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跟女朋友去坟墓直播,之后怪事不断.......

葡萄在此
05-16 发表
15468 67
我和我女友大学毕业就在某个平台做直播,刚开始我们都是直播一些生活记录,前期还算很火打赏基本够我们生活费,直到好多人加入直播这行业,我们俩主播的东西开始没吸引力,观看的粉丝一直在下滑。
为了增加粉丝,我女友想出很多怪招,可是一直都是不温不火,粉丝波动很大都是不稳定,有时候几百几千人在线看,有时候几十人再看都有。
清明节那天,我女友竟然说要去坟前直播,我听了先是震惊再到激动,因为我想到现在很多做直播的,靠的就是那些稀奇古怪的事件才能吸引粉丝,达到高收入打赏水平,我没有任何犹豫就答应女友了。
可是,谁曾想到就是这次坟前直播,我们两人开始麻烦不断,还差点把命给弄丢了。

那时候我们两人都是无神论,特别我们两人都是那种胆肥的人,没有不敢做只有想不到,所以清明那天我们为了做直播都没有回去扫墓了。
为了达到效果出奇的好,我们没有选择白天,而是选择傍晚时候开始直播,选择地方也是个技术活,太大的坟场或者正规的坟场都有人把守,一般人还真进不去,所以中午时候,我们开车一直去兜圈找地方,最后观察了很多地方才选择了城北郊区一块坟场。
那天是清明节,这个郊区的本地人早早就去扫墓,一直到下午太阳快落山才陆陆续续回来,期间我们两人都是把车停在路边,等坟场上一个人都没有时候,我们才拿着直播工具上山去。

这个坟场很大,有不低于百座坟墓耸立在那里,而且每座坟墓全部都挂着花花绿绿的纸幡,现在下午了扫墓的后辈都回家了,只留下一片纸钱之类和一些贡品。
不懂是不是心理作用,此时的坟场静悄悄的,吹过的冷风比冰块还要冰冷,似乎这些就是传说中的阴风吧,我都忍不住打个冷战了。
由其是路过那些坟墓,看见墓碑上面贴着黑白照头像的遗照,给我一种毛茸茸的感觉,好像墓碑上的黑白照遗照人,都在睁大眼睛看着我们两人似的,弄得我喉咙开始口干舌燥起来,有种说不出的怪异。
女友走在最前面,时不时回头问我找哪个坟墓面前做比较好?
说实话,我这人胆子大是大,也是无神论,不过毕竟是在坟前做那种事,而且还是直播,说真的我心里多少有点怪怪,还有种毛茸茸的感觉,再加上在坟前做那事,感觉这种行为十分不妥当,很害怕冒犯他们。
“走那么慢做什么,赶紧看看那个地方好啊?”女友边望四周边对我再次说道。
我被女友的话从思考中打断,微微抬头观望了一会,此时天色开始进入朦胧阶段,太阳已经完全下山了,寂静的百座坟墓好像被黑暗朦胧东西吞噬似的,看得我都有种发毛的感觉,冷风吹起来的时候,把一些纸钱之类的东西吹得好高,有些铜币形状的纸钱还吹到我脸上。
我开始有些想打退堂鼓了,望着女友怯怯的说道:“贾瑶,我看还是算了吧,在坟前先人面前做那事,始终是不礼貌啊,我良心过不去。”
也不懂女友是不是真的胆子很大,她指着我们身旁的一块墓碑笑道:“屁话,什么不礼貌?礼貌能当钱用吗?林火哲,我可告诉你哦,今天我在直播可发话了,清明节七点钟开始坟前直奔啪啪,现在好多人都在等待呢,要是直播顺利今晚我们一晚就能收入过万啊。”说着贾瑶还掏出手机打开直播室,脸色顿时乐呵呵起来。
“我的乖乖啊,直播室几万人在等待我们啊。”贾瑶晃着手机对我说道。
我一听也是吃惊起来,要知道几万人同时再现,那可真不得了啊,我们以前最巅峰时候也就八千人在线观看,虽说只有几千人,但是粉丝打赏和献花都可以轻松收入几千块啊。
现在贾瑶竟然说有几万人在线,说不好真有收入过万,想想我都激动起来,前面那种顾虑被金钱一扫而空,赶紧上前一步检查贾瑶手中的手机:乖乖啊,真的有五万人在看我们直播。
我激动的四周观察起来,发现五米外有座大坟墓,想都没想就指着它说道:“贾瑶就那个地方了,大墓碑拍起来更加霸气。”
贾瑶顺着我们指着方向看去,脸色都是带着激动的表情,赶紧加快脚步走上去,而我紧跟贾瑶后面,也不懂怎么回事,看见前面贾瑶的背影,那是玲珑身材的背影,小蛮腰,大长腿,看着我心中都升起一股强悍的占有欲,此时那还什么顾忌?
我带着激动赶紧追上去,这个坟墓真不是一般的大,起码有五六平方这样,而且墓碑都是用大理石耸立起来,我注意到这个大墓碑上面是一对老人,黑白遗照的那对老人露出很慈祥的笑容,面对墓碑上的人我心里有种心虚的感觉,不敢直视他们的遗照。
大墓碑前还有一张石桌,想必应该是他们的后辈为了方便而建立的,只不过今天竟然也有利与我们,啪啪的地方就选择在这张石桌上面了。



