一晚上的时间,而且更让夜玄发疯的是,她竟然和尸体玩干瞪眼玩了大半晚上。

    “夜玄,要不在医院住一晚上吧?等你脚上和腰上的伤好些再走,今晚你害怕的话我过来陪你。”赵紫阳担忧的看着夜玄说到。

    “不用了,我想回学校。身上的伤回学校在看。”夜玄一口气就拒绝了赵紫阳的好意。看着已经国球大半天,身体还止不住哆嗦的夜玄,赵紫阳在没有说什么。“那我去帮你办出院手续。”

    “谢谢你。”冰凉的眼神中终于流露出一丝异样的感情。

    赵紫阳刚出病房,昨晚的那个医生就进来了。对于这个看起来有些帅帅的医生,她心存着万分的感激。

    “这么急着出院?”医生上前摸了一下夜玄的头,并说道。

    “奥,昨晚...昨晚谢谢你。”夜玄又些别扭的说到。

    “没事,这事遇到任何人都会受到惊吓,何况你一个女孩子。”

    听他这么一说,她不知道该怎么搭话,所以选择了沉默。

      “你腹部以前受过伤吗?或者有什么让你感觉不舒服的?”

       夜玄摇了摇头。“那么你为什么会一直抓自己的肚子?”见夜玄还是保持沉默。医生只好打趣的说到。“只是提醒你,下次注意,在抓伤了,可能会感染。”

       夜玄就像娃娃一样,点点头或者摇摇头。

    更多回复

    0 0
  • 昨天13:17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九章   烧纸


    等着赵紫阳办好出院手续,夜玄催促着赵紫阳连忙的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她在院门口看见那个同房死掉的人的家人。在神情中就能看见他们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虽然是说昨晚的那个人是早已经死掉的,但时我在刚才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听见他们都说那个人是被吓死的。”在回校的车上,赵紫阳突然给夜玄说到。

       “怎么死掉的?”她吃惊的问道。

       “就在刚才我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听院里的人护士议论说是吓死的。”

       “不是已经确定是身体无法承受手术而死的吗?”

      “我听那些护士说,虽然昨晚的那个值班护士倒霉遇到了这事情,背上了黑锅。但是那个尸体的死后症状却不是那样。那个死后瞳孔放大,而且手指都是蜷缩在一起的,好像在紧张的转什么一样。”

    听到这里的夜玄沉默了,回想起,今天那具尸体从病房抬出的时候,手指和脚趾是明显的收缩状。难道医院掩饰了那人真正的死因,是为了保住医院的名声?不然,她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医院虚报了死者的死因呢。

    转眼之间,出租车已经来到了学校大门口。赵紫阳扶着夜玄货到自己的寝室,帮着她躺在床上。便出去寻找吃的去了。尽管昨晚睡得是有多么的不好,只要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便睡意全无。摸着肚子上若有若无的痛意,难道自己鬼上身了?她大胆的猜测着,但是马上又否认了,自己是能看见那些东西,但是爸爸和村长都说自己是不会被那些东西侵扰的,因为有术士的玉佩。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赵紫阳带着饭回来。

    面对赵紫阳的好意,没有一点胃口的她还是装着像某像样的吃起来。“紫阳,等会你还有是事吗?”

    “嗯...好像没有。怎么了?”

    “帮我买点纸钱,我等会要用。”

    “加里人有要今天祭祀的吗?”