贾瑶早已把手机支架手机在大墓碑旁边,她还时不时对着直播室说道:“各位观众,我是【会飞的鱼】,现在我跟【不偷吃的猫】准备开始直播了,你们都做好准备了吗?”
没错,贾瑶直播的网名就是叫会飞的鱼,而我就是叫不偷吃的猫,当初为了选名字我们苦思冥想好久呢,最后还是贾瑶想出这两个名字。
就在贾瑶说着话时候,我上前一看手机,直播室里面早已砸开锅了,有些粉丝还迫不及待的赏花和打赏叫我们赶紧行动别墨迹,我仔细看了几秒,短短的一分钟打赏都超过一千元了,我眼睛都看直了,心里激动不已。
带着兴奋我开始在石桌上面打扫铺东西起来,为了等下啪啪贾瑶做起来没那么坚硬。
我当时是背对大墓碑在铺东西的,也不懂是不是我眼花,就在我刚铺好东西转身时候,大墓碑上那对老人遗照表情发生了变化,不是原先那种和蔼笑容了,而是在阴笑,那种翘嘴边阴森森望着我笑起来。
我顿时脚底发冷,头皮发麻身体里的血液好像都停止流通似的,我刚想大声尖叫,忽然发现自己竟然失声了,想叫都叫不出,就在我大惊失色刚想跑过去拉着贾瑶时候,大墓碑上那对老人的遗照又恢复正常,哪里有什么阴笑的嘴脸?我盯着遗照一下子都发蒙起来了。
“火哲,你干什么?怎么一直看着遗照?”贾瑶整理好支架手机后对我发问起来。
我吞口唾液,以为刚才是眼花了,毕竟这种事不好说出口所以我也没有说,回应一句没事。
末了,我们两人啪啪完后就开始整理东西,值得一说,刚才我们在啪啪时候,我始终有种感觉,好像有人在背后偷看我们似的,害得我经常回头张望,只是每次我回头就是没有发现有人啊,而且每次我回头,那种被人偷看的感觉就立马消失了,弄得当时啪啪心不在焉起来。
值得一说,刚才我们那场直播非常的成功,打赏献花都突破过万了,这是我们两人万万没有想到的事,心想只是一场简单的啪啪收入就如此的高水平,我们两人都挺激动不已。