    夜玄摇摇头。“是昨晚和我同病房的那个人。”

    听到夜玄这么说,赵紫阳很吃惊。但却意外的没有多问什么。

    晚上,趁着学生都去上自习的时间,他们找了个人流量比较少的路口,烧纸钱。赵紫阳是城市里的孩子,她并没有经历过在十字路口烧纸钱这种事情。

    “呐,夜玄,你害怕吗?”赵紫阳往夜玄身边靠了靠,四目张望的说到。

    “跟你说,在宿舍等我的,你偏要跟来。”

    “我还不是担心你。”

    点点火苗开始蹿动了起来,她们跪在十字路口。赵紫阳眼睛紧闭的默默祈祷,夜玄则神色严肃,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周围。突然,烧纸的火猛然大了起来,差点烧到她们两个人的脸。突如起来的突发症状她们一下惊慌失措,夜玄还好些,赵紫阳直接尖叫了起来。

    火苗的前方站着一个一身白色的人影,头发稀疏的不多几根,眼睛中布满了血丝,瞪得大大的。嘴巴大张,但是干涩的声音却不是从那里发出的,是从脖子下面的那个深渊发出来的。夜玄吃惊的看着离面前不远的人影,身体僵硬。

    “夜玄,你怎么了?”赵紫阳看见夜玄呆呆的眼神,害怕的小声问道。

    “没事,我现在小声的喊一二三,我们一起回头,不管发生任何都不要回头,明白吗?”夜玄说到。

    赵紫阳紧了紧握着夜玄的手,“三、二、一”他们一起转身,就如夜玄说的一样,赵紫阳扶着夜玄快步向学校的大门走去。越走越吃力,就好像有人在身后拽着自己一样,赵紫阳刚好奇的要转身去看,却被夜玄大声喝止。

    “别回头。”

    被这么的一大声喊道,赵紫阳连忙直直的低头向前走,脖子的凉意慢慢慢慢的袭来,那种刺耳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一直响动,震的她有些难受,忽然,她好像想到什么,伸手摸到脖子里的玉佩,想脖子后面转过去。

    “啊...”一声尖叫,他们的身子开始轻松起来。快步走到学校,夜玄才松了一口气,“好了,我们安全了。”

    赵紫阳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但随即又尖声的叫了起来。吓得夜玄也随即精神紧张了起来。

    “夜玄,我手上有血。”赵紫阳惊恐的喊道。

    “紫阳,喂,放轻松,那是我的。”夜玄有些吃力的抓住赵紫阳说到。

    “你刚才受伤了?”赵紫阳这才安静了下来,立马检查夜玄的身体。

    “我想可能是肚子上的伤口裂开了。”夜玄淡定的说到。

    这才转移赵紫阳的注意力,让赵紫阳暂时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认真的给她换绷带,从新包扎。

    也许,就如同赵紫阳说的一样,那个人真正的死因被医院隐瞒了。

    更多回复

    0 0
  • 扑(10)
    昨天13:19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二十八章    怪村


    老梁死了?我愣了一下,为什么老梁死了,我没有收到消息,当然,还有一件更让我震惊的事情,老梁死了,也就是说,我们那个办公室里面剩下的活着的人里面也就只剩下我和林姐两个人了。

    如果老头王超没有问题的话,那么他说的忌惮的那个人应该是林姐无疑了,当然,这一切都是建立在老梁死了的前提下。

    但我觉得事情已经八九不离十了,毕竟这个给我通报消息的人,大半夜的悄无声息的潜入我的房间里面,不可能就是为了骗骗我这么幼稚的事情。

    我拿出手机来,给林姐发了一条消息,“老梁死了?”

    发完后,我心里还感觉有些发怵,首先,是为自己的生命危险而发怵,我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根本上就不是个安全的地方,居然有人可以无声无息的就潜入了这里,那也就是说,如果那个人想要我的命的话,我和赵冲两个人八成是活不下去的。

    我伸出手去把镜子上的字迹给抹去,继续用水冲洗着我的脸,可能是我的动静有些大了,赵冲也醒了,说要和我一起出去。

    这些东西说起来,都是一些日常很容易看到的东西,但真的买起来,却也真的是麻烦的很,我们两个人买完东西,吃完饭的时候,都已经早上八点钟了。

    到车站找到了前往横江镇的大巴后,我们两个人就坐了上去,在车子上的时候,我脑子里面一直在思考着老梁死去的事情。

    就在这时候,我的手机响了,我拿出来一看,却不是林姐发来的消息,而是一条匿名信息。

    “如果不想死的话,把手机卡拔出来扔了。”

    什么意思?我愣了一下,我刚想回消息,一个电话打了进来,是林姐打来的电话,不知道为什么,看着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我开始有些慌了。

    “你怎么了?来电话了不接。”这会儿在一旁的赵冲也有些好奇的开口询问着。

    我咬了咬牙,把手机给关了,然后把电话卡给拔了出来,有些事情,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林姐现在的确有些说不清楚了,反正我手机开着机也是没啥用的,不如直接关了比较好。

    我拔出手机卡,往窗外丢了出去,赵冲看着我这一套莫名其妙的举动,也皱起了眉头,不过很快她也想到了什么,就不再询问了。

    从宜宾到横江县要一个半小时的路程,我们两个人到了横江镇后,我也发现这里地理位置有些不太一样了,整个镇的构造,有点像是道藏中所描述的龙脉,而且还是超级大的龙脉那种。

    这种地方的风水极其的好,虽然我看不明白这里的风水究竟是哪里比较好,毕竟我就算是个半吊子,但根据道藏上面所描述的,风水好的地方,不仅养人,而且还养尸。

    在这种地方,很容易会出现一些脏东西的,那么95年这边闹出来的僵尸事件,也算是有了一个由头。

    吴彤的老家青龙背是一个叫做丘林村的地方,这丘林村算是这边最为贫困的地方,哪怕是我都已经到了镇上了,想要去丘林村还是得要半小时的路程。

    我们两个人在横江镇随便弄了点东西吃,然后就开始打探着去丘林村怎么走,别说还的确难找,最后我们两个人找了一辆拖拉机,给了他四十块钱,负责把我们给送过去。

    不过好赖是到了,听说我们目的地是丘林村青龙背后,那个老农也和我们聊开了,“你说你们两个小娃娃去青龙背那地方有啥子好耍的嘛。”

    “去找个人。”我开口回答道。

    “我看是去探险吧,我都搞不懂你们城里人,前些年也有一队你们这样的城里人去青龙背,全都给死里面了,尸体到现在都还没找到哩。”那老农讪讪道,“你们知道不,青龙背那地方,可出过僵尸。”

    想看更多的精彩内容加楼主的微信:一八七九四一九五一七一。不用等更,直接读爽文

    我一听,感觉这老农可能知道些什么,连忙开口说道,“怎么回事?您肯定知道,能不能和我们说道说道。”

    说着,我就给他递了一根烟,他看了一下,是天子,笑着说城里人抽的都是好烟,就点了起来,一边开车一边说,“那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那年镇上下大雨,那大雨我长这么大都没见过,青龙背那边山都滑坡了,好在住那的人早些年全都搬走了,不然死的人可就多了。”

    我认真的听着,毕竟拖拉机声音有点大,不认真还真听不清楚,一旁的赵冲也是一样,用手拖着小脑袋一脸的的好奇。

    “这一滑坡,从山里冲出来不少尸体,啧啧,听说全都是那会儿抗日战争的时候,鬼子躲在山洞里,活生生给饿死的尸体。”那老农开口说道,“那僵尸听说就是那些鬼子闹得事情,这小日本可真的是可恶,活着的时候是祸害,死了也作怪。”

    结果老农说了这么一通,和赵冲跟我说的也没有什么大出入,我也有些感觉无聊起来了。

    这一路上虽然风景和空气都挺不错的,但有些路根本没有修好,开过去的时候颠地厉害,赵冲倒没说啥,反倒是我这么个大男人,颠簸了半小时,感觉自己屁股都肿了,下来的时候,腿麻的厉害,要不是赵冲给我扶着,我估计能直接摔倒。

    不过好歹也算是到了,给老农算了钱后,我就跟赵冲两个人进村了,村里还是有不少人的,我们的到来也引起了村里人的注意,毕竟这村里平日里也挺穷的,距离镇上也远,这来了两个衣着光鲜的人,的确让人感觉好奇。

    这时候我也看到一个正坐在凉亭里面看书的女生,女生看上去大概十六七岁的样子,看样子应该是在上高中,我就过去问,这里是丘林村吗


    那个女生点了点头,一脸好奇的看着我们,“你们过来做什么?”