  • 热门回复
  • 全部回复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随后,我们下山开车回家,路上贾瑶还在跟粉丝们互动,期间还多收了几千块的打赏。   “哈哈,我们发财了,火哲你知道吗?现在我们粉丝有多少人吗?”贾瑶坐在副驾驶拿着手机问我。   我当时是在专心的开车,由于贾瑶问我话,所以我就侧头过去看她一眼,也就在我刚侧头时候我差点吓得灵魂出窍,因为借着月光我看到贾瑶此时目光对着手机,脸色十分惨白,嘴唇白得就像大病的那种样子,而且目光好像很呆滞毫无神采,说不好听就像一具坐立的尸体似的。   我一紧张条件反射的左脚踩起刹车起来,贾瑶冷不丁没注意,刹车惯性下她手中的手机都被抛到挡风玻璃去,整个人显得很狼狈不堪的样子。   “神经啊,你干什么,刹车也不说一下?”贾瑶边说边伸手拿回手机,语气很不满呵斥我。   我额头都冒出冷汗了,指着她说道:“你怎么回事呀,脸色怎么不对劲?怎么,怎么苍白得像个死人一样?”

    更多回复

    0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随后,我们下山开车回家,路上贾瑶还在跟粉丝们互动,期间还多收了几千块的打赏。   “哈哈,我们发财了,火哲你知道吗?现在我们粉丝有多少人吗?”贾瑶坐在副驾驶拿着手机问我。   我当时是在专心的开车,由于贾瑶问我话,所以我就侧头过去看她一眼,也就在我刚侧头时候我差点吓得灵魂出窍,因为借着月光我看到贾瑶此时目光对着手机,脸色十分惨白,嘴唇白得就像大病的那种样子,而且目光好像很呆滞毫无神采,说不好听就像一具坐立的尸体似的。   我一紧张条件反射的左脚踩起刹车起来,贾瑶冷不丁没注意,刹车惯性下她手中的手机都被抛到挡风玻璃去,整个人显得很狼狈不堪的样子。   “神经啊,你干什么,刹车也不说一下?”贾瑶边说边伸手拿回手机,语气很不满呵斥我。   我额头都冒出冷汗了,指着她说道:“你怎么回事呀,脸色怎么不对劲?怎么,怎么苍白得像个死人一样?”   说这话的时候,我都感觉后背有个阴风吹过,我们此时可是在车里啊,玻璃都没有打开,怎么会有阴风流通?我越想越感到脊椎发毛,裤裆冷飕飕。

    更多回复

    1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说这话的时候,我都感觉后背有个阴风吹过,我们此时可是在车里啊,玻璃都没有打开,怎么会有阴风流通?我越想越感到脊椎发毛,裤裆冷飕飕。
    听我说完贾瑶先是一惊,瞪大双眼起来,下一秒赶紧用手把副驾驶遮光板扣下来,在打开车里的小灯,对着遮光板里面的镜子照起来,她左右观察一下,瞪大双眼的嘀咕道:“怪事了,怎么脸色那么差?没道理啊?”
    我虽然是个无神论,但是刚才毕竟在坟场做出那种事,心里多少还是有些疙瘩,特别是想到一些诡异小说,我脑海里冒出个荒唐的念头,随后说道:“该不会你被鬼上身了吧?”
    随着我话落,贾瑶转过头很凶狠的目光直视我,把我看得心里直发毛,随后她嘿嘿笑脸起来,阴阳怪气说道:“我说你是不是小说看多了,还鬼上身?我要是真有鬼上身,我第一件事就是把你给掐死。”

    更多回复

    0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也不懂是不是心理作用,贾瑶最后说的那句掐死我的话,使我浑身毛发都炸起来了,特别她还用一种怪异的语调说出来,我听着更加惊悚,就差点要下车逃离了。
    我深深挤出笑脸,说道:“别闹,大晚上的还用这种语气说话,你想吓死我?”
    贾瑶嘿嘿贼笑道:“哟,平时你不是很胆大嘛?今晚怎么那么胆小?这可不像你风格哦。”
    说实话今晚也不懂怎么回事,平时胆大的我总是处处透着紧张与害怕,真是奇怪了,第一种可能就是脑海里想到,刚才眼花后坟前那对老人对我惊悚的阴笑,第二种就是在啪啪时候,好像有人在偷看的感觉,我在想就是这两事把我吓坏了,以至于现在都开始胆小了。