    这时候赵冲也开口说道,“我们过来,是想要找一个青龙背的地方,但我们不知道这青龙背到底在什么地方,你们有人可以带我们过去吗?”

    “青龙背?那地方,我们村里最老的砍柴人都不敢进去砍柴。”那个女生犹豫了一下,开口说着。

    “你能找到办法吗?如果可以带我们去的话,我可以给你钱的。”说着,我拿出了一张一百块钱。

    那女生看到钱,直接眼睛都亮了,拿了钱后就说道,“我带你们去找杨三叔吧,他应该有办法进去的,不过那地方闹鬼,你们去那里做什么。”

    赵冲刚要说话,我就开口说道,“我们祖辈上有人在那住呢,坟在那儿,这不是要来上柱香吗?”

    “清明的时候不来。”那小女生整理着自己的书本,不过好赖也是带着我们过去找了。

    那个杨三叔住的地方还挺远的,我们走了好一会儿才到,这是个四十岁上下的精瘦男子,看起来黝黑黝黑的,倒是挺老实的那种。

    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后,他也有些为难,“那地方,我们村里是不进去的,有些邪门……”

    “一千块钱。”我直接拍板,事实上,这次歇业,加上之前签合约拿的保密金,我身上也是有不少钱的,现在马上就到目的地了,我也不会小气。

    这一千块钱直接拍的杨三叔眼神发光,然后就问我们,“你们去青龙背找什么先人啊?”

    “那个,我们要找的是吴彤,您知道吴彤她们家在哪里吗?”我小心翼翼的开口询问道。

    原本还见钱眼开的两个人在听到吴彤两个字后,脸色都是顺便变得苍白,尤其是杨三叔,连嘴唇都吓白了,站起来拿着扫帚就把我们往外赶。

    更多回复

    0 0
  • 猫(11)
    09:34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九章   烧纸


      

    等着赵紫阳办好出院手续,夜玄催促着赵紫阳连忙的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她在院门口看见那个同房死掉的人的家人。在神情中就能看见他们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虽然是说昨晚的那个人是早已经死掉的,但时我在刚才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听见他们都说那个人是被吓死的。”在回校的车上,赵紫阳突然给夜玄说到。

       “怎么死掉的?”她吃惊的问道。

       “就在刚才我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听院里的人护士议论说是吓死的。”

       “不是已经确定是身体无法承受手术而死的吗?”

      “我听那些护士说,虽然昨晚的那个值班护士倒霉遇到了这事情,背上了黑锅。但是那个尸体的死后症状却不是那样。那个死后瞳孔放大,而且手指都是蜷缩在一起的,好像在紧张的转什么一样。”

    听到这里的夜玄沉默了,回想起,今天那具尸体从病房抬出的时候,手指和脚趾是明显的收缩状。难道医院掩饰了那人真正的死因,是为了保住医院的名声?不然,她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医院虚报了死者的死因呢。

    转眼之间,出租车已经来到了学校大门口。赵紫阳扶着夜玄货到自己的寝室,帮着她躺在床上。便出去寻找吃的去了。尽管昨晚睡得是有多么的不好,只要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便睡意全无。摸着肚子上若有若无的痛意,难道自己鬼上身了?她大胆的猜测着,但是马上又否认了,自己是能看见那些东西,但是爸爸和村长都说自己是不会被那些东西侵扰的,因为有术士的玉佩。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赵紫阳带着饭回来。

    面对赵紫阳的好意,没有一点胃口的她还是装着像某像样的吃起来。“紫阳,等会你还有是事吗?”

    “嗯...好像没有。怎么了?”

    “帮我买点纸钱,我等会要用。”

    “加里人有要今天祭祀的吗?”