    更多回复

    0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不过我毕竟是个男人,而且还是在自己女友面前,不可能承认自己胆小,我假装没事说道:“神经病,你才胆小,我只是感到愧疚而已,毕竟在别人坟前做那种很不光彩也不礼貌。”
    贾瑶很不耐烦罢罢手道:“得了,得了,别说了,反正现在做都做完了。”
    女友说的也有道理,我没再说话,再次开车回家。
    说来也怪事,当我们回到家时候,贾瑶的脸色恢复正常了,我们两人先是吃惊随后都安慰起来,刚才我们大家心里都紧张才冒出眼花了,最后我们两人也不当回事洗澡睡觉。
    本以为这场直播就这样结束了,谁知道这只是刚刚开始而已。
    刚才直播啪啪增加了很多粉丝,贾瑶很激动,恨不得分分秒秒都跟粉丝们互动,拿着手机躺在床头就跟粉丝聊天,而我感觉好累,坚持不了多久就迷迷糊糊睡着了。

    更多回复

    0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半夜的时候,睡熟的我感觉脖子有东西,而且还在游动,好像一根头发在我脖子游走一样,弄得我很痒,迷糊中的我以为是贾瑶在做恶作剧,我闭着眼睛嘀咕道:“别闹了,大晚上的还给不给我睡觉?”
    就在我话落,我脖子的东西就被收回了,贾瑶也嗯嗯的应着两声,随后我再次睡熟了。

    更多回复

    0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次日,我幽幽起床,睁开第一眼就看见贾瑶坐在镜子前梳头,优雅缓慢的梳头动作, 我先是一怔,感觉此时的贾瑶动作跟平时一点都不像,隔着平时她梳头动作都是十分快速,哪有现在这种缓慢的动作,而且我总感觉她这种动作行为给我一种好像贾瑶不是贾瑶一样。
    当时贾瑶是背对我,所以看不见贾瑶的脸色,我看见的只是贾瑶的背影,穿着一件红艳艳的内衣连衣裙,左手抓着长发,右手拿着梳子从上面慢慢的往下面梳理,贾瑶的那个动作仔细一看,有点不对劲,双手好像不是缓慢,而是僵硬,给我感觉就像此时贾瑶就是一具尸体一样。

    更多回复

    0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越看越不对劲,倒吸口冷气后,缓解一下情绪,我试着叫了两声,本以为她会听见,孰料,贾瑶完全听不见一样,自顾自己一边僵硬的梳头,一边还发出格格的小声笑语。
    我闻声顿时吓个冷战起来,脑海再次冒出个念头:难道昨晚我们在坟前啪啪,现在报应就来了?贾瑶被鬼上身了?这个念头升起,我感到后背发冷起来。
    我摇摇头,甩出那个惊悚的念头,不死心的再次叫唤起来:“贾瑶你听见我说话吗?”
    这次我叫得很大声,贾瑶浑身先是一颤,随后幽幽的转身过来,很缓慢僵硬的转头动作,真有种就像尸体在慢慢动的感觉,就在我心里刚咯噔一下时候,贾瑶动作突然很快把头给转过来,很猛然的动作,吓得我差点灵魂出窍了。
    “呵呵,你吓到了没有?有没有发现我装得很像?”贾瑶淡淡的问我。

    更多回复

    0 0
  •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心有余悸的大口呼吸起来,原来这个贾瑶又在抓弄我,这可把我气得差点肺炸了,恨不得跳起来对她破口大骂,还好我克制下来没有爆发,不过我语气很不满,呵斥道:“你是不是有病,大清早的就吓唬人,你不懂人吓人能吓死人?”说着我一边下床一边还不忘训话她。
    贾瑶先是莫名复杂的眼神望着我,随后很委屈的样子,嘀咕道:“你凶什么凶,我还不是为了我们的直播?刚才我起床时候,一个粉丝就留言说叫我假扮吓唬你就打赏一千块,你看看,现在还在直播呢,你这个生气的样子都被粉丝一目了然咯。”贾瑶边说边指着电脑旁支架,那里还在闪烁这红光。