    夜玄摇摇头。“是昨晚和我同病房的那个人。”

    听到夜玄这么说,赵紫阳很吃惊。但却意外的没有多问什么。

    晚上,趁着学生都去上自习的时间,他们找了个人流量比较少的路口,烧纸钱。赵紫阳是城市里的孩子,她并没有经历过在十字路口烧纸钱这种事情。

    “呐,夜玄,你害怕吗?”赵紫阳往夜玄身边靠了靠,四目张望的说到。

    “跟你说,在宿舍等我的,你偏要跟来。”

    “我还不是担心你。”

    点点火苗开始蹿动了起来,她们跪在十字路口。赵紫阳眼睛紧闭的默默祈祷,夜玄则神色严肃,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周围。突然,烧纸的火猛然大了起来,差点烧到她们两个人的脸。突如起来的突发症状她们一下惊慌失措,夜玄还好些,赵紫阳直接尖叫了起来。

    火苗的前方站着一个一身白色的人影,头发稀疏的不多几根,眼睛中布满了血丝,瞪得大大的。嘴巴大张,但是干涩的声音却不是从那里发出的,是从脖子下面的那个深渊发出来的。夜玄吃惊的看着离面前不远的人影,身体僵硬。

    “夜玄,你怎么了?”赵紫阳看见夜玄呆呆的眼神,害怕的小声问道。

    “没事,我现在小声的喊一二三,我们一起回头,不管发生任何都不要回头,明白吗?”夜玄说到。

    赵紫阳紧了紧握着夜玄的手,“三、二、一”他们一起转身,就如夜玄说的一样,赵紫阳扶着夜玄快步向学校的大门走去。越走越吃力,就好像有人在身后拽着自己一样,赵紫阳刚好奇的要转身去看,却被夜玄大声喝止。

    “别回头。”

    被这么的一大声喊道,赵紫阳连忙直直的低头向前走,脖子的凉意慢慢慢慢的袭来,那种刺耳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一直响动,震的她有些难受,忽然,她好像想到什么,伸手摸到脖子里的玉佩,想脖子后面转过去。

    “啊...”一声尖叫,他们的身子开始轻松起来。快步走到学校,夜玄才松了一口气,“好了,我们安全了。”

    赵紫阳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但随即又尖声的叫了起来。吓得夜玄也随即精神紧张了起来。

    “夜玄,我手上有血。”赵紫阳惊恐的喊道。

    “紫阳,喂,放轻松,那是我的。”夜玄有些吃力的抓住赵紫阳说到。

    “你刚才受伤了?”赵紫阳这才安静了下来,立马检查夜玄的身体。

    “我想可能是肚子上的伤口裂开了。”夜玄淡定的说到。

    这才转移赵紫阳的注意力,让赵紫阳暂时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认真的给她换绷带,从新包扎。

    也许,就如同赵紫阳说的一样,那个人真正的死因被医院隐瞒了。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09:34 发表 [寂寞]发表

       第九章   烧纸


      

    等着赵紫阳办好出院手续,夜玄催促着赵紫阳连忙的离开了。在离开之前,她在院门口看见那个同房死掉的人的家人。在神情中就能看见他们的情况并不是很乐观。

       “虽然是说昨晚的那个人是早已经死掉的,但时我在刚才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听见他们都说那个人是被吓死的。”在回校的车上,赵紫阳突然给夜玄说到。

       “怎么死掉的?”她吃惊的问道。

       “就在刚才我办出院手续的时候,听院里的人护士议论说是吓死的。”

       “不是已经确定是身体无法承受手术而死的吗?”