    更多回复

    0 0
  • 扑(10)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知道,那是监视器,贾瑶这个胸大无脑的人为了钱,竟然开始直播我们房间了,我顿时心里不舒服起来,好像有种隐私都被曝光一样,在粉丝眼里我就是在赤裸裸的样子,想想我都打十分生气。
    我打个只有我们两人才懂的手势,意思就是叫她关了直播。
    贾瑶有种不情愿的样子,在我严厉的眼神之下她最后还是关掉了,随后我质问起来,语气很戳戳逼人的样子说道:“你让我怎么说你好?难道我们都不要隐私了吗?大清早就直拍我们房间,你想给粉丝看见我们起床的春光?”
    我有种受不了的贾瑶的行为,说话的语气显而易见的愤怒,贾瑶好像不认识我一样,望着我好久,才姗姗嘀咕道:“直播啪啪都做了,这点事你还生气什么?”

    更多回复

    0 0
  • 猫(11)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喝道:“这不同啊,昨晚直播我们在手机下有马赛克软件,粉丝看不见我们容貌,你懂吗?”
    贾瑶不再说话,默默的低着头,那模样好像十分委屈一样,说实话,跟贾瑶同居以来,可能就是这次我很严厉的质问她了,看见她这模样我心开始软了下来。
    不过我还是有点要面子,没有主动去讨好她,而是走向洗手间洗漱起来。

    更多回复

    0 0
  • 扑(12)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末了,我也没有叫她,自己下楼去买早餐,我们两人居住的地方就是城中村的租房,所以一下楼就看见很多摆摊卖早餐的摊主了,由于是现在大清早,好多人都排队购买早餐。
    我很快也加入排队当中去,排在我前面的是个长得身材很可以的姑娘,靓丽的背影,一头乌黑的长发像瀑布似的挂在她后背,眼尖的我还发现这姑娘时不时回头偷看我,弄得我疑惑不已,而且这个姑娘说实话,面容很正,属于很耐看的那种。
    最后她购买完早餐后离开,还忍不住看我一眼,嘴唇微微蠕动好像欲言又止的样子,就在我刚想她有什么事时候,她叹个气就离开了,弄得我很莫名其妙。

    更多回复

    0 0
  • 猫(13)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很自负的以为这个姑娘该不会是对我一见钟情吧?
    带着这个想法我甜蜜蜜的买早餐回去,路上自己还嘀咕道:长得帅的人就是这么惹眼啊。
    我神气飞扬的提着小笼包早餐回租房,刚打开门就看见贾瑶直勾勾的眼神望着我,弄得我心里直打鼓,心想难道刚才有个美女老是看我被她发现了?没道理啊,贾瑶又没有跟去啊。
    就在我有些慌乱时候,贾瑶指着我质问道:“你是去买早餐还是去勾引女人了?”
    闻言,我脑袋嗡了一下,心里刚加肯定可能贾瑶跟踪我去了,想到这里我顿时就来气了,她这是不信任我啊,我语气不满道:“你刚才跟踪我去买早餐?”

    更多回复

    0 0
  • 扑(14)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贾瑶双手环抱在胸前,哼道:“你神经病,我没事跟踪你干什么?”
    我问:“你没有跟踪我?那你干嘛一见面就说我勾引女人?”
    话落贾瑶脸色渐渐变得不好,双手放了下来,大步上前来到我跟前,指着我脖子说:“你还不承认?你看看你这里,几根女人的长发挂在这里,你怎么解释?”
    贾瑶边说还边从我脖子抽出来,几根乌黑的女性长发被贾瑶拿在手里在我眼前晃动起来。

    更多回复

    0 0
  • 猫(15)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一下子心乱如麻,没道理啊,刚才我洗簌时候怎么没有发现?难道是刚才排队时候,那个美女的长发无意间掉落过来?要不然她怎么老是回头观望我呢?
    我越想越觉得唯一只有这个可能了。
    贾瑶见我不说话,语气凶狠道:“沉默我就当你默认啊,你这个负心汉,我大好的青春都给你了,还为了我们的将来拼命做直播,你倒好了,大清早就去勾引女人,你对得起我吗?”