      “我听那些护士说,虽然昨晚的那个值班护士倒霉遇到了这事情,背上了黑锅。但是那个尸体的死后症状却不是那样。那个死后瞳孔放大,而且手指都是蜷缩在一起的,好像在紧张的转什么一样。”

    听到这里的夜玄沉默了,回想起,今天那具尸体从病房抬出的时候,手指和脚趾是明显的收缩状。难道医院掩饰了那人真正的死因,是为了保住医院的名声?不然,她实在想不出为什么医院虚报了死者的死因呢。

    转眼之间,出租车已经来到了学校大门口。赵紫阳扶着夜玄货到自己的寝室,帮着她躺在床上。便出去寻找吃的去了。尽管昨晚睡得是有多么的不好,只要一想起昨晚发生的事情,她便睡意全无。摸着肚子上若有若无的痛意,难道自己鬼上身了?她大胆的猜测着,但是马上又否认了,自己是能看见那些东西,但是爸爸和村长都说自己是不会被那些东西侵扰的,因为有术士的玉佩。正在胡思乱想之际,赵紫阳带着饭回来。

    面对赵紫阳的好意,没有一点胃口的她还是装着像某像样的吃起来。“紫阳,等会你还有是事吗?”

    “嗯...好像没有。怎么了?”

    “帮我买点纸钱,我等会要用。”

    “加里人有要今天祭祀的吗?”

    夜玄摇摇头。“是昨晚和我同病房的那个人。”

    听到夜玄这么说,赵紫阳很吃惊。但却意外的没有多问什么。

    晚上,趁着学生都去上自习的时间,他们找了个人流量比较少的路口,烧纸钱。赵紫阳是城市里的孩子,她并没有经历过在十字路口烧纸钱这种事情。

    “呐,夜玄,你害怕吗?”赵紫阳往夜玄身边靠了靠,四目张望的说到。

    “跟你说,在宿舍等我的,你偏要跟来。”

    “我还不是担心你。”

    点点火苗开始蹿动了起来,她们跪在十字路口。赵紫阳眼睛紧闭的默默祈祷,夜玄则神色严肃,时不时的抬头看一下周围。突然,烧纸的火猛然大了起来,差点烧到她们两个人的脸。突如起来的突发症状她们一下惊慌失措,夜玄还好些,赵紫阳直接尖叫了起来。

    火苗的前方站着一个一身白色的人影,头发稀疏的不多几根,眼睛中布满了血丝,瞪得大大的。嘴巴大张,但是干涩的声音却不是从那里发出的,是从脖子下面的那个深渊发出来的。夜玄吃惊的看着离面前不远的人影,身体僵硬。

    “夜玄,你怎么了?”赵紫阳看见夜玄呆呆的眼神,害怕的小声问道。

    “没事,我现在小声的喊一二三,我们一起回头,不管发生任何都不要回头,明白吗?”夜玄说到。

    赵紫阳紧了紧握着夜玄的手,“三、二、一”他们一起转身,就如夜玄说的一样,赵紫阳扶着夜玄快步向学校的大门走去。越走越吃力,就好像有人在身后拽着自己一样,赵紫阳刚好奇的要转身去看,却被夜玄大声喝止。

    “别回头。”

    被这么的一大声喊道,赵紫阳连忙直直的低头向前走,脖子的凉意慢慢慢慢的袭来,那种刺耳的声音就在自己耳边一直响动,震的她有些难受,忽然,她好像想到什么,伸手摸到脖子里的玉佩,想脖子后面转过去。

    “啊...”一声尖叫,他们的身子开始轻松起来。快步走到学校,夜玄才松了一口气,“好了,我们安全了。”

    赵紫阳这才长出了一口气,但随即又尖声的叫了起来。吓得夜玄也随即精神紧张了起来。

    “夜玄,我手上有血。”赵紫阳惊恐的喊道。

    “紫阳,喂,放轻松,那是我的。”夜玄有些吃力的抓住赵紫阳说到。

    “你刚才受伤了?”赵紫阳这才安静了下来,立马检查夜玄的身体。

    “我想可能是肚子上的伤口裂开了。”夜玄淡定的说到。

    这才转移赵紫阳的注意力,让赵紫阳暂时忘了刚才发生的事情,认真的给她换绷带,从新包扎。

    也许,就如同赵紫阳说的一样,那个人真正的死因被医院隐瞒了。

    更多回复

    0 0

分享给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