    更多回复

    0 0
  • 扑(16)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说着贾瑶抽泣起来,我这人最看不得女人哭了,一下子立马感到十分的无助,还不懂如何安慰她,嘴巴立马把刚才排队的事跟她解释起来。
    贾瑶听完我解释半信半疑,而我就差点没下跪发誓了。
    也就在这时候,主卧室里面嘀嘀响来信息,这个声音我跟贾瑶都十分清楚,那是直播有粉丝呼叫我们,也是这个粉丝来得及时,贾瑶慢慢的停止哭泣转身进入主卧室,我也是姗姗的跟在后面。

    更多回复

    0 0
  • 猫(17)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两位主播都在吗?”
    “我是你们的粉丝,你们昨晚啪啪的视频我看了很多遍,不懂你们注意看没有?”
    “在你们啪啪时候,大墓碑上的老人遗照好像在偷笑啊。”
    “打赏你们一千块,你们老实说是不是你们加的特效?”
    看到这里我跟贾瑶两人都愣了,不是被那一千块打赏发愣,而是那句话:我们啪啪时候,遗照的那对老人在偷笑?

    更多回复

    0 0
  • 扑(18)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昨晚我们两人就只知道做直播,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观摩过我们的直播视频,现在听到这个粉丝说得那么诡异,我跟贾瑶疯了一下,赶紧打开昨晚记录的直播。
    视频一打开,大墓碑若隐若现好像被雾气遮住似的,昨晚可不是这样的啊,虽然很模糊,但几秒钟过后又变得很清晰了,画面里面看不见面容因为被我下载的马赛克遮挡了,只看见我们跟贾瑶两人的身材。

    更多回复

    0 0
  • 猫(19)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贾瑶一边固定好手机在支架上,一边还对直播室说话,此时从画面看,正好看见我打扫完石桌上面转身时候,要是我记忆没错,昨晚就是这样转身就看见遗照上的老人在对我阴笑啊。
    当时贾瑶还问我为什么一直看墓碑上的遗照。
    此时看着视频,画面里面真的发现那对老人在阴笑,翘着皱纹的嘴边露出发黄的牙齿在微笑,而且是两个老人同时微笑的样子很阴森,画面诡异得很厉害。
    我越看后背就越冒出冷汗,双脚有种发软,贾瑶都不敢直视视频,尖叫的把头转过一边去。
    虽然我吓得发愣,但是眼睛看在注视视频,那对老人很短暂的微笑,大约只有几秒,这速度太快了,导致我昨晚以为是眼花呢,现在一看,我顿时都感觉自己要被吓得灵魂出窍了。

    更多回复

    0 0
  • 扑(20)
    05-16 发表 [寂寞]发表
    我喃喃道:“贾瑶,会不会真的有鬼啊?你看他们在阴笑我们。”
    贾瑶早已吓得很惊恐了,赶紧扑进我怀里身体都在颤抖,我虽然很也很害怕,但是无神论的精神在支撑我判断,世上不可能有鬼,所以我不死心的再次把视频倒回去从新看一遍。
    当我反复看了两边时候,很奇怪,刚才的老人阴笑一次之后,最后翻看的这几遍,一直没有出现过了,我感到十分的不解,这事太他妈的无法解释了。
    “火哲...火哲...那对老人在对我们阴笑,我们会不会被......”贾瑶把头埋在我胸前,哆嗦的说着,身子还在不停的发抖,都不敢看视频了。

    更多回复

    0 0

生活服务

分享给好友